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是什么?”

听见燕无缺的问题,宫心轻轻笑了笑,然后说道:“左道是对于仙门的一种评称,亦是实力的象征,反正整个荒域,属这三个仙门实力最强。”

“我听说左道之上还有旁门,比左道仙门实力还要强大。”宫心眸子中泛出一抹向往之色,缓缓说道。

“左道之上?旁门?”燕无缺脸庞上泛出吃惊之色,这短短的两句话,好似给他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忽然想起来什么,燕无缺问道:“宫小姐,那青云阁在荒域之中实力怎么样?”

“你说青云阁啊。”宫心笑了笑,“实力还行吧,不过比起这三个左道仙门,那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这样啊,多谢宫小姐告知!”燕无缺出声感谢道。

“燕公子你太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只要你去了荒域,这些东西都可以轻松得知的。”宫心轻笑道。

“好了,杨护卫,可以准备继续上路了!”宫心对一边的黑袍中年男子说道。

“是,小姐!”旁边的杨护卫连忙应道。

忽然,燕无缺将目光投向了锦袍男子叶朗的位置。

见燕无缺看过来,叶朗连忙瞅向了一边,不敢与燕无缺对视。

对此,燕无缺淡淡一笑,并不打算报复这人,因为没必要,能不树敌还是不树敌的好,希望这人能有点自知之明,别再来找他的麻烦。

很快,一行人继续上路。

一日后。

众人走出了黑暗之森,一路上倒是遇到了几只不开眼的妖怪,都被轻松解决了。

翻过一座大山后,众人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座庞大城池的轮廓。

看到这座城池轮廓后,宫心脸上泛出了喜色,对燕无缺说道:“燕公子,那就是千里城了,荒域的边缘城池,附近最强的势力是影杀门。”

“宫小姐,这影杀门是?”燕无缺直接问道。

“这影杀门是一个小仙门,是这方圆万里最强的一个势力。”宫心如实说道。

“燕公子,你先随我们去千里城吧。”

“好。”

……

千里城,似是龙卧于陆,给人一种雄伟磅礴的感觉,站在城墙下,人类就好像蚂蚁一般渺小。

一行人很是顺利地进入了千里城。

进入千里城后,燕无缺的眼睛就没有闲着,不断朝四周打量着。

繁华的街道上两边店肆林立,酒馆,茶坊,艺馆,摊贩,一切都应有尽有。

遇到的行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最差的都在后天境,大多是处在先天境。

“快到了,燕公子,前面就是我们千里商会了。”走过几条繁华街道后,宫心对旁边的燕无缺说道。

“我们千里商会,在整个千里城,也算是大商会了。”宫心笑着说道,话语中泛着自豪之意。

“也算是?”燕无缺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这是什么意思。

“能被称之为大商会的,最少也得举行过一次拍卖会,我们千里商会成立时间没多久,还没有举行过拍卖会,不过也快了,今年肯定能举行一次拍卖会,跻身大商会之列。”宫心满是坚定说道。

“是这样啊!”燕无缺恍然道,看来千里商会在这千里城名气也不小啊。

一路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千里商会门口。

是一座散发着古朴香气的三层阁楼,悬梁上牌匾题着“千里商会”四个龙飞凤舞的鎏金大字。

“到了,燕公子,这里就是我们千里商会了。”宫心对燕无缺说道。

说完,对一边的黑袍中年男子说道:“杨护卫,你先下去复命吧。”

“是,小姐!”杨护卫应了一声,然后指挥着一众人朝后门行去。

接着宫心对燕无缺说道:“燕公子,走吧,我带你参观一下千里商会。”

“好!”燕无缺点点头应道,也好奇荒域里的商会与大秦国的商会有什么不一样。

接着二人往商会里面行去,本以为是畅通无阻,谁知道门口的两名护卫伸出手阻拦道:“请缴纳十块灵石!”

话音落下,宫心脸上泛出怒色,没好气道:“看不清楚我是谁吗?”

“宫小姐,你父亲已经不是副会长了,所以你要进入商会,必须要缴纳入门费用。”两名护卫面无表情,淡淡说道,换成以前,二人早就笑脸恭敬相迎,但现在,局势不一样了。

“你说什么?”宫心瞬间瞪大了双眼,脸上泛出不敢置信之色。

“你父亲已经被罢免了副会长之职,由宋主事代替。”

“宫小姐,你现在要做的,是去找你爹。”两名护卫相继说道。

而燕无缺这时,脸上泛出了意外之色,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原来这位宫小姐的父亲是这千里商会的副会长。

而且也让他明白,这里的商会,进入需要缴纳入门费用,不能随便进入。

见宫心呆立在原地,燕无缺关心问道:“宫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旁边传来的话语,宫心缓过神来,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说道:“燕公子,让你见笑了,我要去找我爹,你呢?有何打算?”

“我与你一起去吧,反正现在这里我就你一个熟人。”燕无缺轻轻笑道。

“好吧。”宫心嘴角泛出了一抹苦笑,“那先去我家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爹应该在府里。”

“好。”燕无缺点点头。

接着,二人离开千里商会,朝着南边的方向行去。

须臾。

二人在一座府邸门口停了下来,悬梁上牌匾上刻着“宫府”两个大字,由此可以看出,这宫府不是普通人家。

门口没有守卫,宫心直接上前敲响了大门。

一会儿功夫,两扇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名老者的面容。

这老者身穿锦衣,头发灰白,面容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小姐,你回来了!”锦衣老者眉毛跳了跳,惊喜道。

“福叔,我爹在府里吗?”宫心直接问道,心里其实非常着急,想马上见到自己父亲,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丢掉副会长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