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文把米娅的那封信夹在杰罗姆的笔记最后一页。心中安定了几分。随后把窗帘拉开,仔细端详了一会楼下,确定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那个跟来的黑瘦青年,才放心的坐回书桌前。

警察在保护着自己。

梅尔文冷静了下来,既然涉及到了自己认知以外的超凡力量,那就让专业人士头疼去吧。

梅尔文打开杰罗姆的笔记。

“黑铁纪元1014年1月5日。

今天的天气糟糕透了。

或许更应该抱怨的是那些地里耕作的农夫,而不是我这个坐着火车的旅人。

昨天的墓穴是空的,这些该死的盗墓贼除了一地的鸡蛋壳,连根毛都没有给我留下。

我诅咒那些该死的家伙吃鸡蛋被噎死。

说到这里,

对面坐着的那位小姐吃饭的样子真是好看。

我发誓我以后的妻子一定要是这样一位优雅的姑娘。

我觉得我爱上了对面那位小姐。

火车还有一天到站,这期间要不要问问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毕竟我已经26岁了,妮可拉经常说,“我不在乎你娶了谁,哪怕是一只雌性的卷毛狒狒。我只想在活着的时候抱上孙子。”

我觉得这位小姐是比卷毛狒狒更好的选择。

自信点,杰罗姆,你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男士,你一定能成功追求到这位小姐的。

梅尔文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原来一贯严肃的父亲也会因为爱情而忐忑不安,梅尔文轻轻的翻到下一页。

“黑铁纪元1014年3月12日

普罗旺斯山脉的冷风一如既往的刺骨,

只是爱情的力量让我仿佛沐浴在温暖的春天。

莫妮卡.莱斯特答应了我的求爱,前提是让我带她一起探险。

我想前些日子罗桑斯洞穴的经历应该满足了这位小姐对探险的所有幻想。

和3米高的大猩猩比赛攀爬,

被一群火鸡大小的蜥龙追赶,

还有成群结队的蜻蜓一般大的可怕蚊子。

幸运的是,这次探险是成功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莫妮卡带给了我好运。

我们在洞穴深处发现了一座完整的古祭坛。

那本镶嵌着银色文字的咒语书,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等等,应该说咒语书里面夹着的一张藏宝图才是。

地点指向遥远的挪威海,

是在冰岛附近的一个无人岛上。

具体的路线已经被我记录在我的秘密小本子上了,

不得不说,俩个人的探险真是温馨而又幸福,

我屁股上被蚊子叮起的大包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莫妮卡,梅尔文脸上露出一丝怀念。那正是梅尔文的母亲,一个温柔似水的女人,却偏偏爱好刺激的探险。

哺乳期过后,梅尔文就被遗留在了冷岸群岛,交给奶奶妮可拉照顾。

又过了3年,米娅也被送到了冷岸群岛。

为了照顾幼小的米娅。莫妮卡破天荒的在冷岸群岛住了一年。那是梅尔文最怀念的一年。也是梅尔文记住母亲样子的一年。

但是相对来说,米娅对父母的感情就淡了许多。

毕竟米娅记事起,陪伴在身边的就只有梅尔文和奶奶妮可拉。

梅尔文继续翻着笔记。

后面的很多页都是描述去挪威海探险的经历。

比如去特隆赫姆船坞收购蒸汽船,杰罗姆充分的发挥冷岸群岛砍价的套路,和莫尼卡俩人一唱一和,以一个近乎成本的价格拿下一艘“尖啸”号蒸汽船。杰罗姆称这是一次心有灵犀的完美配合。

比如海上遇到了可怕的暴风,导致蒸汽船偏离航线几百公里,杰罗姆通过星辰定位,竟然又找回了原来的航线。

还有之后的种种奇遇。

其中最让梅尔文感兴趣的是一页描述幽灵船的笔记。

“黑铁纪元1015年4月3日

海上的生活真是枯燥无味。

而海上夜晚的生活则平静的令人发狂。

莫妮卡已经怀孕了,

日常的造人计划也不得不中断。

长夜漫漫,该做些什么好呢。

船底的朗姆酒也不多了,

莫妮卡总是不让我喝酒,

在我看来朗姆酒只能算是含有一点点酒精的饮料,

就像……妮可拉自己榨的葡萄桑葚汁。

哦,那酸甜的味道,真是令人难忘。

等等,前面出现了什么,一艘青铜纪元的古老帆船?

看来我是酒精上头了。

莫妮卡说的对,我的确不该喝这么多朗姆酒的。

为什么会有冷风吹过,

这片海域不是处在暖风带吗?

等等,那艘船接近了,

帆船上的图案,一个骷髅头带着黑色的船长帽,

这不是童话里描述的海盗船吗?

真是直白的图案,青铜纪元的古人在设计方面的天赋恐怕不如一只卷毛狒狒。

我在想些什么。

那岂不是说,这艘船是真实存在的?

我的天啊,船越来越近了。

我甚至能看到甲板上那些骷髅在往炮筒里装填火药。

等等,那些该死的骷髅在用火炮瞄准这艘蒸汽船。

可怜的莫妮卡还有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就要这么葬身大海了吗?

一定有办法的,

我想起来了,我的秘密小册子上有一段驱邪的咒语。

但是需要一个有着神秘力量的祭品。

我想想,

对了,在罗桑斯洞穴拿到的咒语书。

那些银色文字相当不凡,

可惜只能舍去了。

到这里一页结束了,梅尔文没想到杰罗姆还会神奇的咒语,看来自己以前对父亲的了解真的是太片面了。

梅尔文好奇的翻开下一页,

结果笔记的日期直接跳到了黑铁纪元1015年4月16日。

梅尔文继续读到,

“黑铁纪元1015年4月16日

蔚蓝的天空总是让人心神宁静,

为什么同样蔚蓝的大海就这么令人抓狂。

前方总算能看到海岸线了,沿着海岸线再走一段路程,到了博得角,再往西走就能到达冰岛。

冰岛,真是个诗意的名字。

希望岛屿的风景不要让我失望。

最近钱袋又快空了,

莫妮卡一直抱怨我买了太多朗姆酒,

可她自己不也买了十桶橘子汁吗?

在我看来,朗姆酒和橘子汁一样,都是航海的必需品。

说到哪了?

哦,冰岛以北的一座小岛。那可爱而又神秘的藏宝图的目的地。

我可以保证,若是没有这张藏宝图的话,

没有人能够穿过那片暗礁遍布的海域,更不用说寻找到那座小岛,和岛上的宝藏了。

既然是宝藏,那一定少不了黄金和宝石。

希望这次的收获能填补一下我干瘪的钱袋。

我在想,或许我也应该将多余的宝物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然后制作一张藏宝图给我未来的孩子。

想想就有点激动。

我觉得我的行为越来越偏离一个考古学家了,

有点像我一直嗤之以鼻的盗墓贼和海盗。

幸好这次行动是秘密的,

我不用担心被艾斯比斯学院那些老古董们指责。

当然,我相信哈里曼教授一定能理解我,

毕竟富有的哈里曼教授年轻时也是一位激情洋溢的探险家,

如果不是私藏了一些宝藏,

教授的薪水才支撑不起哈里曼教授奢侈的生活习惯。

梅尔文想看到幽灵船的后续,然而笔记中并没有描写,这让梅尔文有些心痒难耐。

梅尔文正准备继续翻看后面的笔记。

“咚咚咚!”

门被规律的敲了三下。

梅尔文将笔记放回抽屉里。站起身,走到门口,趴在猫眼上向外瞅了瞅,看到是那个尾随自己而来的黑瘦青年。

梅尔文便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将三道连着锁链的插销拔出,梅尔文打开了房门。

黑瘦青年有些腼腆,手做了一个“嗨”的手势。

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门之匙”教会的“读者”丹.柯克,伯恩警司告诉过你,有人会负责保护你一段时间,那个人就是我。”

梅尔文面带微笑。对于你来说是初次见面,可我却观察你好久了。等等,“读者”?“门之匙”教会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难道类似于出版社?

梅尔文同样坐了个“嗨”的手势,将丹请进了屋子。

“喝咖啡吗,我这里只有“拉斐尔”牌子的速溶咖啡。”

拉斐尔财团是整个英格兰都能排上号的大财团,主要涉及的业务有饭店,食品,牛奶,大多数都以“拉斐尔××”冠名,是个很自恋的财团。

梅尔文经常喝的便是“拉斐尔速溶咖啡”,味道苦中带有一丝辛辣,比较贴近于炭烧咖啡。

丹腼腆一笑,“谢谢,给我来一杯。我也经常喝速溶咖啡,我比较喜欢“曼特宁速溶咖啡”。”

梅尔文打开小电炉,将一壶水座在了上面。

梅尔文和丹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等待水开。

梅尔文率先打破沉默,

“你们“门之匙”教会经常处理这些,呃,涉及到非凡力量的事件吗?”

梅尔文其实想问的是,你有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保护我。

丹显然没听出梅尔文的言外之意。

老实的答道,“伦敦的总部处理这些事件多一点,梅恩兰的分部其实很少遇到这种事情,毕竟梅恩兰太偏僻了,那些有能力的非凡者一般都不会逗留在这里。”

“那你是第几次处理这种案件?”梅尔文紧张的问道。

丹黑瘦的脸上依然古井无波,“第一次!”

天哪!我之前竟然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你一个菜鸟手中,这是多么愚蠢的决定,梅尔文脸色一变,刚才平复的心情又提到了嗓子眼。

梅尔文盯着丹看了2分钟。

丹瞅了一眼小水壶,说道,“水开了,可以泡咖啡了。”

泡你个大头鬼,梅尔文心中大怒,却又不好表现出来,毕竟丹是来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