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成也不看那夫妻站路中间,迎面推过去,吓得他们赶紧闪一边。心里咒骂着。

裴绣他们都走远了,她夫君还一直盯着,更火大,又不敢冲他发火,不然回去又要挨顿打,这日子没法过了。

离他们远了,裴绣才哼了一声,说:’’没事找事。’’

周成推着板车摇摇头说:’’你就是不吃亏。’’

‘’我当然不吃亏了,谁让她那么讨厌,没啥事都要跳出来恶心人,以前就天天背地里讲我坏话,我都没跟她一般见识。好了,不说无关紧要人了。’’

‘’小姑,小姑,你来了。’’一个清秀的小姑娘远远的跑过来,边跑边叫,裴绣一把抱起来,’’呦,二丫又沉了,小姑都抱不动了。’’

二丫咯咯的笑,’’我自己走,小姑你想我了吗,我可想你了。’’

从裴绣身上爬下来冲她的那些小伙伴们挥挥手,’’你们自己玩咯,我小姑来了,我要带我小跟小姑丈回家’’。

二丫一路蹦蹦跳跳的,欢快的心情传染了裴绣,刚刚的不愉快都忘到脑后了。裴绣心想着,还是闺女好,可爱又贴心,又会撒娇。

到了家门口,裴绣才想起来问:’’你爹娘在家吗?’’

‘’他们在田里还没回来,我姐在家。’’说着推开了院门,’’大姐,大姐,你快出来,小姑跟小姑丈来了。’’

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从房里出来了,’’小姑,小姑丈,你们先坐会,我爹娘还在地里,二丫快去叫爹娘回来。’’

二丫撒欢的又往地里跑去。

‘’清儿,你两弟弟呢?怎么没带着二丫玩啊。’’裴绣扫视了一圈院子,疑惑的说。

裴清温柔的说道:’’开春娘就带他俩下地了,说他们整天到处疯玩不着家,也是半大小子了,得学着种地了。’’

裴绣皱了下眉头,也没说啥。就简单的问了下,最近在家里做什么,家里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裴大哥,裴大嫂匆匆的推开院门进来,手上都带着土还没洗净呢。

‘’大哥,大嫂这么匆忙做什么,我们也不着急。’’裴绣听到声音站起来,走院子里就看到他们裤脚鞋子都是泥土。

裴大哥洗着手说:’’我怕妹夫久等,耽误了你们的事。’’

‘’哪会差这点时间,裴清去关门。’’裴绣走到板车前说,’’我给你们送了点东西过来。’’

‘’这不年不节的,你咋还送东西……’’裴大哥一听就着急了,最近怎么一个劲往娘家送东西,妹夫还看着呢,有意见咋整呢。

裴绣打断他的唠叨:’’大哥,我送东西来是正事。你先看看再说。’’

让她大哥帮周成把东西一起抬下来,周成就又开始保持沉默,裴大哥还以为他不高兴裴绣送这么多东西过来,刚刚抬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一筐挺沉的,欲言又止的,又不敢说,怕裴绣生气,他发现他妹妹最近脾气越发大了。

裴绣看他大哥一脸纠结的,也不拖拉,把上面盖的稻草掀开,跟他还有裴大嫂说:’’这一个筐是银针菜,我自己弄出来的。这一个篮子是竹笋,我已经开水焯过了,直接加咸菜炒就行,舍得的话就切几片肉炒更香。这一篮子是我晒的笋干,可以放着慢慢吃。’’

‘’绣儿,你留着自己吃……’’裴大哥又插嘴。

‘’是啊,现在满山都是野菜……’’裴大嫂也紧接着道。

‘’你们别打岔,听我说完’’,裴绣压低嗓音,’’重点来了,最后这一筐是土豆跟红薯。’’她各拿了一个出来给他们看。

裴大哥疑惑说:’’这大疙瘩拿来干啥用的。’’

‘’这两个是种子……’’裴绣耐着性子跟她大哥大嫂解说,两人惊呆了,差点喊出来,幸好裴绣反应快,一手一个捂着他们嘴巴。

裴大嫂瞪大眼睛,把裴绣手拿下来,’’绣儿,你逗我们玩呢,这两疙瘩能亩产几千斤。咱们可不能拿这个开玩笑。’’

裴大哥跟着点点头。

‘’你们说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周成能陪我开着玩笑呢?’’裴绣没好气的说。

两人面面相觑,又看看周成,他们觉得周成这人,这么多年看下来还是很靠谱的,不会拿这开玩笑。

裴大哥心突然间砰砰乱跳,紧张的都差点说不出话来,’’真…真…真的?’’抓着裴大嫂的手都发抖了。

‘’是真的,这是我放木箱里种出来的,特意匀出来一点分你们去种,你们选一块偏僻没人的地方种,地肥不肥不重要,先不要让别人知道。’’裴绣小声的说。

裴大哥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为啥不能让人知道。’’

‘’因为要卖钱啊,大家都知道了这个高产,过来偷咋办,或者问了买呢,乡里乡亲的,你卖不卖,本来种子就不多,卖了还种啥。先反复种两三次,产量多了咱们再卖,是不是得的钱比较多。’’裴绣耐心的跟她大哥解释。

裴大嫂一直点头,激动的说:’’对,绣儿说的对,咱们先不能告诉别人,我偷偷的先在院子里种,这样谁也不知道。’’

裴大哥也反应过来了,也点点头:’’好,好,我明天在后院在开一块地出来,刚好后院大。就是这种子要咋种?’’

裴绣解说了一下土豆跟番薯怎么种的,很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第一回种,埋土里就没管了,也没施肥,它就长出来了。’’

‘’那这个简单,不费劲,绣儿都种得出来,这种子好啊,大家要都种这个了,就不会缺粮食了,我们老百姓有福了。’’裴大哥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裴大哥为了缓和心情,在院子里瞎走了两圈,惹得裴大嫂失笑。平静下来后说:’绣儿,这些种子当我们问你借,等这批收获了,我还你啊,这金贵玩意儿我们可不能白要。’’

‘’行,我们也不需要见外,你借了多少种子,收获后还我就行,就是不能耳根子软,让人知道了,随便贱卖掉。嫂子你得看着点,监督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