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泉水是大材小用。

用小青菜苏子玉没吝啬。

拿着篮子到农场装了一大筐提到了猪栏,那些小猪崽估计也是个识货的,远远看到冒头的苏子玉就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哼唧哼唧的,看着就有活力。

等苏子玉将一篮子的小青菜倒下去,小猪崽们别提吃得有多香了。

甚至于还有小鸟儿从竹枝上飞下来,叼着根小青菜就跑。

它跑了还没完,居然还拖家带口的过来,猪圈里瞬间多了五六只小鸟,全都是来叼菜的,光明正大的偷,气得小猪崽们嗷嗷的追,可惜,陆上四蹄跑,可顶不过有翅膀飞的。

苏子云满脸都是惊奇,“活过来了?”

“嘿嘿,现在猪崽们有精神了,你放心了吧?”

苏子玉脸上不免带了些得意。

农场出产,绝非凡品。

姐妹俩又待了一会,看着小猪们精神奕奕,这才离开了满是蚊子的猪圈。

到傍晚的时候,苏子云去喂食,看见小猪们状态都不错,这才算放心了。

不过到二日早上,起床她又跑猪圈去了。

陈菊英还纳闷,“天都没亮,你跑那边干啥去?万一踩到蛇咋办?”

“没事没事。”苏子云满脸都是笑意,“我这不是挂念着咱们的猪崽吗?”

陈菊英还不知道家里的猪崽们都被两个女儿祸害了一遍,只是觉得女儿高兴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多问,她忙着和家里的几个哥儿下地呢!

除草开荒,她是重要劳力,可离不开她。

至于两个闺女,二闺女这会可不能再干重活了,留着家里好好养着,也该是找婆家的时候了,至于小闺女。

陈菊英带着儿子们出门前是这样安排的:

“一会把你小妹给叫起来帮帮忙,家里这边上的菜地草也该除了,看看竹林里有没有笋子,让她去拔,没见天的在家啥活都不干,美得她!”

安排了这事,天色稍亮,陈菊英就带着儿子们扛着农具匆匆忙忙走了。

她离开没多久,苏总就被苏二姐叫醒了。

知道了老娘居然真的给她安排了活干,苏子玉忍不住叫苦连天:

“二姐,我能不能不干?”

她晚上在农场干活,这白天也要干活,还要不要人活了?

苏子云不知道这事。

虽然她也心疼小妹,可毕竟是娘安排的事情,再说了,她觉得老娘做得也没有不对,小妹确实是要学点什么才成,不然将来真嫁了人啥都不懂,那可是要被嫌弃的!

“不成,赶紧的起来洗漱吃早饭,今儿不把菜地里的草给整了,回头娘家来生气,到时候我可保不了你!”

没法,连护着她的苏二姐也倒向了陈菊英。

苏总就是再想赖床,这会也睡不下去了。

于是,从这天开始,苏子玉正式开始了农家苦哈哈的劳作生活。

晚上在农场开荒种地。

白日天色微亮,就被苏二姐从床上捞起来,短短的几天时间,从菜地拔草到洗衣服,喂猪,做饭,送饭等等活计,苏二姐在家里要做的事情她都做了一遍。

而这段时间,苏家照常每三天给福运来供货,都是苏子盛几个兄弟送去的。

蒜头和姜由原来需求的各八十斤,各添加了二十斤,辣椒由一百斤的需求多添了三十斤,石螺加了一百斤,紫苏也加了二十斤。

到进入二月二龙抬头,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苏家已经收入十来两。

这样的好事在以前大家都不敢想。

导致于苏家的人觉得跟做梦一样不现实。

转眼,二月份已经过去了一小半。

在初八市集来临的前一天晚上。

苏家开了会议。

晚饭过后,一家子坐在堂屋嗑瓜子说话。

陈菊英道,“明儿又是市集了,可家里要插秧没法走开,这福运来的货咋整?”

她忧愁啊!

小闺女拿回来的稻种太好,由出芽下地到发苗,算上今儿满打满算才十四天,这秧苗就长了老高,再不放到田里去,长太高就不好种了!

可又遇到了明儿初八,那可是和镇上福运来约好送货的日子,只要把已经规整好的姜葱辣椒等东西送到镇上就有四两纹银可以拿,多美的事情啊!

春耕是农家一年之重。

这些天家里开出了泥田两亩,坡地三亩,这可都是要种上作物的!

家里哪里走得开?

苏子玉举手道,“娘,你别考虑那么多,我去!”

“你去?”

陈菊英下意识眉头皱了起来,“集市上人那么多,你去?那么些东西好几百斤,你连挑一担水淋菜都吃力,你咋弄?”

这些日子都是老大早早起来将货挑着送去镇上的。

她都快忘记上次怎么和闺女们去镇上的事情了。

而且最近家里事情多,一时间陈菊英也没想起来,再说了,赶集日拍花子多,她就生怕出点什么事情,到时候她可承受不住。

苏子玉看老娘的状态就知道她把她那辆电瓶车给忘了。

用食指头戳了戳二姐苏子云,“这不是还有我姐吗?我不成,加我二姐总成吧!”

苏子云不由眼巴巴的看着老娘。

从那次市集到现在,她还没去过镇上呢!家里每三天的供货听说福运来都卖得不错,她是有心想去看看的。

不过,陈菊英拒绝了:

“不成啊,家里要插秧,你二姐在家还能帮着整些饭食出来,她都去了,我们下地也顾不上啊!”

苏子云不由泄气,她就知道是这样,不过也没办法,春耕就是这样,抢时间的事情,因此她失望归失望,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苏子玉无语的摊手,“我二姐去不得,我去不得,我大哥他们也去不得,那你说说谁去?好几百斤的货,白花花的银子难道就这样不要了?”

顿了顿,“娘啊,人福运来可是等着咱们的好东西开市勒!短短十一二天您就从人那赚了十四五两,一个月就是三十两,一年下来就是好几百两的事情,咱们可不能因为春耕的事情把这信誉给丢了!货得送啊!”

陈菊英何尝不知道是这个道理?

这不是恰好遇上了春耕吗?

“可,计算你和你二姐去送货,那几百斤你们姐妹俩也扛不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