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见了苏皖乔和楚休瑾,眼中闪过一点星光,伸出手朝着两人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

苏皖乔和楚休瑾对视一眼,便主动朝着里面走了过去,前面的几个酒鬼见好事被人打扰,恼怒道:“别在这里打扰小爷们的好事,要是得罪我们,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哼!”

苏皖乔冷哼一声,无非是一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想到这里,苏皖乔便朝着那些人主动走了过去,不曾开口便朝着那几个人攻过去,不一会儿几个人都见识到了苏皖乔的真正实力,放了几句狠话便都跑开。

“没事了,你家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

苏皖乔见众人并未走远,一定是想着等苏皖乔和楚休瑾走后继续回来找这个姑娘的麻烦,既然选择帮忙,那帮人就要帮到底,不如送她回家。

谁知这句话倒是让身前的女子有几分伤感,她拉了拉身上的衣服,道:“小女子唤漪澜,前些日子从滁州城来到京城的,滁州城乱父母都死瘟疫,只剩下漪澜一人,本是想来投靠京城里的亲戚,却不曾想刚刚到京城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今日若不是小姐和公子出手相助,漪澜怕是早就被这几个人玷污,小姐和公子大恩大德,漪澜没齿难忘!”

滁州城因为楚休宁的缘故,是死了不少人,苏皖乔点了点头,将身上的披风披在漪澜的身上,又递给漪澜一些银子,道:“既然如此,如今天色已晚,等下我们便送你去一处客栈,休息一晚也洗漱一番,最后在去寻你的亲戚可好?“

“漪澜已经给小姐公子造成这么多麻烦,又怎么好意思在接受小姐的恩惠?”

看着苏皖递过来的银子,漪澜推了推苏皖乔的手,不愿意接受,漪澜倒觉得没有什么,将手中的银子放在漪澜手中,便带着漪澜一同去了春风楼,春风楼虽不是客栈,可春风楼是自己的地盘,那些酒鬼想进来欺负漪澜也得看她允不允许!

“这里虽是简陋许多,但外面的人却不敢进来找你麻烦,你便在这里休息一晚,那些人自然会走开的。“

来到春风楼,苏皖乔吩咐了几句,便要离开,漪澜却是一脸不舍,站在春风楼的门前,看着苏皖乔远去的背影,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朝着苏皖乔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漪澜姑娘可还是有什么事?”

只见漪澜将身上的披风解开,便要放在苏皖乔的手中,却被苏皖乔制止,漪澜里面的衣服早就被撕碎许多,若是只是穿了那一件衣服必定有些暴露,苏皖乔将披风再次给漪澜系好,说道:“如今虽说夏季,晚上的风却还是凉爽,漪澜姑娘生的如此柔弱,莫要被风吹坏了身子。”

说罢,便带着楚休瑾离开,再也不顾身后漪澜的叫喊。

如今苏皖乔需要入宫学习规矩礼仪,若是楚休瑾想到苏皖乔随时可以去找苏皖乔,如今便也没有多少腻歪,便让苏皖乔回去好好休息一番,等待第二日带苏皖乔入宫的马晨。

旭日初升,苏皖乔从睡梦中醒来时,宫中的马车已经到了,苏皖乔只能稍微洗漱一番,换上一件得体的衣物便朝着苏府的前院走去,皇后体恤苏皖乔,允许苏皖乔带一名丫鬟一同入宫,将来沈轻容若是嫁入东宫,自然也可陪嫁。

苏皖乔自然是选了与自己最为亲近的四季,两人拜别苏朝后来不及吃东西便朝着宫中行驶而去。

苏皖乔是未来的太子妃,宫中的人都不敢怠慢,教苏皖乔规矩的嬷嬷也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嬷嬷,苏皖乔先是给皇后请安后,便跟着桂嬷嬷一同朝着御花园走去,桂嬷嬷是皇后身边的人,自然万事都是听皇后的,一个上午都在教苏皖乔规矩和礼仪,不曾有过本分松懈,开始苏皖乔还能坚持住,随着太阳越来越大,时间流逝,本就没有吃东西的苏皖乔还是有些坚持不下去,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声响。

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桂嬷嬷皱了皱眉,看了看天空最后还是问道:“苏小姐可是饿了?“

苏皖乔点点头,也没有遮拦,便道:“今日早上有些匆忙,还未吃过东西。”

桂嬷嬷对苏皖乔印象还算不错,今日学规矩也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便也没有计较太多,叫身边的宫女给苏皖乔带来了一些点心放在凉亭上,便道:“既然苏小姐饿了,那便先休息一番,我去吩咐小厨房的人做几个苏小姐爱吃的菜,也回去和皇后娘娘禀告一番。”

说罢,便朝着苏皖乔福了福身子便直接走开。

待见不到桂嬷嬷的身影,苏皖乔这才坐在石凳上,外面阳光正好,苏皖乔吃了几块糕点填了填肚子,便觉得肚中不是太空,也舒服许多。

肚子里面有了东西,苏皖乔便觉得有些困意,桂嬷嬷还未回来,苏皖乔知晓自己便只能在凉亭里面等着,便一只手撑在石桌上开始打瞌睡。

苏皖乔才坐下没多久,便有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朝着她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不少的宫女太监,显然是宫中的妃嫔,那妃嫔路过凉亭时,见凉亭里面坐着的苏皖乔皱了皱眉,经过旁边宫女的提醒才知是苏皖乔,暗自思索一番,便带着众人去了另外一边的凉亭。

待众人走后,四季这才推了推还在浅眠的苏皖乔,道:“小姐,刚刚有个人看了很久,你却没有一点反应。”

苏皖乔的困意被尽数驱散,她顺着四季看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着浅黄色宫装的嫔妃正坐在对面的凉亭上,身上的衣物,头上的配饰多昭示着对面的妃嫔位份不低,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苏皖乔这边。

四季又把发生的事情都仔细和苏皖乔说了一遍,苏皖乔这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忙站起身子朝着对面的凉亭走去,微微屈膝,道:“臣女参加娘娘,娘娘万福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