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垠城待了三天,嬴九与公孙瓒相处甚欢;公孙瓒直率豪爽、严肃而不失幽默的性格,很容易让人很有好感。

并且通过与公孙瓒的交流,嬴九发现这位白马将军并没有什么称王称帝的野心;他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让自己在乱世之中能够体面地活下去,顺带让草原变得安定。

只是身处食物链中,就不得不持续地加强自己的实力,否则就会被别人吞得连渣也不剩,所以公孙瓒也不得不来发展自己的势力。

秦势力与公孙瓒的势力隔得老远,且双方有着很好的合作基础,是贯彻“远交近攻”外交战略的理想盟友。

有一点尤其值得一提,那就是在嬴九和公孙瓒交流的时候,刘备纵使有再多难堪,也始终在嬴九的眼前活动,颇有一点死皮赖脸的意思。

嬴九能看出刘备的渴望,他不想落后于他人,没有任何资源的他,至少要亲耳听着这当今天下顶尖的势力之主在关心什么,又看好什么。

这份隐忍与坚持,连嬴九都不得不感叹,不愧是刘备,他日后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

离开了土垠城以后,嬴九去了帝丘城,与桑飞交待了一些事务,又抽出两天陪了一下凰楹、花楹、嬴晗三位老婆大人后,就继续向西而去了,秘密去到了司州的三辅地区,与西凉的边界处。

准备了这么久,关于炎帝祠秘境入口的准确位置,总算是找到了;其中还要多亏了江君和山鬼不断的奔波,经过张先生一段时间的(调)教导,江君如今已经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皇级道士。

加上秘境之中可能存在各种禁制和阵法,嬴九还请动了擅长禁术的少司命前来帮助;本来身为阵法大宗师的湘夫人才是最优人选的,不过她还需要对秦势力的各种阵法进行改动,便不宜请她出山。

在禁制破除这一方面,少少同样也是不差的;再加上黑冰台的力量,一小队铁鹰锐士,一支千人的军队,以及五十名龙裔,便是此次行动的全部力量了。

…………

各方汇合以后,进入了庞大的西岭山脉。

在西岭山脉深处的包围中,有着一座名叫赤炎山的红山;表面只有单一的红色火属性植被覆盖,还算茂密,整座山就仿佛一个火球一样源源不断地向外散发着热量,明黄色、赤红色是这里的主色调。

当嬴九进入这座山所在的区域时,就感觉到这里的山灵异常活跃;甚至说如果天地灵气的浓度再增幅个几倍的话,或许这里的山灵会演变成什么奇特的存在也不一定。

感受到了嬴九的气息,整座山仿佛都活过来了一样。

“沙沙……”

“簌簌……”

“朴朴……”

随着林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一大群动物正迅速向着嬴九这边围聚而来,让嬴九身边的护卫一惊,立马挡在了嬴九前面。

最先赶到的,是一大群火属性的飞鸟,种类多种多样,它们站在树梢之上,安静地看着嬴九。

紧接着是一些小型的动物,如松鼠、鼯鼠、火兔、猕猴……

紧随其后的,是鹿、狍子、豹、野猪、狐狸等等。

“吼!”

“嗷呜!”

随着两声响彻山林的咆哮声响起,

从左边,只见两只成年曜日虎王,带着两只尚在幼年的小老虎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它们的体型,比普通的老虎要高大出三四倍,全身为明黄色,身上的毛发,就仿佛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右边,一大群“社会狼”井然有序地走了出来,狼群的成员有五十多个,它们的体型只有曜日虎的一半,但有组织有纪律是他们成为赤炎山中另一王者的基础;与曜日虎的颜色不同,这群丛林狼它们是赤红色,也是火焰的一种颜色呈现。

这些丛林狼就叫做赤炎狼,不过其中的狼王和其他普通的赤炎狼却是有那么些不一样,而是一只变异狼王;它的体型也就比曜日虎王小一点点,身上的毛发是冷白色,是其“冷焰”能力的展现,被冷焰烧到的人会一边结冰、一边灼伤,也当真是奇异至极了。

两只虎王,一只狼王,实力都是圣级巅峰,而且还都是王者级BOSS的存在(分为普通、精英、领主、王者);简单来说,要是能把他们干掉,至少会爆一枚史诗级或传说级的建村令或道具(具体分为黑铁、青铜、白银、黄金、白金、钻石、史诗、传说、神级)

其他的中大型的野兽,实力也十分强大,而且至少都是精英级BOSS;被这样一群强大的生物包围,护卫们的表情已经凝重到了极点,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怕无法保护好主公。

山鬼和江君,也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江君立刻说道:“主公,我没有探查清楚赤炎山的情况就贸然举动,让您陷入了险境之中,我有罪;让我吸引走他们的注意力,主公您撤离吧。”

江君心中已经恼怒死了,他之前明明已经仔仔细细的探查过这整座山,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只是一座有点奇怪的荒山罢了;却没想到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更是让主公陷入了危险之中,这是他的失职!

嬴九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不怨你,我知道你是仔细勘察过的,不然你不会向我汇报;这座山的山灵十分强大,作为守护炎帝祠的存在,当然不希望此处被人打扰,肯定是它让你无法发现这些存在,如今它们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冲着我来的。”

“它们围而不攻,所以我们是安全的。”

“少少,你说是不是呀。”

嬴九没有太紧张,而是问起了一旁的少司命。

少司命对于嬴九刚才在不知不觉中,就牵起了她的手的行为,倍感迷惑,为什么要突然拉着我呢?这有什么涵义吗?

不过似乎并不是那么讨厌,反而觉得漠然的心中似乎闪过了什么熟悉的东西。

面对嬴九的询问,少司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