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柳村内,此时刘家大少爷刘刚,正带着一众家奴,在村子里烧杀抢掠,更是将所有的村民都驱赶到了桃林不远处的空地上。

在刘刚身旁站着一个老和尚,正在盯着桃林的方向。

刘刚则是哈哈大笑,嚣张至极:“小狐妖,你如果再不出来,我就把所有的人都杀了,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

“刘刚,你作恶多端,你会遭天谴的。”一个村民愤怒的对刘刚喊道。

刘刚上前一把将那人拽了出来,一脚踹到,命人上前拳打脚踢。

眼看着人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一个身穿红裙的女子出现,打飞了那些人,救下了快要被打死的村民。

见到小狐妖出现,老和尚也动了,双手结印,向着小狐妖攻击而去。

小狐妖年岁还太小,虽然能施展一些浅显的幻术,却根本没有实战的能力。

很快就被老和尚给打到,老和尚拿出一张符咒,口中念念有词,符咒发光,贴在了小狐狸的眉心处,禁锢了小狐狸。

“哈哈……”刘刚嚣张的大笑着,上前来到了小狐狸的身旁。

看着小狐狸那绝美的容颜,眼神之中不仅产生了一丝的邪念,心中也有了另外的打算。

“小狐狸,你如果答应跟了我,好好的服侍我,”刘刚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对小狐狸毛手毛脚,“等我在这桃林之中建成了宅院,就还让你住在这里,与我享受荣华富贵。”

“呸!”小狐狸虽然不能动,却一口唾沫吐在了刘刚的脸上。

“啪!”刘刚顿时暴怒,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小狐狸的脸颊上,一把抓过了刚刚被小狐狸救下的那人。

在旁边家奴的手中,抢过了刀,一刀将那人的头颅砍了下来。

鲜血溅在脸上,鲜红的血液,配上邪恶的笑容,明显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刘刚,你不得好死,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小狐狸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却奈何根本无法挣脱。

见到小狐狸愤怒,刘刚越是兴奋。

而号称度一切苦难,解救众生的佛门弟子,那个老和尚,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

“你不是能施展幻术,吸人精元吗?”刘刚再次将一个村民拉了过来,就让他跪在小狐狸的面前,说着再次挥刀,将村民杀死。

“杀了我啊?”刘刚疯狂挑衅,根本就没有将小狐狸的愤怒当一回事,而是当成了一种供自己消遣的娱乐:“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一个个的将他们杀了。”

“刘刚……”小狐狸被符咒束缚,根本无可奈何,只能是看着刘刚屠杀这些无辜的村民,而无可奈何,不仅闭上了双眼,流下了一行泪。

“把眼睛睁开,睁开!”见小狐狸闭上了双眼,刘刚上前,一把抓在了小狐狸的脸颊上,用力的捏着,让小狐狸睁开眼睛。

他要亲眼让小狐狸看着他将村民一个个杀死。

“阿弥陀佛,施主何须咄咄逼人呢?”上是终于是到了,并且亲眼见到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也知道了佛门并非是真正的普度众生。

人也并非每一个人,都值得让他保护,妖也并非是都该死。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事情,你知道我是谁吗?”刘刚根本没有将上是放在心上,依旧是嚣张的说道。

此时上是丹田之中的黑色气体,快速的弥漫,心中的杀戮之意,也在快速的蔓延。

不过是一直都在强行压制罢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回头是岸,阿弥陀佛。”上是道了一声佛号。

刘刚根本没有理会上是,再次出手,又杀了一人。

转身举着沾满鲜血的刀,指向了上是:“小秃驴,再不走,你的下场,将和他们一样。”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上是心中的杀戮之意终于是无法控制了,黑色的气体也不再压制,瞬间流遍全身。

同时也出手了,一拳将刘刚击飞了出去。

身形快到让人看不到他有什么动作,随着刘刚前来的那些家奴便全部被杀了。

干净利落,全部倒在了地上。

老和尚也出手了,将刘刚护在了身后,双手结印,想要杀了上是。

只是这个老和尚原本自信的符咒,对于上是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一把抓住了那个老和尚。

让老和尚无法动弹。

“你身为佛门弟子,为什么要看着他屠杀百姓,而助纣为虐呢?”

“我也没有办法,是他逼迫我的,他的势力太强大了,我不听他的,他就要杀了我。”老和尚也害怕了,连忙求饶:“放过我吧,日后我一定潜心修佛,斩妖除魔,来洗刷自己的罪孽。”

“你没有机会了。”上是猛然用力,老和尚便化为了一滩血雾,神魂俱灭。

上是再次看向了不远处的刘刚。

刘刚连忙起身,爬到了上是的面前,跪了下来,道:“圣僧,求你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我愿意用所有的家产为圣僧建造一座寺院,终生供奉圣僧。”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供奉。”

“圣僧,你不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刘刚继续说道:“日后我一定行善积德。”

“哼!”上是冷哼了一声,蹲下身子,捡起了刘刚杀人的那把刀,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刀划破了刘刚的喉咙:“下辈子再好好行善积德吧。”

杀了刘刚之后,上是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将刀扔在了地上,上前来到了小狐狸的身旁,解开了小狐狸身上的禁忌。

“多谢圣僧救命之恩。”小狐狸解开束缚之后,跪在了上是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上是却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之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伪善:“你不用谢我,更不用谢佛,茫茫天地之间,信任何人都不如相信自己。”

上是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当日桃柳镇上的第一大家族刘家,迎来了一个人。

二话不说,直接杀了刘家族长,那些被刘家父子强迫的女子,都得到了一些金银,被放回了家。

刘家反抗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杀了,刘家的财产更是被直接拿了出来,分给了当地的百姓。

这些钱财取之于民,最终就要还之于民。

做完这些之后,上是便趁着夜色独自一人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内,上是可以说是真正见识到了人性的善恶。

遇到了好人,也遇到了坏人。

遇到了好妖,也遇到坏妖。

蛮荒之地的魔,有的滥杀无辜,有的却也护佑一方。

上是心中的信念在逐渐的崩塌,佛此时在他的心中,已经是虚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