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6点31分

一家老人院里,一堆早起的老人已经在做暖身操了,护理工们也在列,鲁能也在其中,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从家里走过来,和这里的一些朋友们一起做暖身操。

昨晚暖身操后,便一起喝茶聊天,最近地产公司的人再也不敢来询问房子的事了,鲁能知道应该是音彩那孩子做了什么,他们不但不敢来问房子的事,而且还送礼物过来,只不过鲁能没有收。

只是今早鲁能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虽然每天锻炼,但身体越来越糟糕了。

在做了一阵后,鲁能便喘息了起来,一名年轻的护工过来询问了几句,鲁能说自己身体不适,他马上拿出了一些设备来,给鲁能测量了血压,血糖以及尿酸等等。

发现鲁能血压有些高,但还不到吃药的范畴,护工建议鲁能回去好好休息下,不要做太过于剧烈的运动,以及吃清淡的食物。

鲁能点点头,和几位朋友告别后,离开了老人院,这里是他生活的片区,就在黄金街的对面,之前有一个上层的开发商看中了这里,想要拆建,但现在已经没有人来谈拆建的事了。

毕竟这里才刚刚建起来三十年而已,只是看着老旧点,但房屋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鲁能按着胸口,缓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里,虽然难受,还是打算开始打理花草,但此时鲁能有些奇怪的看着院子里湿漉漉的花草,已经被大理过了,而且是很细心的打理的。

“音彩那丫头回来了?”

鲁能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在意,他打算在家里休息一会,然后起来做饭,鲁齐进入了屋子里,却发现屋子里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他平日里晚上喜欢小酌一杯。

等喝得有些醉意了就去睡觉,第二天锻炼回来再收拾,鲁齐觉得越来越奇怪,但转念一想可能是音彩来过,就顺便收拾了。

鲁能没多想就上楼了,发现床铺也叠整齐了,鲁能无奈的笑了笑。

“音彩那丫头真是的。”

在睡下后,迷糊间鲁齐听到了邻居一个大妈的声音,她嗓门比较大,而且和自己关系很好,好像在和谁聊什么,鲁能也没多想。

但猛的鲁能翻起身来,快步的下楼了,他感觉不对劲起来,因为这个大妈似乎在和自己唠嗑昨天的事,鲁能急忙扯开门,大妈已经回家了,就在鲁能想要过去询问的时候,他听到了厨房里的一阵响动。

鲁能马上拿出了电话,但却发现电话打不通,就在他打算到街上找行事科求助的时候,突然间鲁能脚下一软,跌在了地上,痛苦的按着胸口。

鲁能的意识有些模糊了起来,就在此时,一个人走过来,把鲁能扶了起来,好像是自己的大哥,鲁能迷迷迷迷糊糊间,被扶到了杂物间里,这里很凉快。

一阵后鲁能睁开了眼。

“鲁齐?”

鲁能急忙起身,眼前在整理着杂物间的人看起来很熟悉,突然间眼前的人转过头来,鲁能吓了一跳,而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身体。

很快一些黑红色的触须就爬上了鲁能的脸颊,他已经喊不出来了,身体一阵阵无力感让他变得越来越乏力,渐渐的鲁能闭上了眼睛,最后的一幕是他看到大哥吊死的画面。

啪嗒

手机落地,此时正在收拾东西的“鲁能”捡起了手机,通讯进来了。

“怎么了?鲁叔,我这边有点事。”

音彩的声音传出,鲁能起先是疑惑,但马上便面无表情,声音却带着喜悦的说道。

“音彩啊,就问问你今天有空没,我昨天中了奖,买了些好吃的。”

“抱歉了,鲁叔,我今天可能会很忙。”

鲁能也没有再说什么,挂掉了电话,他看向了墙角的黑红色类植物,走过去伸着手,在这些黑红色类植物过来的瞬间,他手臂上打开一个小孔,强光顷刻间射出,不到片刻这团黑红色类植物就在燃烧中消失殆尽了。

103

X静静的看着光影屏幕上的数值,已经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完成了103人的替换,这些新人类会替换掉原本人类的人生,会和原本的人类一样工作学习吃饭睡觉。

已经完全是一个活脱脱的“人”了,今早的一切非常的顺利,期间没有出现过任何的插曲。

很早X就在想如果要替换的话,究竟要怎么做才行,毕竟要处理掉尸体是个大麻烦,而最后AI们提供的可以百分百处理掉尸体的方案,便是把壁垒外面的类植物带进来。

这些类植物用来处理尸体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而且很容易消灭掉。

计划是完全顺利的,提前把这种类植物放入到光芒小盒中,让光芒形成一个牢笼,让他只能够在黑暗中的一个点生存,它便无法吞噬掉这种光芒小盒。

然后在新人类们完成了替换后,饥渴难耐的类植物在灯光熄灭的瞬间就会吞噬掉这个盒子,而后开始吞噬看到的一切东西。

这个计划已经筹备了很久了,此时数值又上升到了111,短短的几分钟里,又完成了替换。

这些新人类的内部都是用生体物质制造的,和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而皮肤血肉都是用本人的细胞制造的,稳定性非常的高,基本上半年内不用更换血肉。

第一阶段的替换很快就会完成,第二阶段就会开始对行事科和议员们进行替换,等两个阶段完成后,计划才会正式开始。

那群疯子们已经筹备好了要在这城市大闹一场,而X也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为的便是让这群疯子们的计划能闹得更大。

越大越好,X现在非常开心,用不了多久城市就会迎来下一轮的崩溃,虽然行事儿科或许有能耐解决掉问题,像过去一般压住,但如果这个时候AI们动手的话,城市将不复存在。

一旦城市出现大问题,外部的壁垒区一定会靠过来的,一天两天挨饿或许还可以,但长期挨饿,超过两周,恐怕他们就会不管不顾了。

城市一定会崩溃,而机械化时代会提前到来,为了收拾这样的乱象,神们肯定会出手的,用绝对的力量压制住一切,从而直接开始机械化时代。

毕竟现在机械化时代所需要的一切技术都满足了,接下去只要达成城市崩溃这个条件即可。

这一次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一切都将不复存在,真正的大洗牌会来临,决定上中下的因素是智力水平的高低。

只需要机械化时代稳定五六年X的最终计划便会成功,成功的夺取一切,建立起自己的虚拟王国来。

X只想要回到自己的时代,那个20世纪以前的时代,和妻子住在恬静舒适的公寓里,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永永远远的继续下去。

“对了,我们还可以要一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X站起身来,看着面板上的数字继续跳动着,X打算去看一眼海瑟薇,但此时一块光影面板上,视角晃动了起来。

X马上警觉了起来,刚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攥着拳头,猛烈的锤击过来。

“怎么回事?应该不会有错才对。”

地上到处都是碎裂的地方,X马上举着一只手,紧急联络了起来。

“托姆,你赶紧过去处理下。”

而此时伴随着一阵玻璃的碎裂声,男人似乎从窗户处跳了下去,马上视角就跟了过去,看高度大概是4楼,而街道上骚乱了起来。

“撤退。”

X说着,很快看到了街道上的画面,男人倒在血泊中,一架4科的起降机已经过来了,几名医生下来后,当即打开了移动手术室,直接给男人做手术,男人的情况看起来很危险。

“打算怎么办X先生?”

“你盯着这个男人,确保能够杀死他。”

X有些着急了起来,因为医疗系统AI是无法进入的,医疗系统现如今还在使用最为原始的半AI,这是4科的科长华神在十六年前做出的决定。

华神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不然过去医疗系统早已接入了AI,否则想要让这个男人死掉太简单了,只需要在他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让那些维持他生命的机械停上几十秒即可。

“我知道了X先生,要不我现在就过去动手?”

X犹豫了起来,今天确实是很好的机会,但如果这么做的话,行事科一定会死死咬住这件事的,计划有可能暴露。

“先不要去,你找机会干掉这个男人就行。”

很快一串数值传了过来,X马上看了起来,很快数值就转化为了一个3D影像,还原了过程。

这个魁梧的男人的资料上是普通人,他们也提取过这个男人的细胞,的确是普通人,但在他遭遇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异化基因觉醒了,虽然低等级的变异人对新人类构不成威胁,但这个男人却反应了过来,躲开了致命的攻击。

随后在屋子里和替换他的新人类扭打了起来,知道不是对手后男人找到机会直接跳了下去,虽然受到了重伤,但却有机会能活下来。

街道上的紧急手术还在继续着,记者在一旁报道,而行事科已经封锁了现场,5科的人进屋了屋子里调查。

X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终于手术结束了,男人死亡了。

X松了一口气,这个案子很离奇,屋子里不可能找到其他人的DNA的,这下子X完全放松了警惕。

6点38分

滴滴滴

猛然间另一块光影屏幕里传来了声响,X马上看了过去,他当即便呆住了。

13科的秘书乐筱,正朝着视角跑过来。

“危险,马上撤退。”

现场打算替换一个小孩的AI发出了警报。

“你们两个,怎么可以打架?”

乐筱看着巷子里一个已经起身跑起来的小孩,一溜烟就不见了,而地上的孩子哭喊着,乐筱急忙过去抱起了他来。

“姐姐,刚刚另一个我突然间按住我了........”

乐筱一脸懵懂,她来不及想那么多,直接转身抱着孩子跑出了巷子,刚好看到几个5科的人打算去吃早餐,她急忙跑过去放下孩子说道。

“你们处理下,我上班要迟到了。”

几个5科的人还没来得及敬礼,乐筱已经跑了出去。

此时此刻的乐筱万分焦急,再不去总务科就要迟到了,毕竟乐筱还要吃早餐,总务科每天的早餐还是那么可口好吃,但如果吃了早餐肯定要迟到的。

在早餐与迟到的双重压力下,乐筱找到的方案只有一个,冲刺到食堂,然后5分钟吃完早餐,洗个澡然后上班。

“来得及,我可以的。”

终于看到了总务科的阶梯,乐筱马上飞奔了起来,街上来往的行人都主动让开了,都纷纷奇怪的看着这个衣冠不整的13科秘书,以及她脸上有些憨傻的笑容。

“呵呵,耶!”

乐筱举着双臂,冲入了总务科的食堂,马上一屋子的科员们都停住了,吴磊马上过去,一把拉着乐筱走了过去。

“真是的,又迟到了。”

乐筱看了一眼时间,6点51分,他马上让厨师来一碗面,两个蛋,还要一根油条,一碗豆浆,两个香煎包。

几个厨师会心的笑着,马上忙活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今早科长们和秘书都不需要上班,要去国会。”

乐筱马上疑惑的看着吴磊。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我就点个大餐慢慢吃。”

滴滴滴

一阵电话响起,乐筱急忙接了起来,条件反射的站起身。

“秘书长阁下。”

“乐筱秘书,请你7点整,准时到国会大厅。”

乐筱吓了一跳,面条刚过来,她就拿了一个小碗,把面条弄出来,然后先吃掉两个蛋,一口气喝掉豆浆,三下五除二解决香煎包,又拿着筷子几乎是塞一般的把面条塞入到了嘴里,鼓鼓的嘴巴还在嘟哝着。

吴磊表情复杂,四周围的不少科员都有些惊呆了。

最后乐筱喝了一口汤,表情舒畅的拿过油条,放入嘴里,转身就跑。

吴磊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真是的,一如既往的老样子。”

不少科员都笑了起来,整个大厅里的科员们都沉浸在了欢声笑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