民以食为天,小孩子尤其如此,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吃的更重要。

红烧肉这种东西很腻的,尤其是阿玉做出来的,更腻。

要是换成大悦楼的厨子,就会好上很多。

以初墨和慈音的饭量,一碗红烧肉刚刚好,多吃的话,就会不舒服了。

所以,连吃三碗的景来,此刻正蹲在菜园子边上,想吐。

不过苏御清楚,再有下次的话,景来还是会选择吃三碗,宁可吃了再吐,也得先吃进肚子里。

书桌前,摆放着三个凳子,三个孩子并排踩在上面,初墨身为翻译,站在中间。

屋子里点了六盏油灯,光线很好。

苏御指着桌上画卷,问景来道:“慈音画的这个地方到底在哪?”

这次景来倒是不用初墨翻译了,指了指崖壁上那四个字,

“这里也是霞举洞天?”苏御有些不可思议。

景来点了点头,说道:“拜袄德,噢夫皮KING布烂德死.......”

苏御和秦清同时看向熊翻译。

初墨似乎也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皱着小眉头说道:“景来,你说慢一点。”

景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重新说了一遍。

“噢.......明白了,他说画里的地方,才是整个霞举洞天的全貌,他和慈音是住在这里。”

说着,小初墨指向图中那座最高的悬崖顶上的白玉宫殿,“景来说这里叫天鸡哥,景来,哪个鸡?哪个哥?这个你得写下来啊?”

秦清赶忙取来纸笔,

景来一脸骄傲的小表情,大笔一挥,

“天玑阁。”

嚯~好名字,秦清秀眸大亮。

苏御继续问道:“景来,这霞举洞天和净落山里的仙人府邸,有什么联系没有?”

这个问题可把景来给问懵了,于是他也看向熊翻译,脑袋顶上满是问号。

初墨道:“景来说,你问的这叫什么问题啊?什么是净落山?什么是仙人府邸?”

苏御这才反应过来,景来和慈音并不知道净落山里发生的事情,于是他编了个故事,说是东面有座山,山里有个神仙庙,里面有好多宝贝,引来了很多寻宝人,

这些人都是因为那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海上生明月”才找来的。

这时候,一旁的慈音点了点头,

初墨翻译道:“慈音说了,这几句说的就是霞举洞天。”

苏御和秦清不约而同对视一眼,两人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兴奋,

果然,这两者是一回事,那座传说中的仙人府邸,就是慈音和景来的家,霞举洞天?

“怎么才能进去呢?入口在哪里?”秦清着急问道,这应该是她最关心的问题了。

景来呵呵冷笑.......

初墨翻译道:“景来说,你算老几?凭什么告诉你?”

景来小脸一呆,眼瞧着秦清沉下脸来,赶忙在底下拉扯了下初墨,

初墨嗯嗯道:“景来说,刚才那句不用转述。”

景来:“.......”

秦清:“.......”

初墨:“???”

“呵呵.......”秦清抱肩冷笑道:“糖葫芦没了,工钱也没了。”

景来怒哼一声,猛的一拍桌子,赌气的从凳子上跳下来,搬了个小板凳在墙角坐下,翘着二郎腿再也不说话了。

这个号废了,下一个,

苏御转而看向慈音,柔声道:“慈音知道吗?”

慈音嘟着小嘴沉吟半晌后,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凑到初墨耳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初墨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半天过后,这才拍了拍慈音的小肩膀,“晓得了。”

“有没有净落山里的地图?”初墨看向秦清,

“我有,”说着,苏御将秦清当初交给他的地图,在桌子上展开。

接下来,就是初墨大展神威的时候了,只见她撸起袖子,指着地图右上角的圆月,然后斜着比划了一条直线,斜线的终点,就在地图上标注的的那汪明镜般的湖泊上,

苏御曾去过那个地方,不过并没有多待,那里好像是明心馆的地盘。

“慈音说,湖水涨潮的时候,将湖心月亮的倒影打碎,入口就会在湖上出现。”

“里面危险吗?”秦清着急问道,

在她看来,如果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找到入口,其他人势必也会察觉,到时候竞争在所难免,

如果秘境之中危险重重,那么山外的这些人暂时便不会内斗厮杀,如果里面没有危险,这些人必定争个头破血流。

初墨闻言,皱眉道:“慈音说,里面有很多像他们这样的精怪妖魔,对他们俩来说那里是家,怎么可能有危险呢?但是对其他人来说,那危险可就大发了。”

这里面竟然有妖魔?秦清一脸的不能置信,传闻说,这不是一处仙人修行的府邸吗?堂堂仙人道场,竟然会有妖魔的存在?

不过她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换句话说,只要慈音和景来在身边,那么这些妖魔对自己来说,就会变得没有威胁?

苏御沉默半晌后,又询问了初墨一些问题,眼看着三个孩子一脸困意,眼皮都在打架,他才赶紧让孩子们回去休息。

“小苏哥,你觉得咱们应该怎么做?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好像有必要带上慈音和景来一起,”秦清将画卷都卷好后,递给苏御。

苏御手指一动,画轴和地图被他收入袖中,皱眉“我不太愿意让两个孩子涉险,就算秘境中对他们来说没有危险,可是那些修士呢?”

“可是.......”秦清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原先觉得,有慈音和景来引路,进入秘境之后会很安全,这不是会省去很多麻烦吗?

但她一瞬间就想明白了,

她对三个孩子的情感,和苏御对三个孩子的情感,是不一样的。

在她心里,三个孩子是需要照顾的晚辈,而苏御这里,是亲人,是一种责任。

或许在苏御看来,秘境中再多的宝贝,都不如三个孩子来的重要。

秦清心思细腻,虽然有时候嘴上不说,但她看的出,慈音和景来虽然出身特殊,但是苏御平日里对待三个孩子时,是一碗水端平的,这一点从景来和慈音的态度上就能看出端倪。

景来的小脾气最是倔,虽然常常顶撞苏御,但实际上,每次吃饭时,景来都会将第一碗端给苏御,直到苏御下筷子,他和慈音才会动筷。

这一点初墨就做不到,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实际上秦清很清楚,在初墨心里只认苏御一个,自己包括阿玉,就算平时再宠溺她,但和苏御比起来,都是外人。

因为初墨看苏御的眼神,和看其他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