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城很冷静,亦点首,轻声说道:“该杀!”

白檀知道他话没说完,也不接茬,看着苏城,等待后文。

果然,苏城眼神变得凌厉,如黑夜里的火炬,道:“他该杀,可是你画中的那些人,也该杀吗?”

他早已看出,屋内墙壁上贴着的画,十分古怪。

每一个妖魔都画得太逼真。

只有一个解释。

那些妖魔,是人死后所化,被人强行封入画中。

唯有能巧夺天工之能的画妖师,才能画此大作。

画妖师,必须要有极其扎实的画工作为基础,否则画虎类犬,连画都做不出,何谈封妖。

因此,最初级的画妖师,与普通画师无异。

平日里画风景、画肖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硬要分层次的话,这一境界的画妖师,乃春风境。

想破入下一境界,那便需灵力加持。

这种灵力,与斩妖师所修炼的灵力差不多,但又有所不同。

斩妖师斩杀妖魔,靠的是武力,砍瓜切菜,飞天遁地。

画妖师则不同,他们靠的依旧是一根笔,一张纸,描画天南海北,古往今来,时空轮回。

一旦有灵力加持,山水是囚笼,天地是囚笼,只要遇见妖魔,便可封印入画。

有此能力者,则算是踏入惟妙境,很不容易。

两者可谓殊途同归,都为斩妖除魔。

然而,封魔后的画作,通常会被当场烧毁,否则会有诡气缭绕,短时间内让人生机勃勃,实则死气已生,命不久矣。

若问他们为何不愿烧画?

答案很简单,画妖师可借画作为攻击手段。

若有强大斩妖师前来,引其入画,利用画中妖魔攻之,战斗力倍增。

这一类的画妖师,已经算是旁门左道,不入正统。

白檀喃喃道:“你问我画中人……哎……难道受苦的只有他们!”

……

当初,她被知县掳走,苦不堪言,差点成了后者囊中玩物。

幸好在关键时候,逃离魔爪。

全家老小,一生幸福,都被这狗官一手摧毁,她不甘心就此作罢。

此仇必须得报。

于是,她到处拜师学艺,希望能学艺有成,回去杀那狗官。

所谓心灵则成,没过几天,还真找到一位斩妖师。

那都是舞刀弄棒的本领,柔弱女子学起来自然很慢,常常弄的一身是血。

这位斩妖师说道:“我知你心中有怨,在我这学本领,不知要多久才能有成,不如我引荐给你一名画妖师,如何?”

白檀感激涕零,跪地道:“多谢,小女子感激不尽。”

斩妖师摆手,说道:“你别急着谢我,这名画妖师性情古怪,亦正亦邪,他是否愿意收你为徒,我不敢保证,全凭你自己努力。”

白檀下唇紧咬,道:“那他人在哪里?”

斩妖师遥遥一指,道:“出了永乐县,去菩提山,画骨门,门派中仅他一人。”

“一人?”

“是啊,很多人都入不了他的眼,能入得了眼的,学个一年半载,忍不了他性格,自行离开的也大有人在。”

白檀告别斩妖师后,几经辗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寻到画骨门。

门内十分凄凉,只有一人,一房,一桌,一椅,一草,一木。

这名画妖师是名枯瘦如柴的老者,年近半百,满面褶皱。

“你为何而来?”

“学艺,为报仇!”

“报仇?有意思!是何仇怨啊?”

白檀闭口不答。

她不愿再提起那段过往。

画妖师幽幽一笑,道:“不愿说,没关系,本尊自有办法。”

干枯的手掌在木桌上一拍,一张白纸遁入空中,白檀只感觉天旋地转,好像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

顷刻间,白檀身影消失。

再瞧那张白纸中,俨然出现一个栩栩如生的女子,正抱头痛哭,四处拉扯。

那张白纸仿佛是囚笼般,将白檀锁在其中。

“真是漂亮的美人!”

画妖师舔了舔猩红的嘴唇,舌头像是蛇信,伸展自如。

刹那间,白纸留白处开始充填无尽色彩,似乾坤倒转,将她这半生演绎的淋漓尽致。

“因画,满门抄斩!真是可怜的人儿。”

画妖师看了一半,手指轻悬,白檀从画纸中滚落而出。

那张纸,又变回从前的模样,飘飘荡荡落于桌前,洁白无瑕。

“你心中有恨,我很喜欢!”

白檀刚刚从画中走出,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好像又经历了一次过往,从呱呱坠地,到入乡学画……再到如今……

她心头震撼。

这老头虽古怪,但却是大本领者。

此刻听闻老人愿意收她,顿时跪在地上,“铛铛铛”磕了三个响头,热泪盈眶的说道:“多谢师父!”

老头说道:“有言在先,我只教你本领,至于报仇的事情,为师不会插手。”

白檀点头说道:“师父,徒儿明白。”

老头自顾自的饮了一口茶,神情微微一顿,说道:“你道行太浅,虽有不错的基本功,可连灵窍都未开,按照寻常画妖师那般修炼,想要报仇不知猴年马月了。”

白檀一听,像是动物一样爬到老者跟前,动容道:“师父,求您帮帮徒儿,这仇徒弟一定要报。”

老者嘴角微微上提,道:“办法自然是有,但过程异常艰辛,你可得想好了。一旦同意,中途无论如何后悔,为师都不会收手。”

白檀毫不犹豫。

凛然说道:“师父,我意已决。”

老者身上忽然邪气密布,阴冷的说道:“好,但要成功,你身上还缺少一种特质!”

白檀疑惑道:“缺什么?”

老者沉声道:“缺少恨意!”

语毕,白檀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道,将她五花大绑的按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落。

她终于害怕了,瞳孔不断收缩着。

“师父,你要干什么?”

老者亦步亦趋的靠近,道:“我刚刚说过,你心中的恨意还不够,就让为师帮你填满。”

白檀竭嘶底里的大吼:“不要,不要,不要……师父,我不要……”

老者说道:“我说过,只要你答应,中途便不会停止……就让你心中的恨意翻滚吧,为师保证,以你的资质,半年之内,此仇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