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条一百米的赛道,四个无面人和两个活人一人站了一条。

赛道中心,是一个身子与脑袋不协调的大头小丑木头人。

此刻,木头人正背对着他们,缓缓朝前移动着,他的移动速度并不快,像是一部电影被放慢了三倍,变成一帧一帧的图像一样。

“嘻嘻!”

四名无面人嬉戏着,并没有前进,而是停在原地做起了热身运动。

“你们会输的!”

一个无面人一边扭着屁股,一边看着林凡与刘亦婷发出难听地嘲讽声音。

“嘻嘻!”

“玩游戏,我最在行了!”

第二个无面人则是活动着脚踝,左三圈,右三圈。

“嘻嘻!”

“木头人,是我的拿手游戏!”

第三位无面人扭着脖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嘻嘻!”

“你们要是输了,身体可就是我们的了!”

第四位无面人,耸动着肩膀,脑袋以一个诡异地角度盯着他们。

刘亦婷吓得脸色苍白,下意识朝后缩了缩,藏在了林凡身后。

林凡听到无面人的恐吓后,没有被吓到,他的余光一直盯着前面的木头人。

在发现刘亦婷藏到他身后时,他迅速扭头朝左侧瞥了一眼,接着又重新看向木头人,低声道:“回你自己的跑道上,记住,只要按照游戏规则来,就不会死!”

刘亦婷一直在留意林凡的动作,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后,发现四名无面人虽然在热身着,在恐吓着,但无一例外,都老老实实待在各自的跑道内。

她吓了一跳,连忙从林凡身后逃开,回到了自己的跑道上。

“别动!”

这时,林凡喊了一声出来。

只见前方五十米处,小丑木头人正缓缓扭头。

跑道上的六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全都变得一动不动。

整整三秒,小丑木头人才将脑袋扭了过来。

在它用自己的玻璃球眼珠盯着跑道上地六人看了足足三秒后,这才再次机械地扭头,又花了三秒,将脑袋扭了过去。

“呼!”

刘亦婷松了口气,按照木头人的扭头速度,她有足够的时间站住不动。

“别大意,小心这木头人会变速!”

林凡提醒了一句,他并不觉得木头人会一直保持这种速度,否则就太简单了。

“嘻嘻嘻!”

一旁,四个无面人都已热身完毕,嬉笑着开始移动起来。

它们行动各异,最左侧的一号跑道上的无面人,先是蹲在原地,做了一个原地起步的动作,然后嗖地一下蹿了出去。

二号跑道的无面人,则显得贪玩一些,面朝右侧,看着林凡二人,一边跳舞,一边侧着身子滑步朝前走。

“我也会!”

三号无面人明显不服,也使用起了太空步,面对着二号原地尬舞。

四号无面人速度不快,也没有玩耍,一如既往地盯着林凡二人,每走两步就要侧头望一眼他们。

林凡觉得,若是他有表情,此刻定然是一副恶毒的神色。

他微微偏了偏脑袋,余光扫了一眼刘亦婷,低声道:“注意他们的动作,尽量保持差不多的位置……”

他担心这些无面人知道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隐藏规则。

目前来看,他已经差不多得出了一些基础规则。

第一条,就是木头人在没有回头之前,他们可以随意动弹,随意说话。

第二条,不能离开各自跑道,这是他观察四位无面人得出的规则。

刘亦婷到了现在,早就已经把林凡的话奉为救命之音,连连点头,同时学着他的样子,向左边侧着脑袋,呈四十五度状态,这样子,既可以观察前方,又能观察左边。

唯一不同的是,林凡观察地是左侧的四个无面人,她观察的是林凡,因为她不太敢去看那些无面人。

虽然,这些无面人表现得像个人一样,会热身,会说话,性格各异,但不能否认它们依旧不是人。

嘱咐了一声刘亦婷后,林凡就没再管她,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仁至义尽,至于她能不能听进去,能不能活下去,看她自己的造化。

他眼睛不停地转动,目光在木头人和四名无面人之间来回移动,同时脚下也保持着一致性,并没有去追随一号无面人,而是与旁边三个无面人在同一水平线上。

就这样,在一号无面人跑出十几米远的距离,其他五人才刚刚走出三四米时,前方的木头人再次开始转动起脑袋。

“停!”

林凡低声提醒了一句,就迅速站定。

其他人的速度也不慢,在发现木头人要回头的刹那,统统闭上了嘴,停止了动作。

“吱吱吱!”

木头人的脑袋咯吱咯吱地响着,缓缓转了过来,望向众人。

林凡心中却是一动,他发现,木头人的扭头速度变快了,比之前快了一些。

果然,木头人的扭头速度会变快,这也是属于隐藏规则之一。

在腹语了一句后,木头人在没有发觉异常的情况下,再次开始将脑袋转了回去,同时开始前进了起来。

不过,林凡发现,木头人的前进速度依旧没变,保持在一个较慢的速度上,他们走出了三四米,木头人也不过才走了两米远。

“嘻嘻!”

“木头人游戏,我最拿手!”

三号无面人再次炫耀了一句,好像他刚刚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动似的。

“嘻嘻!”

“你别得意,我可以倒着走!”

二号无面人突然转过了身子,背对着木头人走了起来。

正当林凡心中想吐槽一下这些无面人怎么这么多心理活动地时候,二号无面人突然间将脑袋二百七十度旋转,骤然转头望向他。

可以想象,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过来,此刻都绝对被吓一跳。

可惜,林凡除了觉得这游戏挺好玩,变得更加兴奋之外,并没有被吓到,甚至,他还露出了一丝微笑,对二号无面人点头致意了一下。

“嘻嘻!”

四号无面人受不了林凡这样,尖声恐吓道:“你现在笑,一会有你哭的时候,你的身体是我的,我要把你的嘴撕烂,就像这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自己的双手,朝着自己的脸撕了过去,将整个圆鼓鼓的脑袋,一下子扯成了一根扁长的飞碟状。

“呜呜~!”

刘亦婷呜咽了一声,吓得连忙收回目光,重新盯着林凡的右侧脸颊,她发誓,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男生的侧脸这么好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