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带着这样的疑惑,夏忆雪缓缓探出自己的神念,深入到了眼前的这件极品法宝之内。

一如她方才所料。

这件极品法宝的主人,确实是李永年。

在神念碰触法宝的一瞬间,夏忆雪就从法宝上面感应到了属于李永年的神魂气息。

确实是李永年在一直掌控操纵着这件极品法宝!

不过,奇怪的是,她竟然无法从这股神魂波动上判断出李永年大概的修为境界,只能模糊地感应到,李永年的神魂强度似乎出人意料的强大。

这一刻。

哪怕是已经恢复了六成修为实力的夏忆雪,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刚刚飞升成仙的小朋友。

不管李永年的医术如何,至少他这一身的敛息功夫,还有元神修为,却是强大得有些离谱甚至可怕。

“怪不得他刚刚飞升仙界,就能摆脱得了天门处守卫的禁锢,这一身的修为实力,寻常的天仙确实很难能困得住他!”

夏忆雪心中轻声感叹。

内心里已然在李永年的身上打下了一个天资极为出众的标签,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她甚至连想要收徒的心思都有了。

很快。

感应到法宝内部的部分权限已经完全向她开放,夏忆雪没有太多犹豫,神念一路内探,很快就进入到了法宝的内部空间。

看到被封禁在净化空间内的那些乌黑毒气病灶,夏忆雪的心神一震,似乎又回想起了自己这千余年来所遭受到的种种病痛折磨。

“这些毒气病灶,竟然真的全都是从我的体内抽取出来!”

特殊的神魂感应,欺骗不了夏忆雪的神魂感知。

所以在看到这些毒气病灶的瞬间,夏忆雪就已然判断得出,这些病灶污秽,确实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不久前刚从她的体内抽取而出。

只是,真正出手医治的仙医,到底是眼前这个李永年,还是另有其人,她就无从判断了。

不过有一点儿夏忆雪已然十分肯定。

那就是出手医治并救了自己性命的仙医,纵使不是李永年,也必是与李永年极为亲近之人。

否则,她体内被抽取出来的这些病灶污秽,绝对不会被寄存在属于李永年的极品法宝之内。

刷!

神念从【破邪镇魔杵】内撤回,夏忆雪深吸了口气,一脸感激地抬头看向李永年。

“多谢小兄弟的救命之恩,夏忆雪感激不尽!”

说着,夏忆雪直接弯身一躬,郑重无比地向李永年行了一个大礼。

不管救她的人是李永年也好,是李永年的师门长辈也罢,夏忆雪心中的感激已然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那可是折磨了她长达一千余年的病灶蛊毒还有魔念伤痛!

这一千年来,哪怕有龟息之术的帮助,可以将她的痛感降到最底。

但是那种濒死不治的危机感应,却是一刻也没有消退,一直都萦绕在心,不断地折磨着她的神魂感知。

而且,孔昔老祖赐下的龟息术也并不是万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龟息术的作用也在日渐减退。

从一开始的一息二十年,到后来的一息十年、五年、一年……

在熬过了前一百年后,龟息术的作用就只剩下一息三天左右的时间。

也就是说,每过三天,她就要承受一次伤、病、毒、蛊、魔五大病灶的同时侵袭,其中的痛苦与折磨,只有她自己最为清楚。

到了后五百年,龟息术的作用更是降到了一日一息,三个时辰一息,甚至一个时辰一息……

尤其是到了最近的这一百年内,龟息术已然是再无半点儿效用。

她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根本就看不到半点儿活下去的希望。

不然的话,一个时辰之前,她也不会因为闻到了李永年手中的一点儿酒香,就冒然现身,甚至萌生了死志,想要一醉皆休,彻底解脱。

“举手之劳罢了,夏仙子不必放在心上。”

李永年不以为意地轻摆了摆手。

这句话并不是在故意谦虚客气,而是他的真实所想。

毕竟,他已经从夏忆雪的身上得到了太多。

若是稍后将【破邪镇魔杵】内的那团病灶污秽也全都给清除净化,收获必然也是不菲。

所以,李永年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夏忆雪的感谢。

刚才之所以会特别地提醒了夏忆雪一句,让夏忆雪知道到底是谁救了她的性命。

也不过是想要结一个善缘,顺便再从夏忆雪的口中打探出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而已。

“刚刚听夏仙子提起医圣山,还有孔昔老祖,似乎来历不凡,不知仙子可方便跟我详细说讲一下?”

李永年再次提起刚才的问题。

“不瞒仙子知晓,李某确实是刚刚飞升仙界,对仙界内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不过,李某毕竟是医修,到了仙界,也不免想要找一家合适的医修仙门来作为依靠。”

“刚刚听到仙子提起医圣山与孔昔老祖,突然有些心神向往,不知仙子可否为我详述一下这个医修仙门?”

夏忆雪心中了然,欣然点头。

李永年的这种心态,确实是许多刚刚飞升到仙界的散修常有的心态,并不足为奇。

只是,夏忆雪有些奇怪与疑惑的是。

不管是医术还是修为皆都如此高明的李永年,真的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吗?

“小兄弟不必如此客气。”

“医圣山与孔昔前辈现在的状况如何,我其实也不甚知晓,毕竟我困居此地已有千年之久,对外界的情况所知不多。”

“不过,我这里尚有一份千年前的仙界地图,及当时各大仙门势力分布的记录玉简,最是适合你这样刚刚飞升仙界的新仙习用。”

“千年之前,这样的记录玉简,可是每位新仙飞升之后的必备之物,就是不知现在……”

夏忆雪摇头稍稍感叹了一句,而后一挥手,就将一枚洁白无瑕的玉简推送到了李永年的身前。

这是仙界常用的记录信息或是功法的通用工具。

只需稍稍输入一丝仙灵之力与元神意念,里面的所有信息就会自然涌现在观阅者的识海之内,使用起来极为方便。

玉简入手。

李永年先是一声道谢,哪怕只是千年前的信息玉简,他也毫不介意。

毕竟,不管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的仙界,对他来说都极为陌生,能够多了解一些总没什么坏处。

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玉简,李永年并没有立即激活使用。

而是先将之收入识海内的医圣经中加以甄别之后,确定并没有任何陷阱或是副作用之后,这才同时探出仙灵之力与神魂意念,将玉简完全激发。

轰!

在激发玉简的瞬间,李永年的识海之中就突然有海量的信息争先涌入。

有地图,有仙门,有灵药,有福地,甚至连在各地所需要注意的禁忌事项也都有一定的记载与说明。

简直就是一个仙界的百科全书,内容丰富无比。

所有的信息全都摆在眼前,任由李永年去阅读挑选,直接用神魂烙印记忆,学习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怪不得夏忆雪会说,这是每个初入仙界的修士都会必备的学习玉简。”

“有了这个东西,确实能够快速地了解整个仙界的基本状况,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李永年轻声感叹。

没想到仙界竟然还有这么方便的学习道具。

这样的玉简,之前他在修仙界时可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样的学习方法,已然与他之前在医圣经内学习那些功法秘籍时所形成的记忆片段,极为相似了。

以李永年的神魂强度,只用了几分钟的功夫,他就将玉简内所记录着的所有内容全都观看并烙印了在了自己的识海之中。

其中,他最为关注的医修门派,及它们所在的位置,也尽数为他所掌握。

医圣山、七草阁、百味堂……等等等等,大大小小的医修门派,竟然有不下一百家!

而医仙谷,似乎就只是医圣山门下的一个小分支,在仙界的名声,远不如它在下界时那么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