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誓,是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一旦立了誓言,便等于接收上天判罚。

朱灵凡首先立了誓,“某若有半句谎言,灵气破体而亡。”

反正他听到的消息就是如此,真相已与他无关。

尉迟纯也在半推半就下,发下同样誓言。

但轮到那日围堵秦兴业几人时,对方却是迟疑起来,这在洪易眼中,分明是心中有鬼的表现,于是便示意小四过去教训一番。

“宋丹师且慢!”

陈嗣硬着头皮,道:“丹阳宗突遭大难,我们都以为在劫难逃,秦师侄已是宗门最后的希望,我们不愿他只身犯险,便想请其到宫内暂歇几日,待情况明朗后再做打算。谁知那陆天远擅做打算,凭借邀请之名,行那不轨之事,最终逼的侯师侄下落不明,我等……我等惭愧!”

身后的陈鑫,就差点为老爹的应急表演叫好了。

此事他可是全程参与,没想到在区区几句话后,生生翻转了局势,丹鼎宫大有被摘出来的可能。

余者也露出叹息的神情,配合着陈嗣演出。

虽不知当时真相究竟如何,但洪易可以肯定陈嗣口中并不全是实话,九分真一分假才是瞒天过海的高明之策。

陈嗣也为自己的临场发挥暗自得意,于是看向陆天远的目光,便全剩厌恶,他一天不死,丹鼎宫便一日不宁。

陆天远就在不远处看着陈嗣表演,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后悔无奈。

就在洪易再次到他近前,打算要问些什么的时候,他却主动开了口,“不错,秦兴业的确为我所伤,但当他也燃烧了炼丹时我就退了去,并未杀他。整件事情都是出自陈嗣之手,是他带头要从秦兴业口中寻那十三卷《丹经》,还有你那两个师侄,眼下还在地牢中锁着。宫门外的截杀虽是我带的头,却也是出自陈嗣这个人面兽心之人的授意,不然长春宗与济春门的人可不会听我这个丧家犬使唤。”

这话洪易信了九成,既然陆天远之前承认了打伤大师兄之事,其他的也就没隐瞒的必要了。

不过他还是问道:“我大师兄伤的可重?”

陆天远道:“并不重,只是追逃一日后我们才将将撵上了他,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每当快要追上时就又将我们甩了开去。至于燃烧炼丹后怎样,我就不知了,在遍寻无果后,我们就返回了丹鼎宫。”

洪易心直往下沉。

燃烧炼丹,可不是想停止就能停止的,陆天远也只是运气好些,一般人只能自爆,或是待炼丹燃烧殆尽后等死,那茫茫迷雾沼泽,没了灵力的大师兄比凡人还不堪,又岂有存活道理?

一时,不觉悲从心中起,眼眶发红起来。

又问道:“他,可有说些什么?”

陆天远支吾好一阵,才道:“却说过一句,说是‘如你们所愿,我这就去了,待我小师弟亲自登门,找你们一一算账吧…’”

洪易听到此处,泪水却是再也止不住,夺眶喷涌而出。

“这个傻子,傻子啊……”

低语下,侯德胜等人瞪向陆天远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他一般,如果怒火能杀人,他早已烧成灰烬。

周元凯也被气氛渲染,眼中皆是戾气。

“他说的可是真?”

洪易含泪直视着陈嗣,大有一言不对,就叫他血溅当场一般。

陈嗣心中发苦,暗恨这陆天远节外生枝,却也只得无奈点了点头,重申自己等人并未对秦兴业出手的事实。

洪易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大师兄什么性子我最清楚,踩死只蚂蚁都会说声‘罪过’的主,硬是被你们逼的燃烧了炼丹,你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是无辜的,你们若是无辜,那我大师兄又算什么?”

陈嗣无法作答。

洪易见状愈发悲愤,再想到大师兄似遗言一般的怨恨之语,便心如刀绞,到底是怎样的困境下,才会逼一个老实人发出如此绝望的诅咒!

陈嗣竭尽全力的推脱,在他眼中倒越显丑陋。

转身,复又来到陆天远面前,不带任何表情问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陆天远努力承诺道:“如有半句谎言,天打五雷轰。”

“你等不到五雷来轰了!”

说罢,他便唤出那只四阶丹炉,悬于头顶。

陆天远双目圆睁,双目尽是惊恐。

“大师兄,你等着,我这就找他们一一把帐算了去!”

说罢,头顶那三足六耳的丹炉骤然变大,朝着陆天远就当头劈了下去。

“三师弟且慢!”

周元凯待要上前阻止,却被一条金色尾巴所阻,眼睁睁看着陆天远在丹炉的轰击下,化为一滩齑粉,只得叹息一声想着善后之事来,毕竟那万合宗可不是丹鼎宫所能比拟的。

陈嗣等人见他毫无征兆的寄出丹炉,呼吸间便将毫无反抗之力的陆天远拍死在当下,心中凛然之余,竟也泛起些许悲凉来。

似眼下的陆天远,就是他们的明天一般,心头万分沉重。

杀了陆天远,洪易收回丹炉,开始逼向陈嗣。

陈嗣见状,强自镇定道:“宋丹师,我承认在此过程中有失管教,我们丹鼎宫愿意作出补偿,并全力协助寻找秦师侄下落,您意下如何?”

若在平时,陈嗣这般低声下气对一名炼气境的晚辈说话,必被人笑掉大牙,可眼下众人只觉他姿态应低些,再低些,最好能跪地求饶才是。

洪易抿着嘴,“大师兄说了,叫我找你们一一算账,作为师弟我不敢不听!”

陈鑫也不知是吓坏了,还是没搞清当下状况,斥道:“宋三,你别得寸进尺,我爹早说了并未对那憨子动手,还愿意补偿你们,眼下陆天远已死,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洪易闻言,这才朝着陈嗣身后的陈鑫看去,冷漠道:“哦,你的意思是我做得过分了?”

“你!”

被洪易冷若冰霜的目光射中后,陈鑫牙齿打着颤,却哆嗦着只说了个‘你’字便被陈嗣喝住。

“闭嘴!”

遂又向洪易道:“子不教父之过,小儿不谙世事,还望宋丹师大人有大量,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这已是将洪易摆在了比他还要高的位置,才会说的话。

周元凯默默看着有些单薄,却依旧挺拔的三师弟,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侯德胜等人眼中光芒大盛,燎原之火渐起,似有烧尽万物之势。

“我说了,大师兄交代我替他算账,我不敢不听!”

陈嗣面色一变,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