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之国,山林顶部的一处温泉池中。

一个带着长鼻天狗面具张开双手撑着池壁泡在露天的天然温泉池中。

头发凌乱的黑袍男子瞬身伫立在他身旁,“天狗首领,虫女……虫女她叛逃教团了。

而且和上一个叛徒飞羽一样加入了独眼的晓组织。”

“别着急,茂凯。喝杯酒把气息调整好,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别人结巴地向我汇报情况。”

“是!”

茂凯注视邪神教首领“天狗”的背影冷汗直冒,接过他递来的酒喝了一口尽量调整情绪。

没错,冒着受伤的风险破坏鬼王结界后我就第一时间撤离了,那怕是独眼也不可能追踪到。

毕竟那时候鬼王的身躯突破封印,为了保护鬼之国的巫女他没法抽出人手。

能够凭借单人的力量压制鬼王,震惊忍界,那些时间足够我离开鬼之国。

情绪稳定后茂凯打理了下形象,开始向“天狗”汇报御手洗千寻背叛教团的整个过程,以及后面林研单人压制鬼王并利用三色院绯月的力量消灭鬼王的事情。

邪神教的首领天狗听完他说的,没有责怪他只是淡定地询问道:“鬼王的血肉有获取到吗?”

御手洗千寻在一众教员中还算优秀,但她完全不服从命令就算不背叛教团,迟早也会派人把她清理掉。

“血童丸被杀的确有点可惜,他的秘术用处很大。

人才没了我们很快就能培养出来,鬼王已经被消灭想要再次获取他的血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他期望从茂凯的口中听听到肯定的回答。

“很可惜,我跟着虫女去到鬼忍村的时候独眼已经带着叛徒飞羽来到了那里。

而且血童丸第一次破坏封印没有成功,鬼之国的巫女更加谨慎带着独眼守在那。”

不编造个合理些的谎言,以天狗的性子,下一秒我很可能就倒在温泉里面。

“独眼!”

对于一无所获的茂凯,天狗终于是绷不住了,他用力地拍打水面激起的水花溅射到茂凯的脸上,但此刻的他根本不敢伸手去擦。

细微的动作都会引起天狗的加倍注意。

“算了,鬼之国的任务本来就不是你去执行的。

“独眼”这家伙要是能加入教团,一定能够对我们的各项研究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我听潜伏在雨之国的教员说,他最近频繁出现在雨之国,那里应该有他的据点,你带两名侦查能力比较出众的教员去摸清楚。

“是,首领!”回应一句,茂凯快速离开。

……

……

一切安排妥当,林研和御手洗千寻赶回雨之国,暂时让飞羽打理鬼之国的事务。

御手洗千寻虽然加入了晓组织,但她比飞羽还更没有记律性,鬼之国的事情成型了还好,基础建设好之前派她去那至少林研是放心不下。

“御手洗,假设你是那名破坏鬼王封印的教员,逃回邪神教据点后会怎么样呢?”

一路上御手洗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一样吹牛皮。

林研看破不说破,安静地听她说完然后开口询问道。

“肯定是向教团首领汇报情况然后随时准备等死,以那个跟踪我的家伙的角度来看差不多是这样。

我自己的话一定不回邪神.教,等着他们来找我,这样自身的处境要好很多。”

“逻辑清晰,不过我觉得教团首领不会杀他。

飞羽刚加入晓组织的时候和我说过,邪神.教执行任务大多分配好了就不会有大变动。

那家伙的任务严格意义上来说和鬼王没关系,所以处罚不至于太严重。

况且我已经在雨之国出现很多次,邪神教众分布广也收到这个讯息了,教团首领大概率会派他侦查我的据点。”

“感觉你比我还了解邪神教。”御手洗千寻摇头苦笑,林研的分析挑不出毛病。

“我们去雨忍村住几天。”

林研转念一想,既然你要来干脆将计就计,顺便让山椒鱼半藏准备建设雨之国的事宜。

雨之国夹在火之国、风之国、土之国中间容易被战事波及,可如果作为战事的发起者能够快速抵达三个忍村。

利弊权衡全看统领者的本事。

调转方向往雨忍村瞬身闪去,山椒鱼半藏跟随林研攻击砂隐村后立即加强了雨忍村的防卫。

一尾守鹤可是砂隐村的宝贝,原本环境就比较恶劣的它失去守鹤后不可能无动于衷。

虽然主动把雨忍村首领的位置让给了林研,但作为雨忍村的一份子他并不希望村子遭到破坏。

更何况林研出发前还把一尾守鹤的人柱力分福交给了他。

此刻的山椒鱼半藏正伫立在村头,巨大的山椒鱼趴在他身后。

见两道身影从树林穿出,他警觉地掏出链镰,原本慵懒的山椒鱼也直立起来随时准备喷射毒雾。

“山椒鱼半藏!”

看清楚挡着去路的人的模样后御手洗千寻嘴角扬起,盯着半藏目光灼热,“首领,“半神”交给我你在旁边休息。”

就在她准备战斗时对面的山椒鱼半藏看见是林研后立即解除了山椒鱼,头也不回道:“连续站岗几天的早点回去休息。”

“是。”

身后的雨忍村精英暗杀忍者异口同声回应一句后撤回村子。

见到这副场景御手洗千寻瞬间傻眼,什么情况?“半神”山椒鱼半藏也加入了独眼的晓组织吗?

感觉独眼才是雨忍村的统领者啊?!

“忘记告诉你了,半藏几天前就把雨之国统领者的位置让给了我。”林研拍了拍她的肩膀云淡风轻道。

啊?!真和猜想的那样,“半神”也早早沦为你的小弟了!

御手洗千寻:=͟͟͞͞(꒪ᗜ꒪‧̣̥̇)

“分福在村子待得习惯吧?”

林研毫无防备地向山椒鱼半藏走去。

“还行吧。”面具下山椒鱼半藏发出沉闷的苦笑声,从林研带他进入村子的那一天起,分福就没有出过房门。

“好,进村子吧,有件重要的事情我来向你阐述一下。”

说着,林研一把揽住山椒鱼半藏的肩膀领着他朝里走。

走在街道上,两旁的村民笑着打招呼,他这副打扮出现在雨忍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林研左顾右盼想要找寻小南和弥彦两个小家伙的身影,然而他们没有找见却看见了另外一个有趣的小家伙躲在大树后面畏畏缩缩地探出半个脑袋朝打量着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