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夕闭上眼睛,微微仰头,既然都是她的错,那就这个错误在今天结束吧!

简夕缓缓的举起手中的玻璃片,伸向自己的脖颈。

全身湿透的沈言赶了过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心里隐隐作痛,他知道简夕从来都不是个坚强的女孩。

却不曾想到她却如此的脆弱,只是听到陆泽川有了心疾就不想活了,是太爱了吗?是她简夕爱惨了陆泽川,听不得陆泽川受到半点的伤害。

沈言及时的夺过简夕的手里的玻璃片,心里真的好恨,好恨简夕满心满眼的都是陆泽川。

“简夕,你疯了吗?你就这么爱陆泽川那?他还没死呢?你就迫不及待的想陪葬了嘛?”

大雨依旧还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了。

简夕缓缓的睁开眼睛,沈言却被这双眼睛刺的生疼,绝望,愧疚到了极致,沈言明白了,她这又是将所有的过错归到了自己身上。

“简夕,你让我给你说多少遍,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半点的关系,你也是那件事的受害者。”

简夕却凄然一笑,她也是受害者,三年了,她何尝不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可是三年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告诉她,她不是,她是凶手。

她简夕从来都不是坚强的人,这三年来,基本每一天她都在自杀的边缘徘徊着,尤其一想到陆泽川对自己的恨。

沈言蹲下身来,抓住简夕的肩膀,对上她将死般的眸色,柔声的说道:

“简夕,告诉我你是不是病了,简夕不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你的情绪变化幅度如此的大?”

简夕木讷的摇了摇头,撇过头,不愿看沈言,病了,她是病了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不想活着了,如今活着是她最痛苦的时,这也算一种病吗?

“简夕……说说话啊,简夕不要在将所有的错归到自己的身上的,否则你会受不住的。”沈言看一眼石碑上的照片,接着继续说道:“姜黎是个明大理的姑娘,我想她从来没有怪罪过你,她爱陆泽川,放心不下陆泽川,她心里肯定想要你代替她,好好的陪着陆泽川的,你想想姜黎死了,陆泽川这三年来,能活下来实属不易,你也是知道的。”

简夕依旧不为所动,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

沈言看着简夕,他知道简夕是真的病了,她得了很重的抑郁症,简夕眼里没有光彩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沈言,他太熟悉了,当年母亲也是这个样子的,无论他怎么在身后呼喊,母亲还是从楼上跳了下去,这件往日压了他二十年。

如今当年的那种恐慌感再一次的袭上心头,沈言将简夕拥入怀中,亲吻着简夕的额头,眼泪砸到了简夕的鼻尖,温热而又潮湿。

简夕仰起头,心里不明白沈言这是在干什么,他这是为她而哭吗?

“沈言。”简夕沙哑的唤了一句抱着自己的男人。

沈言低头,擦拭掉简夕脸上的雨水,起身抱起简夕,这一刻,沈言甚至有些想放弃了,想放弃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了。

沈言将简夕抱进车里,离开了静园里,静园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沈言带着简夕去了医院,做了检查,从医院里出来,两个人都沉默了,医生说简夕得了间断性的抑郁症。

简夕停下脚步,恳求的说道:“沈言能不能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陆泽川,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没有谁可以心疼,可是我还是不愿意。”

沈言漠然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好。

“简夕你真的不接受治疗吗?”

简夕笑得摇了摇头,治疗就要住院,她一点都不喜欢,医院在她的眼里和那座孤岛没有区别。

“放心吧!医生说间断性的,发作也是偶尔的,我会注意的。”

“那你现在要去哪?”

“我……我还是看看陆泽川吧!毕竟他住院也是因为我。”

“好……我带你去。”

“嗯……谢谢。”

医院VAP病房里,陆泽川刚刚睁开眼睛,光亮刺的它眼睛生酮,江城便大步的跨过去,将窗帘拉开。

陆泽川这才睁开眼睛,环视四周,这里是医院,他怎么会在医院里。

他想起了,他为了去追简夕心疾犯了晕了过去,那简夕呢?

“江城……是谁送我过来的,那个女人呢?是不是逃了。”

“是简夕。”

“那她人呢?为什么我没有看见。”陆泽川冷声的问道。

“四哥,你一醒来就问她的去处?她很重要吗?”

陆泽川觉得头疼的很,指尖揉着自己的头,声音中带着不满的说道:

“她一点都不重要,只是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你说我怎么会放过她呢?”

江城无言的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在我眼里四哥一直是个明白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简夕爱你爱到了骨子里,你被送进医院,她连衣服都不换,湿漉漉的在急诊室在等着你,你要知道,她完全可以选择离开的,在得知你的心脏有问题时,她更是到了奔溃。”

陆泽川听着江城的话,失神的盯着门口,是啊!她本应该可以逃走的,本应该将他丢弃在大雨中,自生自灭的,口口声声的说要离开,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却回了头。

江城见陆泽川陷入沉思中,知道陆泽川将他的话听了下去,便默默的退出了房间里,留给他时间去思考。

过了许久,陆泽川瞥见门口出现的衣角,他知道门口的人是谁?

“进来吧!简夕”

简夕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始终不敢抬头看陆泽川。

“简夕,我是不是给过你机会。”

简夕猛地的抬头,陆泽川这个话什么意思,难道又要……不……一想到那个地方,简夕止不住全身发颤,脚下不由的向后挪了挪。

“简夕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选择留下来的,所以我不会让昨天的事再发生了,你此后就不要想着要逃了。”

“我不会……再逃了,昨天的事很抱歉,是我误会你了,你昨天说……说你要带我去见浅洛的。”

“什么都没记下,这个倒是记得清楚的很,的确本来打算带你去的,可谁知你半路发什么疯。现在好了,躺在医院,手不能伸,腿不能走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只是太害怕了?”简夕一个劲的道歉,手指不停地搓着湿漉漉的衣角。

“好了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也没有真的怪你,瞧你的模样,都委屈的不行了。”

这时,刘管家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子。

“少爷,这是你吩咐的衣服。”

“嗯,放在桌子上吧!谢谢你了柳叔,还要你跑一趟。”

“没关系的,少爷身体没事吧!”

“无碍,死不了。柳叔这里也没有其他事,你先回去吧!下雨的呢!记得打伞。”

“好,少爷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点。”

刘管家对简夕笑了笑,而后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陆泽川伸手将桌子上的袋子扔给简夕,有些不爱烦的说道:“赶紧把你这身衣服换了,丑死了。”

简夕拿着衣服,低头转身准备去洗手间换上。

“唉……你要去哪?”

“我~我去洗手间换衣服。”

“这里不行吗?”

刷的一下,简夕的脸都涨红了,手紧张的都无处安放,结结巴巴的说道:“这里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身上那个地方我没见过,三年前我就见过,三年后我依旧还是见过。奥……不仅见过,而且前几天还摸了,还更深入的探索过。”

简夕的脸更红了,羞得简夕都想钻个洞躲起来了,她知道陆泽川毒舌,竟没有想到,他居然可以把那种事如此平凡的讲出来,不过……他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冷了,对她的怨恨也少了,他的毒舌,让她好像看见了三年前的陆泽川。

“还愣着干嘛?让我给你换吗?如果你是这样想的,我也是不可以。”

“不用了,我……我去窗帘里面换。”

“你是不是傻,你去窗帘里面换,是为了防我,还是让楼下的人看。”

“我……我没有想到,我还是去洗手间吧!”

说完,简夕没有留给陆泽川说话的机会,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房间里。

洗手间里,简夕瞧着镜子里红扑扑的自己,捂住胸口,那里的心跳声清晰可见,她的防线在陆泽川不经意间的被击破了。

简夕拧开水龙头,冷水触碰肌肤,她想要冷静下来,不能再沦陷,太怕了,过去三年的种种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

房间里陆泽川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简夕,便起身准备下床,可是全身无力,使不上一丁点的力气。

陆泽川打开手机,本想打给简夕的,可是手里的热搜吸引他的目光。

他点了进去,里面全都是那一天他喝醉酒,和简夕的亲密照,拍的清晰度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