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珠仙路 >   第五章缘分

牛爱花一边说,一边用手撕下兔子腿,随手递给李明珠一只,接过兔腿,李明珠没什么胃口,也许被牛爱花说的吃不下,总之她没食欲。

“那这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指了旁边大树边被自己杀死的人,还是那身白衣,可翩翩公子变成一个糟老头,牛爱花咬下的兔肉瞬间觉得不香了。

“小珠珠,吃饭的时候不用提这么恶心的事,搞得我胃口都去了一半,先吃兔儿肉,吃完我们在慢慢聊。”

低下头大块吃着烤着喷香的兔子肉,李明珠虽然没有食欲,但也不好把手中的腿兔扔掉,只能小口小口的吃着,牛爱花烤兔肉的手艺也确实不错。

两只烤兔,李明珠吃了一只兔腿并没要了,其余都被牛爱花一人吃光,吃完烤兔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李明珠看着她,吃这么多不撑吗?

“有些鳖孙专门吸食小孩的精血来修炼,这些人嘛称为邪修。”

牛爱花的眼睛毒辣的看着地上的死人,你们这群人都该死,然后抬起头看向山洞那边:

“那洞里的人也该上路咯,我去就行了,这些小喽喽不用你出马”

牛爱花突然说出一句话,然后直接向山洞的方向走去,李明珠刚杀过人目前还有些疲惫,只好回到火堆边等着牛爱花。

牛爱花转身之际心理暗道,小珠珠,你很干净,除了那些邪修之外,这样的脏血还是不用你沾染好。

牛爱花走进山洞里,里面的人都清醒过来,看着牛爱花嗜血的目光和浑身浓烈的杀气,里面的男人全都打着激灵。面前这位十三岁的少女,没有白天的天真浪漫,犹如地狱来者。

牛爱花一掌挥过去,地上被捆着的七个男人直接毙命,剩余三个年老的妇人吓得直哆嗦。牛爱花走向今天端食物给她的妇人,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好好活着吧。”

一挥手,捆在她们身上的藤蔓直接断开,三个老妇人跪在她面前给她磕头,牛爱花没有回头直接走了出去,站在阴暗处看着李明珠,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儿。

在这世间里,还有如此一个妙人儿,不错,不错。

“草儿,你若是还活着,也这般大了吧,姐姐对不起你。”

握紧双手,牛爱花看着夜空的繁星喃喃自语道,一滴泪从眼角流了出来,直接落在土里消失不见。

后面三位老妇人看着面前死去的七人,几人站起身踢打尸体泄愤。这群禽兽,杀了她们的亲人,欺负了她们的媳妇,媳妇被辱后自杀而亡,最后连她们这三个年纪大的妇人都不肯放过。

踢累了,三人抱在一起痛哭,老天爷呀!你可终于睁眼了。

牛爱花回来时,李明珠已靠在火堆边睡着了,也许刚刚那场大战让她累了,绕过李明珠身后向刚刚的溪边走去,一挥手那散落在四处的白骨已如粉末随风飘远,安息吧。

一夜未睡的牛爱花见天微微亮时从一边离去,这小可爱还是对她防备至深,笑了笑离开了。

李明珠从火堆边醒来时,牛爱花已不见踪影,仿佛这个人从未出现般,什么也没有留下消失了。

睁开眼看着四周,昨晚死在那棵大树底下的白衣人尸体也不见了,这四处静得除了她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

把包袱背在肩上,她要继续赶路了,在走之前,她想去牛爱花所说的白骨处看看,到了溪水边,牛爱花所指的白骨也消失不见。

向前方屋子的方向弯腰行了三个礼,望你们安息,然后转过身向一边的小路走去。

当她离开后,山洞里面的三个老妇人才悄悄走了出来,她们如受惊的鸟,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虽然昨晚那个少女放过了她们,可她们还是怕人。当初若不是心善救了那七个人,恐怕也不会有灭顶之灾吧。

打开包袱拿出之前外祖父外祖母给的图册与羊皮卷,李明珠细细看着,她不知手腕处的花形胎记到底所指什么花,可花瓣的颜色竟会变蓝。这个蓝色让她想起那个梦,梦里那个蓝灰色头发的女子,这蓝与她的发色真像。

“救命呀!哪个来救哈我。”

远处的声音传来,李明珠的心咯噔一下,这就是所谓的缘份,没错,那个声音就是早上先离开的牛爱花。

“你怎么又掉进坑里了?”

李明珠寻着声音找到掉坑里的牛爱花,牛爱花看着救星的出现,眼里放着火光。

“小珠珠,好巧哈,你又来救我了”

说完一个眉眼向李明珠抛去,李明珠找了一根树藤,把掉进坑里的牛爱花拉了上来,现在看来,基本一天救一次牛爱花,第三次了,今天早上她还在想,会不会午时或傍晚她们一定会再见,果然。

“没事吧”

看着有些狼狈的牛爱花,李明珠关心道,她们两人的缘份感觉很微妙。

“看到一个黑好看的小哥哥,没想到脚杆一滑,掉到这里头了”

李明珠的头上三条黑线,又是好看的小哥哥,昨晚那穿白衣的老头难道还没长教训。

“小珠珠,扶我起来,我要切梳洗下哈,万一在碰到那个小哥哥呢”

李明珠把牛爱花扶了起来,扶到一边小河边,牛爱花用水擦洗了脸上和手上的泥土,把头发也重新梳妆了下,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出现在李明珠明前,不得不羡慕,人家的身材发育确实要比自己好。

“小珠珠,我觉得我不能离开你了,我娘早先给我算过卦,说我此行遇贵人,看来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每次遇险你都出现,贵人呀”

李明珠被牛爱花的话给惊愕到了,这就叫贵人了?两人一路向东行走,没想到刚上了一座山,一眼望去,山下是一座热闹的城邦。

“到处都是美食的喷香,真香”

看着下面的城邦,牛爱花陶醉在空气里面美食的香气里,一脸不可自拔。对于美食而言,李明珠只觉得吃与不吃都无多大区别,比起美食她更喜欢那深山里的灵气,那清新的气体才是最美味的。

走进城里,牛爱花带着李明珠先去了成衣店,挑了几件好看的衣裳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随手拿一张递给掌柜。看着牛爱花手里的银票,在想想自己包袱里面的三十两,亲爹,您可真是我的亲爹。

而被李明珠念叨的李瑾只觉得鼻子有些痒,“啊嚏”一声,嘴里的口沫飞到自己岳父面前,脸色一下子尴尬得通红,他真不是故意的。

今天好不容易和岳父一块喝茶,谁知突然鼻子有些痒,被女婿的口沫喷在脸上的云啼黑了脸,这蠢女婿,要不是见他最近常忍着寒冷去看女儿,他也不会请他一块喝茶,站起身黑着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