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这就是姬哥的法宝吗?尼玛这挂开得也太大了吧!”

“创意坊都不敢这么搞,狗策划牛逼呀!”

“不会吧不会吧,我好像猜到了姬哥要做什么坏事儿了!”

“嘻嘻,姬哥这想法,属实是有点变|态哈!”

“嘿,辣子已经想好了自己的一百种死法,你们谁都不要抢,把C位留给我,我要上游戏论坛热搜前排!”

“牛逼牛逼!”

“……”

姬景焕大手一抬,弟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又一次消失,整个广场落针可闻。

“嗯,你们知道本宗主为什么要等上几天,而不是直接用这召唤钻石的能力,将海族方舟海市神阁中的宝物洗劫而空吗?”

一群沙雕弟子摸摸头,整齐一致的摇了摇头脑袋。

“咳咳……”

姬景焕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咧嘴一笑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各位弟子目前的智商暂时不要求哈!”

众弟子:“???”

姬景焕继续道。

“大家现在开始活动活动,和自己的肉身告个别,然后想好自己的死法,本宗主目送你们归天。”

“弟子‘神农小豪’出列!”

有部分玩家反应慢,听到姬景焕的话后当场就蒙蔽了。

啥,姬哥让我们想好自己的死法?

弟子‘神农小豪’兴奋的走了出来,嗷嗷吼道。

“弟子在!”

姬景焕示意对方靠近自己,等到‘神农小豪’距离他仅仅一个身位的时候,姬景焕才饶有深意的道。

“考虑到弟子们重生之后,修为都会变成炼气一重,到时候你们搬完方舟神阁之内的各种宝物,想带走复活石柱必然不容易,所以我单独给你个任务。”

弟子‘神农小豪’顿时就眼前一亮,竖起了耳朵,不敢漏过姬景焕任何一句话。

“我的意思就是,你负责给其他宗门弟子放风,盯着海族的人,最后确定将他们神阁之内的宝物,办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召唤出你的契约兽,把它留在神阁内,我用召唤钻石把你们这些弟子带回来,你再把当康和它扛着的复活石柱召唤回来。”

召唤钻石,有一个说是缺陷又不算是缺陷的弊端,那就是被召唤的弟子,被召唤的时候,其携带的物品不能大于其能够独立搬运的极限。

换句话说就是,姬景焕其实并不能依靠召唤钻石的能力移山填海,至少现阶段是不可能的,等到他的弟子都有举得起山岳的力量的时候,就更加用不到召唤钻石了。

但挖掘自己拥有的每一件法宝的价值和潜力,这件事情上姬景焕嘴上没说,心头却是一直在琢磨,方舟海市的出现,就是召唤钻石和复活石柱的一波梦幻联动!

弟子‘神农小豪’一惊,抬头看着姬景焕有些紧张的道。

“啊……姬哥你都知道了……”

“其实放火烧宗门主殿这个事情吧,真的就不是弟子故意的,姬哥你听我狡辩……”

姬景焕面带和蔼的微笑,拍了拍弟子‘神农小豪’的肩膀,示意对方不要紧张,然后风轻云淡的道。

“本宗主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弟子‘神农小豪’:“……”

姬景焕又接着道。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了吧,反正都是一堆废墟,烧了也就烧了,不过……”

弟子‘神农小豪’立马精神一震,主动拍着胸膛道。

“姬哥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几天前大妖当康成为他契约兽这件事其实就已经暴露了,他刚刚听到这位宗主突然又提起,还以为对方是因为他当初纵火烧宗门主殿废墟要秋后算账,没想到是虚惊一场,这会儿自然得努力的端正自己的态度!

姬景焕点点头,示意弟子‘神农小豪’返回弟子之中。

宗门广场上,所有人屏住呼吸沉默了大约五分钟,姬景焕眉头挑了挑,看了看始终没有上线的几名亲传弟子,心头叹了口气。

“估计是不舍得他们现在的修为吧,觉得自杀重塑肉身可惜了,哎,也怪不得他们,属实是我这个办法有点……”

其实除了弟子‘孤天’、‘六指键魔’等亲传弟子,还有二十多个修为在炼气六七重的弟子,也没有上线,姬景焕知道他们在观望,心头其实也无所谓了,目前在线的弟子,多死几次其实是一样的。

再不暴露,被海族守护在神阁之外的护卫发现的情况下,一天三次他搬不完里面的宝贝,那就三天九次,十天三十次,……

当然,他只给凯奥那个家伙说了七天,因为在他看来神阁中的好宝贝其实并不会太多,但,每一件必然都将价值连城!

倒是一群修为本就只有炼气一重的弟子,积极得不行,刚刚一听姬景焕让他们自杀,个个开心得不得了。

这是引来了游戏的第一波大平衡吗?

策划太强啦吧!

居然直接让玩家们集体自杀重新建号,哈哈哈,简直无敌呀!

“有没有弟子,不想参加本次行动的,出列,本宗主不强制要求任何弟子,而且不管参不参加行动,此次任务完成后都有奖励!”

有大约二十人站了出来,其中还有两个筑基境的弟子。

“好,剩下的弟子,找地方自己自杀!”

于是,随着姬景焕这位宗主的一声令下,风灵月影宗之内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画面……

不巧的是,这诡异的一幕正好被天元山的几名新晋亲传弟子在云端飞剑之上看到了……

厄……

姬景焕也惊呆了,方才他动员弟子们自杀的时候,这几个天元山的亲传弟子用灵符遮掩了气机,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然而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必然是下方宗门之内弟子们的行为深深的震撼了飞剑上的这些师弟师妹,所以他们才会‘暴露’。

唰……

姬景焕祭出飞剑,直接朝着这群天元山来使快速掠去,他知道,天元山的人找他,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各位师弟师妹,远道而来,我这位师兄怠慢之处,还希望多多海涵。”

“不过,师弟师妹们此次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天元山入世弟子考核大比,还有足足两个月出头,不应该来的这么早。

入世弟子考核,乃是天元山弟子考核中最万众瞩目的盛况,每三年举办一届,每一届敲定的时间,绝不可能是儿戏!

天元山来使,一共是四男三女,其中六个年轻人均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位传闻中的姬师兄。

能够以炼气期的实力获得入世弟子的资格,这位姬师兄绝对是天元山圣地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除了六个年轻人之外,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姬景焕看着对方的样子隐隐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当初尚在天元山之际,他一直深居简出,虽然也结识过一些圣地的天骄,但更多的还是一个人默默无闻的修炼。

能够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突破但结丹境,姬景焕自然除了有修炼天分之外,勤奋这些也是主要因素。

看了看老者的天元山内门长老服饰,姬景焕狐疑的抱拳行了一礼后问道。

“长老您是?”

能够让他有熟悉感的,姬景焕觉得十之**这人和他师尊剑红尘有些关系,他心头没来由的一阵不安,隐隐觉得此次的事情,恐怕和他师尊有关系。

“老朽内门长老祁虹,拜见姬宗主!”

按照天元山圣地的规矩,实际上入世弟子的身份是比内门长老要尊贵的,毕竟他们实力层面大多不逊内门长老,还相对年轻,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八荒大陆强者为尊,单独看的话,年龄其实是个贬值的东西。

姬景焕正要搀扶起躬身的老者,却见祁虹猛地抬起头,语气凝重的道。

“姬宗主,你师尊剑红尘出事了,他被人震碎了天道元婴,命悬一线,目前圣地的元老们,正在合力为其疗伤,但情况可能不容乐观!”

姬景焕心头一震,没来由的心烦意乱起来,面容甚至有些狰狞的低吼道。

“不可能,我师尊是元婴境大后期的强者,距离化神境不过一步之遥,而且曾经还独立斩杀过化龙境初期的强者,怎么会……”

祁虹轻声一叹,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其中重重,实际上他也只是受人所托,特意前来告知姬景焕这个消息。

“姬师兄,是武罗山的人!”

一名容颜姣好的女师妹,看着姬景焕脸红扑扑的道。

“武罗……山!”

姬景焕双目霎时间就眯了起来,眼中闪烁着极端危险的光芒。

这么一来,事情其实就不奇怪了。

至少,姬景焕觉得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