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面如死灰,躺在地上,只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连南州这样贫瘠之地的小家族,都能把自己踩在地上摩擦,都觉得自己是个废柴。

更别说北州王家,那个传承久远的丹道世家了。

他注定了,只能沦为一个落魄的弃子,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小卒子。

王洛迷茫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如何解决身体的莫名缺陷。

连楚家这样的小家族,都不会重视自己,更大一点的家族,乃至丹道宗门,更是连入门的资格都没有。

“唉,看你也不容易,这一万灵晶就赏给你了。”

看着躺在地上,面如死灰的网络,楚天明叹了一口气。

这年轻人,也是不容易啊。

学了个半吊子,就想来骗吃骗喝。

若是早几年出现,楚芸还没有学炼丹时跑过来,楚家真有可能重视他,给予优厚的待遇。

看着王洛那落魄的样子,楚天明摇摇头,没有追究他来准备骗吃骗喝的打算。

资助一下吧,万一哪天崛起了,也能记个楚家的好。

一万灵晶,对于如今的楚家而言,算不得什么。

装着一万灵晶的储物囊,放到王洛身上,楚天明等人就回去了。

王洛躺在地上,迷茫的眼中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我是废柴,原来我真的是废柴!”

哪怕被王家驱逐,被有婚约的小家族退婚,他依旧傲气不减,他坚信自己可以崛起。

成为名震天下的丹道强者。

他要让王家后悔,要让退婚的人悔恨!

结果,王洛发现,他真的是个废柴,所谓崛起,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看到王洛面如死灰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守卫不禁无语了。

“起来吧,你与楚家天骄比,或许是个废柴,但比你废物的多了去了。”

“炼丹天赋不行,那就不炼丹啊,你才多大,都玄境六重了,是个天骄了,可比我天赋高多了,有什么可难受的。”

王洛闻言心里愈发苦涩,小小的守卫,安知自己的鸿鹄之志?

踉跄的爬起身,看了看那一袋灵晶,犹豫了一下,收了起来。

若是在此之前,他是不会接受的,他的傲骨,让他无法接受他人的施舍。

如今认清了,自己只是个废柴而已,有什么可傲?

身上几乎身无分文了,不是傲气的时候。

王洛踉跄着离开,双眼无神,漫无目的。

守卫看到王洛,离开的方向,并非族地之外,张嘴想要提醒一下,最终摇了摇头。

区区玄境六重,在楚家翻不起风浪,况且他并没有朝楚家族地里面而去,只是沿着楚家族地边缘离开而已。

楚家族地发生的事情,自然逃不过楚玄的目光。

这是装逼不成反被打脸了啊。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来了个大气运者了。

看着王洛踉跄而落魄的往小院子这边来,楚玄好整以暇的等待着。

第二个徒弟来了。

天机探源术施展,王洛的来历一览无遗。

心里不禁无语,怎么气运之子,都是弃子身份啊?

转念一想,或许正因为是气运之子,他所在的家族,底蕴不够,承载不住气运之子气运,因此才会成为被驱逐的弃子。

“王洛,北州当代气运之子,丹道世家王家庶子,天生丹脉,具有极高的丹道天赋,因幼时被遭遇毒手,意外导致丹脉被截断”

王洛天生具有丹脉,丹道天赋卓绝,只是可惜,幼时遭遇毒手,意外导致丹脉断裂,空有绝佳的天赋,却是因丹脉断裂,身体缺陷,而是无法发挥出来。

丹脉,如丁越的天心剑脉,属于特殊的天赋,也是一种特殊的体质。

世间罕见,因此哪怕是丹道世家王家,也没有发现王洛的天生丹脉,否则早已千方百计为他接续丹脉了。

虽然是庶子,只要王洛他爹不是个智障,都不会放着如此卓绝的儿子不要的。

王洛幼时遭遇毒手,这件事有些特殊,似乎并非王家某人下的毒手,而是与他母亲有关。

三年前,王洛母亲离家为他寻找解决缺陷的方法,自此无踪,王洛处境就愈发艰难了。

当初暗害他的人,其实并不知道他天生丹脉,不过因为重创了当时的王洛,导致他丹脉意外被截断了。

真是个悲剧的家伙。

而且,楚玄也看出来了,王洛与人斗丹被碾压,导致王家觉得他丢尽了王家丹道世家的脸,把他给驱逐,本身就是一个针对他的局。

他那个未婚妻,与准备给他戴帽子的某个人设计的,顺利退婚了。

不愧是气运之子,竟然意外来到南州,更是跑到楚家来了。

王洛失魂落魄的走着,看到了一座小院子,脚步顿了一顿,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在小院子留下来。

借口报答楚家赏赐灵晶为理由,炼制一些丹药给楚家,进而在楚家留下,有个落脚点,慢慢的寻找解决身体缺陷的方法。

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年轻人,是否感到前途迷茫?”

“是否觉得人生已经失去了方向?”

“落魄潦倒,被驱逐、被抛弃,沦为一个废柴,你甘心吗?”

“是否想过要崛起?让曾经看不起你的人高攀不起?”

王洛身躯一震,看向小院子。

“前辈,你是谁?”

“本尊就是人称的迷失少女的指路明灯,诸天万界废柴的救星,年轻人,只要你是个废柴,遇到本尊,你将让曾经抛弃你的人高攀不起。”

王洛一脸惊愕,总觉得那位前辈,似乎不太正经。

咽了口唾沫,一颗心怦怦剧跳,“前辈,我沦为废柴,是因为身体有缺陷……”

“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只要是废柴,在本尊这里,都能获得拯救,都能获得重生。”

楚玄的声音缥缈,宛若从远古时光中飘来。

他使用了小小的时光之术,当然是在他域内运用的,糊弄王洛这个小小玄境,那是手到擒来。

王洛震惊,心头激动了起来,自己遇上了无法想象的强者了?

大机缘!

天大的机缘啊!

王洛慌忙进入小院子。

“晚辈王洛,拜见前辈!”

一进入小院子,他就要躬身行礼。

“跪下磕头,拜师吧。”

王洛稍稍抬起目光,只见到七彩神光闪耀,一尊威势撼天的身影端坐在椅子上。

噗通!

王洛震撼的直接就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