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发生过?”

龚新宇哑然失笑,“胡主编,你当我是小孩子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

司宇抬起头来,眼中喷射出怒火,和刚才面对胡一帆时唯唯诺诺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又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只不过想查查谈小天的个人资产罢了,你们就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用卑鄙龌龊的手段吓走了我们的广告客户,现在杂志社就要关门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为难总编。”

“司宇,你给我闭嘴。”

胡一帆简直要被他气死了,这个手下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非要逼的人家把咱们赶尽杀绝不成?

“总编,我答应不查下去了,但不代表我服气,我只是做了一个记者该做的事,没什么错的。”

司宇骨子里的倔劲上来了。

龚新宇冷冷的盯着他,“记者该做的事?

记者就做这么无聊的事吗?

你有什么权利去探查别人的**?

我老师行得正坐得端,他是有钱,但他的钱都是正大光明挣来的,每年我老师花在慈善上的钱就有好几个亿,他只不过不想太出风头,所以才会隐瞒资产,你们这些无聊的人却非要查这个,我问问你,这有什么意义?

你要是有这闲功夫,不如去乡下慰问一下困难群众,或者给小孩捐点钱。”

龚新宇疾风骤雨一般的话让胡一帆和司宇全都哑口无言了。

尤其是司宇,刚刚他还有烈士一般的悲壮,自认为自己是被黑恶势力胁迫才放弃了事业。

可龚新宇说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做的事确实没啥意义,而且还不那么光彩。

他要调查的人,也不是什么臭名昭著的坏人,而是善名满华夏的谈小天。

“这个……”司宇吭哧瘪肚只说了两个字,又被龚新宇打断。

“你们不都是记者吗?

都是有文化的人,我只是一个初中生,大道理没你们懂得多,但我就知道一点,你们这么搞,只会让好人寒心。”

“这位先生,我知道错了。”

司宇虽然倔,但是有个优点就是知错能改。

龚新宇骂醒了他。

“我是真心知道错了,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如果我们的杂志社能挺过这关,我去调查一些有意义的事。”

司宇站起身,冲龚新宇鞠了个躬,“之前给谈总添麻烦了,对不起了。”

他这么一鞠躬,反而让龚新宇刮目相看对了。

龚新宇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司宇。

虽然这个举动博得了他的好感,但他跟着谈小天和廖启智这么久,不会轻易相信人。

司宇这么一搞,胡一帆终于松了口气,他急忙说道:“这位先生,你刚才那番话给我们触动很大,作为新闻工作者,我们是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刚才司宇已经表态了,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现在我再向你做出承诺,今后保证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两人的态度都很诚恳,龚新宇沉默了半晌,站起身来,“我希望你们说的是真话。”

他大步走出咖啡厅,那个平头壮汉紧随其后。

两人一言不发上了车,平头壮汉将车开出一段距离后,龚新宇开口道:“小黑哥,这两个人我还是不放心,你和盒子哥给他们上点手段,盯一段时间看看。”

“明白。”

小黑和盒子都是廖启智的徒弟,他们跟龚新宇配合多年,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

龚新宇一开口,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黑开车将龚新宇送到东山墅。

几分钟后,龚新宇出现在谈小天的书房,他将今天见面的完整过程向谈小天做了汇报。

谈小天一字不落的听完,坐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的,老半天,他开口问道:“你觉得这两个人怎么样?”

“至少我没觉得他们在骗我,不过为了保险,我还是让小黑给他们上了手段,先监视一段再说。”

龚新宇年纪不大,经历此类事情不少,跟着廖启智早就炼成了一对火眼金睛,他既然这么说了,谈小天自然要采纳他的意见。

“好,这件事你办得很好。

原先定的计划先暂缓吧!”

谈小天想了想,“也不能光打巴掌,也要适当的给两颗甜枣吃。”

两天后,一脸愁容的胡一帆坐在办公室里,正绞尽脑汁的寻找开源节流的好办法。

自从广告客户结束合同后,《金鼎财经》账面上的钱只够开这个月的工资,下个月他们就要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他这个主编必须要找一条生财之路,不然手下这些兄弟吃饭都是问题了。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桌面上的电话响了。

他抓起听筒,耳畔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请问是《金鼎财经》杂志社吗?”

“是,是,我是总编胡一帆,请问有什么事吗?”

胡一帆连声答道。

“我是羊城小微科技的熊韵,我有一个调查想要委托你们杂志社进行,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完成?”

“能的,能的。”

一听说有活,胡一帆两道眉毛终于舒展开了。

“我们公司正在进行手机支付的推广,想调查一下社会各界对这一新型支付方式的真实想法,以便改进我们的工作,我们公司愿意拿出一百万元来……”这位熊小姐接下来说的什么,胡一帆已经听不清了,不过他记得前面的话就可以了。

这家小微科技他知道,现在他的手机里就装了他们公司的app小微,小微科技愿意出一百万委托他们杂志社做一项社会调查。

这种好事他怎么肯放过。

这位熊小姐是个痛快人,和胡一帆敲定了大概后,便发了一封邮件,列明了需要调查的内容。

她告诉胡一帆,稍后她会传真一份合同,并预先支付此次调查费用的30%,只要调查完成,马上支付剩余款项。

胡一帆心花怒放,有了这100万,下个月杂志社的工资钱就有了。

刚结束和熊小姐的对话,电话马上又进来了。

“请问是《金鼎财经》杂志社吗?”

这次是个好听的男声。

(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