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仙尊

第二百八十八章龙纹寻人

看着他顿时紧张起来的神色,段远航忙道:“你不必担心,云家族长让我带的内容,并不是他们出什么事了。”

“只是让我传达给你,希望你在蛊虫发作的期限内,找到解决的办法。届时,你就是云家的恩人了,若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尽管提。”

闻言,毕凡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心里又是一阵苦笑。

人家倒是客客气气的把自己当恩人,到时候要是知道解决办法是要拿走他宝贝女儿的处子之身,只怕连门都不会让自己踏进去了啊。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苦笑着回应道:“那也请前辈帮我带一句话。解决的办法我已经找到了,等我参加完冒险团空间战,一定前来漠雪赴约!”

“好。”段远航笑着点头:“放心,我一定一字不差的转达。”

毕凡拱了拱手:“多谢前辈了。”

“客气。”他笑了笑,转而将目光落在了小炼的身上:“呵呵,一直很好奇,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什么身份?若是方便的话,可否满足老朽的好奇之心?”

那日小炼现出的真身,在他认识的混沌灵兽中,好像并无这样的存在,这让他颇为疑惑。

以自己的修为和见识,不至于连个混沌灵兽的身份都看不出来。可实际上这几天他脑海中不断的回忆,也未曾找到相关的线索。

小炼略微抬了下眼皮,淡淡的道:“没什么大来头。”

段远航顿了下,苦涩的一笑。

这种态度若是换做旁人,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只是眼前坐着的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而且看他的眼神,仿佛历经沧桑了一般。别看年纪还停留在青年阶段,可是能换做人形的混沌灵兽,其修为时间恐怕比自己还要长许多。

要论资排辈,自己或许还在此人之下。一时间,也不好再说是什么了。

平陵见状,笑着道:“我看阁下,似乎和那传说中黄金巨龙有些相似,不知道是不是这等来历?”

小炼停顿了片刻,缓缓摇头以作回应。

毕凡忙笑着解释道:“抱歉两位前辈,我这朋友性格向来如此,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他知道以小炼的性格,如不是看在他们这几天耐心等待的份上,面对三番五次的追问早就拂袖而去了。

段远航笑了笑:“无碍。”

大家都是修炼之人,都知道这个领域里实力强劲的人有点傲气,再正常不过了。

四人坐着又随意的寒暄了几句后,毕凡起身告辞。他还要早点回去看看,候选人的名单怎么样了。

两个长老都是亲自起身送别,出了大厅后,先前给他们开门的青年却看着两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段远航皱了下眉头,问道:“阿奇,你怎么了?”

青年忙笑道:“先前在大厅之外,无意间听说毕小兄弟似乎还在找同伴?”

毕凡微笑点头:“确有此事。”

平陵看着他皱了下眉头:“你有什么想说的?”

他笑着道:“我有一个或许还不错的人选,可以推荐给毕小兄弟参考下。”

“哦?”毕凡瞬间来了兴趣,忙道:“是哪位?”

“身份来历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许烈。”

段远航不禁有些疑惑的道:“你不是第一次来天意空间吗?怎么还认识这么个人?”

他摸着头笑笑:“是这样的,去年来天意空间作公证人是丹盟的唯一一个女长老,萱长老。我妹妹恰好是在她的门下,也参加了去年的公证任务。”

“我记得有一次听她无意间提起过,天意空间里有一个她师父很欣赏的后辈,叫许烈。我想能让萱长老另眼相看的人,实力方面应该是不弱的。”

“而且这一次,他的名字也不在任何冒险团的名单中。起码可以确定并不是属于天火冒险团一边的,若是毕小兄弟能说服他加入,或许也是一大助力。”

话音落下,毕凡不仅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这种人物,不正是他想要寻找的伙伴吗?当下拱手笑道:“多谢阿奇兄提供的信息!”

青年讪笑着摸了下鼻子:“也别谢得太早,我也就是知道这么个人,也提供不了其他的什么了。要找到这个人,只怕还得靠你们自己。”

他笑着回应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谢的。”

段远航看着两人笑:“也别在这里瞎客气了。毕凡,你赶紧去找人吧,我最多还等你一天,明天再不备齐名单,我都没办法回去交差了啊!”

他苦笑一声:“好,多谢前辈的宽限!”

两人随后道别,走出了府邸。

一路上毕凡都下意识的皱着眉头,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找到那个叫许烈的男子,可想了很久也是毫无头绪。

小炼在一边淡淡的提醒道:“那个什么萱长老,是出自丹盟吧?”

他点了点头:“好像是吧。”

“能被丹盟长老另眼青睐的人,想必是灵魂之力上有过人之处。你可以从这一点入手。”

毕凡一怔,好像有道理啊。

只是这天意空间如此之大,就算缩小了范围,要找一个人也如同大海捞针,怎么才能找得到呢?

正愁眉苦脸的时候,龙貂笑着道:“主人,别自己想了。小炼既然这么说,他肯定是有办法的。”

毕凡忙转头看向他笑问:“你打算怎么做?”

小炼挑了挑眉:“谁说我要帮你了?”

他顿时叹了口气:“唉,我也是为了帮你减轻点压力嘛。到时候去了空间战,不知道还会碰到多少牛鬼蛇神。多找到一个实力强大的伙伴,你也少一分负担啊!”

闻言小炼冷哼了一声,显然不信他这一番鬼扯。只是半晌后还是开口道:“要找这个人也不难,不过到时候,我的气息也会完全泄露了。”

他脸色凝重了一些,问道:“那会有危险吗?”

小炼抬了抬眼皮,冷声道:“整个天意空间里还没有一个能对我有威胁的人。”

毕凡苦涩一笑,默默点头,也有道理。

回到院落中,小炼直接虚空而坐,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毕凡看不懂的复杂符号。

有点像一条龙的模样,不过还有很多其他的纹路,很是晦涩难懂。

他小声的问龙貂:“这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