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时分,美玲出去了,只留下袁一个人在学校里,秀真先生出去办事去了。

泰罗的火花人偶突然闪现在袁面前。

“啊!不要突然闪现出现在这里啊!”袁被吓了一跳,随后继续摆弄手中的人偶。

“这是……哥莫拉?还有一个未知的奥特战士以及……杰顿?!”

泰罗有些惊讶了,收获这么大?那自己为什么遇不到?

袁将人偶摆弄到泰罗面前:“怎样?等剧情开始后,第一只怪兽我直接拿来练手了。”

“剧情?什么剧情?”

嘶~漏嘴了。

“哦,没事啊,什么都没有啊,我有说什么吗?”

“你说了啊,你刚才说……”

袁赶紧拿出自己的盗版银河火花。

“神剑?你怎么也有?”泰罗一下子就将剧情的事情抛之脑后。

袁渍渍地摇头:“孤陋寡闻了吧,我能量够多,复制一个小模具有什么难的?”

确实,袁的这一个可没有银河,实体化也只需要将人偶的力量释放出来就行了,不费多少事。

“喔哦!那你快试试!对着我插一下。”泰罗迫不及待的闪现至袁手上。

“你疯了?这是在学校,你一实体化岂不是直接毁了?”袁将其甩在桌上。

“那…现在我们去后山,行了吧。”

袁思索了一下,最后点头同意。

路上遇到两个非法倾倒垃圾的,顺手解决了。

空地上。

“袁,这样子不太好吧,你将他们绑树上,遇上野兽怎么办?”泰罗有些担心的看向来的路上。

“没事儿,那一带我感知了一下,没有野兽,如果兔子也算的话那就当我没说。”

“那行吧,快快快,插我。”

这一句台词,再加上这狼虎之词,不禁让袁打了个寒颤。

“知道了知道了。”

袁将自己的盗版火花拿出来,将泰罗对着脚下一摁。

我要变大了,我要变大了!

一分后……

“不要动了行不行啊,我不行。”

一直在袁手上反复横跳的泰罗停下来,颓废的掉在地上。

“怎么会……”

袁直接转头离开,他也是要寻宝的。

礼堂光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美玲出了神。

刚才他在公园旁边救下美玲后,便来到了降星小学。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出神。”

“啊?”

礼堂光听着熟悉的声音回过身去。

“健太?千草?你们怎么………”

对于门口这两位小伙伴的到来,礼堂光颇具意外。

“是我通知他们来的。”

美玲站出来面带微笑说道。

“你小子,回来后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健太走过来揽住礼堂光的脖子。

“我还以为你们都在追寻自己的梦想呢。”

渡会健太的眼神一暗,随后又笑着:“怎么,小光你的梦想实现了吗?怎么想到会这里了?”

礼堂光摇摇头:“我总感觉这里有个声音在呼唤着我。”

“好了,大家,待会儿一起吃饭吧,在食堂,而且……还有一位学长哦。”

“谁啊谁啊?”千草很感兴趣。

“就不告诉你,略略略~他暂时有事情出去了,应该晚上会回来。”

寻找了一下午的宝,什么也没捡到。

回到空地上,泰罗正站在地上远眺夕阳。

“唉。”

袁走过去坐在泰罗旁边。

“走吧,回学校。”

泰罗没说话。

“其实的话,你回去后会有惊喜哦。”

泰罗还是没说话。

“怎么回事?”袁发现有些不对劲。

伸出小手指戳了戳泰罗。

啪叽。

泰罗俯倒在地上。

“谁?有敌袭?奥特念力!”

“念你个头!”袁一个响头敲过去。

“问你好几句都不回答,还以为你悲伤到了极点,结果就……睡着了?”

泰罗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身。

“我…我这不是有些忧伤,然后……这景色又这么美,所以睡着了。”

“回去吃饭!”

袁一把将泰罗捏在手中,拖着为了回收火花人偶而拿出来的补丁麻袋离去。

千草感觉吃着有些干,便提议出去买几瓶水回来。

刚出门,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好疼……”千草捂着额头坐在地上。

“对不起,我没看见。”袁上前道歉。

千草抬起头,刚想说声没关系。

“好帅啊~”

在这儿,千草已自动忽略袁背后的大麻袋。

“怎么了,千草?”美玲听到动静后追了出来。

“袁同学?你回来了……你背后那个……大麻袋是怎么回事?”美玲一边问一边将千草扶起来。

袁将麻袋收起来:“我上山去采蘑菇,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美玲大概知道袁去干什么了,只不过采蘑菇……你是小女孩嘛?

“诶?美玲,你们认识?”千草看着这边的场面疑惑道。

刚才一打量,帅是帅,只不过……为什么会有一个大啤酒肚?!

完了,帅哥毁了,大啤酒肚……呜呜……

“诶?这就是那位学长吗?”

“看着……和想象中有一点不一样……”

千草上前,感到不可思议,这和校长的描述中完全是两个人吧。

“嗯,大概就是我,你们是……”

虽然知道,但还是要装傻问一下的。

“哦,你好,我是礼堂光,叫我小光就行了。”

“你好,我是渡会健太。”

袁笑着一一握手,颇有一种老干部会面的感觉。

“我,叫宫崎袁,叫我宫崎袁就好。”

一番尴尬相认,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住处休息。

舞蹈室,袁拿出一根蜡烛。

她依稀记着,好像小光是会在今晚来偷拿银河火花的吧。

装作不知道然后装傻问道:“诶?小光同学,你在干什么啊?”

“诶嘿,想想就很好玩。”

打定主意,袁拿着一根点燃的蜡烛走在漆黑的走廊。

到了。

推开门……

“小光,你……诶?人呢?”。

袁一脸懵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原本关上的小木门也早已打开。

好家伙,看这痕迹,可能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拿走了吧,胆可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