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以他这样的修为,怎么可能熔炼那等特殊之物。”

见状,天谕微微一笑,不由得站起身来,轻轻拍打一下衣服,对两位说道:“不好意思两位前辈,我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没死,而且好好的活着,至于你们想要的女娲石么,啧啧....”

“在这里!”天谕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你这混账,老夫废了你。”见状,那欧阳锋利大吼一声,竟然松开了托住寒冰玄铁的双手。

“轰隆隆”

然而刚刚松手,那寒铁便猛然下落,整个房间都是剧烈颤抖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不想死的欧阳锋利只好将刚刚松开的手掌,再赶忙顶回去,否则他们都将被压成肉泥。

“滋啦啦!”

见状,天谕也是不敢拖延,知道自己远非眼前两人的对手,便施展刚刚领悟的闪电诀,身体如同闪电般向入口跑去,因为在两位武仙境强者的面前,他的处境实在是太危险了。

若不是那寒铁完全牵制住了他们的力量,恐怕只要人家动动小手指,都足以将他碾压致死。

“龙君大人,您能否答应属下一件事?”眼看天谕就要离开洞窟,黑衣老者连忙说道。

“什么事!”天谕敞开大门,对黑衣老者问道,毕竟黑衣老者救过自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天谕决定听听黑衣老者到底让自己帮什么忙,看看自己能不能办到。

“龙君大人,我是黑龙蛟族的族长,我们的主人都是您得到传承的龙君大人的子民。既然您得到了龙君大人的认可,就是我们的主人。我求求主人把我们黑龙蛟族从无尽地狱中救出来。”黑衣老者眼里含着泪水说道。

“无尽地狱?在哪,我怎么去?”天谕虽然知道哪个地方一定很凶险,不过还是想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在灵璧的另一边的恶魔道场。”黑衣老者道。

“恶魔道场!”天谕有些惊讶。

“这!唉!本来我来抢夺女娲石就是为了凝聚意识空间,看看能不能勾通到打开灵璧的大门。从而进入恶魔道场,去营救我们的族人,只是现在………………”黑衣老者叹了空气,眼神有些伤感。

“是不是一扇被巨大铁链封印的一扇大门,里面还不时传来令人心悸的吼叫?”天谕问道。

“对!对,对!就是那扇门,龙君大人的意识空间沟通到了吗?”黑衣人急切问道。

“沟通是沟通到、只是里面的恶魔,不是我能抗拒的。我去那里无疑送死。”天谕对没有能够帮到黑衣老者,心里感到愧疚。

“真的吗?龙君大人!救我的族人不急,毕竟他们的寿命很长,很长,待您以后强大了,再解救他们也不迟。”黑衣老者说道。

“无尽地狱!好我记住了,等我足够强大,我会去恶魔道场,拯救它们。希望那天快点来到。”天谕对黑衣老者承诺道。

“龙君大人,如果您不嫌弃,就让老朽陪伴在您左右,保护您的安全吧!”黑衣老者很显然希望追随天谕。

“这!”天谕有些犹豫。

“小子,你是不是傻啊!有人愿意追随你,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别人,何况,这还是一个五品武仙境强者。”天谕的老祖不满的凝视着天谕道。

“哦!知道了。”天谕点点头,对黑衣老者说道。“好,等您老脱身时候就到天元城的天元药庄来找我吧!”说完,天谕转头就走,他可不认为自己待在这里,等着这两位脱困更安全。

天谕逃离房间后,便按照原路急速返回,他不知道那两位强者会在什么时候脱困,但他却知道,他们一定有方法脱困,至少欧阳锋利知道方法。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玩命的奔跑。

“澎!”当天谕从结界门,来到了灵璧石台时候,恰巧看见酒肉和尚也在看着自己。

“阁下,拿到女娲石了吗?”酒肉和尚好奇问道。

“拿到了!看好此处的大门,过几年我还会来,”天谕对酒肉和尚说完,就沿着黑水河朝仙女洞洞口跑去。

几个时辰后,天谕已经远离了仙女洞,来到了一个叫做“风灵镇”的地方。此刻他才稍稍放松下来,因为在仙女洞吸收,炼化的女娲石和四颗灵珠化为的神力好盘旋在天谕意识空间里,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把他们化为自身的灵力才行。

因为天谕走的时候没有与城主府的人打招呼,所以天谕并没有坐什么马车回家,而是徒步。又因为去了仙女洞,所以耽误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此刻天色已晚,要想天黑前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找个客栈住下了。

明天早晨若徒步前行的话,哪怕天谕灵气再充足,恐怕也会耗光殆尽。要买一匹快马才行。

经过打听,天谕来到了马市。

“这位客官,我们这里的马,可都是好马,每匹都可日行百里,尤其这匹西洋马,那更是快的了得,日行千里轻而易举,乃是马中之王啊。”一个马市的伙计,指着一匹高大的红色大马吹嘘着。

“日行千里,轻而易举?”

天谕有些疑惑,这匹马浑身血红,长得的确比其他马匹健壮结实,与天元城里的宝马相差不多,甚至还要优质一些,的确是匹好马。

不过此马的眼中,却有着些许野性,那种高傲的神态,看向天谕都有着一抹鄙视,恐怕不会轻易的让人骑在胯下,像是一匹没被驯服的野马。

“客官,您看我还能骗你不成?这的确是匹好马,乃是数位修武高手,合力驯服的,只不过这匹马野性尚在,您若不是一位修武高手的话,还真无法驾驭得了它。”伙计赶忙解释道。

“喔,真的是匹野马”而听他这么一说,天谕更是对此马感起兴趣,勾起了天谕想要驯服它的**,于是道:“这马什么价钱?我买了!”

“这位客官,您确定要买这匹宝马么?这马可不便宜!”

而听得天谕居然要买,那伙计则是吃了一惊,其实他向天谕介绍此马,只是想要让天谕知道,他们这个马市很有底蕴,却没想过天谕能够购买,毕竟这匹马的价格,可不是普通人能够买得起的,何况天谕这样一个,身穿布衣的稚嫩少年。

“你看我像开玩笑么?”天谕淡淡一笑。

“额,不瞒这位客官,本驿站的普通马匹,大概要几十个金币,而优质点的马匹则要几百金币,至于这匹宝马嘛,价格比起前两种,可就要高出许多。”伙计卖起了关子。

“究竟多少?小爷不差钱。”天谕有些不耐烦,换做是从前,他或许会为金钱发愁,但是如今的他,可以说是一位真正的富豪,至少与这些平民相比是绝对的富人。

“嘿,一万金币!”小二伸出一根手指,笑道。

“什么?一万金币,一匹马,居然价值这么多钱?!抢银行吗?”

而卖马的伙计此话一出,天谕还没有任何反应,许多周围的人则是惊呼起来,因为来了兴趣,竟全都凑了过来,认真的打量起这匹宝马,想要看看它是如何独特,竟然能够价值这么多钱。

看着周围那好奇的目光,天谕却是微微一笑,一万金币对如今的他来说,当真是九牛一毛,完全不是问题。临走前,白无常塞给天谕一个布袋,里面足足有六万金币,足够天谕这几天的挥霍了。

“如此宝马,一万金币值了。”可还不待天谕说话,一道粗野的声音突然响起。

定目望去,只见一群大汉,正缓步而来,为首的那位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他**着上身,露出那健硕的肌肉,还有肌肉上那触目惊心的刀疤,而刚才的那句话,便是他说的。

见到这群人,所有人都赶忙闪到了一旁,因为单单看他们的外表,就能看出他们应该都是武者,并且绝非善类,是他们不能得罪的存在。

“小二,这匹宝马,老子要了!”那络腮胡大汉,从怀中掏出一张金卡,豪爽的丢给了伙计。

接到金卡,伙计乐的笑口颜开,意出望外。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匹宝马,真的能够卖出这样的天价,可是就在这时,天谕却开口了。

“等等,正所谓先来后到,我都还没有说不买,你怎么能够卖给别人?”

“小兄弟我看的出,你也是一位武者,不过你也听到了,这匹宝马,可价值一万金币,一万金币啊,仔细想想,你能够买的起吗?”

络腮胡的大汉,笑眯眯的打量着天谕,那目光中充斥着一抹藐视,而他身后那群大汉,更是哄笑一片,觉得天谕与他们的老大抢马,实乃自不量力。

甚至许多围观的百姓,也是开始对天谕指指点点,觉得天谕是有眼不识泰山,不应该得罪这么一群人。

而对于众人的目光,天谕则是不予理会,而是将手缓缓抬起,伸出)两个手指,说道,“两万金币。”

天谕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拿出两张金卡丢向了那位卖马伙计道:“一万金币买这匹马,另一万金币就当你的小费。”

天谕的举动,让围观之人膛目结舌,目瞪口呆,惊得人们下巴掉了一地,尤其是那位络腮胡的大汉,更是脸色铁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要说一个富豪眼不眨的拿出一万金币,他们信,可哪曾想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少年,竟然随手就拿出来两万金币,并且其中一万还是用来打赏人的,这简直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这匹心仪已久的宝马,注定要归他人所有了。

而相比于大汉的吐血,其他人更多的则是羡慕与嫉妒,羡慕那伙计的天降财运。那可是一万金币,足够这个伙计衣食无忧大富大贵的过一生了。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天谕的目光都变了,没有人再敢有一丝鄙视,没有人再把他当成一个小屁孩,相反皆是恭敬无比,甚至一些人已是开始对天谕笑脸相迎,奢望天谕一个开心,也赏赐给他们一些什么。

虽然天谕也想赏赐他们一些金币,怎奈,白无常给他的都是面值一万多金卡,天谕总不能无缘无故的给他人一万金币吧。

“这位小爷,这宝马就是您的了,我这就去为您准备好酒好菜。”那位伙计,更是美得开了花,大嘴笑的快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根本合拢不上。

“给我把马送到对面的悦来客栈里,顺便替我叫一桌好菜,一间客房。”天谕微笑着朝伙计摆了摆手,指指悦来客栈的位置。

“好勒,您请好吧!我一定为您去定一间最好的客房,供您休息。”伙计先是将大汉的金卡还了回去,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天谕给他的两张金卡收好,乐颠的便去为天谕跑腿去了。

而天谕则是笑着扫了一眼那络腮胡大汉,道:“莫欺少年穷。”

“哼,就算有钱又怎样,这匹宝马,没有一定的修为可是无法驯服的,小心连这大门都走不出去,就被摔死。”大汉冷哼道。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天谕微微一笑,便向悦来客房的方向走去,而最搞笑的是,那一群平民竟然围着天谕一涌而去,争着抢着为天谕带路。

“老大,你确定就是这小子吗?”看着天谕离去的背影,这群大汉脸色都严肃下来,凑到了大汉跟前。

“没有错,就是他,这少年样貌跟那个神秘人给的画像一模一样。我们找了他一天了,总算没白费功夫?”络腮胡大汉将伙计递给他的金卡塞入怀中,而后低声道:“打听一下这小子要去哪个方向,杀了他,我们都可以大酒大肉生活几年了。”

“大哥,到底是谁让我们杀这个少年,无冤无仇的我还真下不去手。”一个白衣偏瘦的青年说道。

“知道多了,未必是好事,那个人只是给了我一张画像和三万金币定金,说事后再付另一半。我并不认识那人,但是我认识金币,哈哈哈。”带头大汉笑道。

“哈哈哈哈,有钱赚就行,不过大哥怎么不在客栈动手呢?”一个矮个说道。

“你他妈的想死吗?这里24小时有守卫巡逻,那有那么容易杀死他,能不好,我们哥几个还要栽在这里。”大汉踢了矮个一眼,怒喝道。“我们走!去找那个卖马伙计打听一下他走那条道,我们半路劫杀他。”

天谕来到客房所在,那位伙计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上等客房,并且很快为天谕送来了好酒好菜,态度那叫一个热情,服务那叫一个周到。

吃完之后,天谕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炼化.吸收自己意识空间里的神力,毕竟此行吉凶未知,天谕也不敢保证天家不会再出一个天才,所以天谕想先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几个层次。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天谕满以为自己此次连升三级两级的应该没问题,毕竟自己可是得到了四颗灵珠哦。但是丹田却迟迟没有要突破的感觉。

“看来,随着修为的提高,每次升级所需要的能量也是几何数字提高。天谕有预感,下次升级需要的能量可能是八颗灵珠,或者十八次雷劫力量。”想到这,天谕不仅忧心忡忡。

不过好在所有神力被丹田吸收后,他的丹田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七彩光芒从丹田里的武者之心散发而出,七种颜色,七种能量形态,不断变换,宛如七头野兽,不断围绕丹田旋转,每种吼声都足以撼动天地。

只是天谕不明白,自己只是五灵之体,按说只有火灵之力,雷灵之力,冰灵之力,风灵之力,圣灵之力,这五种天地能量。但是为什么自己的武者之心却有七种颜色呢?难道自己体内好蕴含着另外两种未知能量,只是自己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而已吗?

“咔嚓”

突然,一条紫色的雷电,居然脱离了武者之心,带着那耀眼的紫色雷芒,毅然的自丹田之内飞奔而出,化为一个紫色球形闪电,从客房窗户飞出,轰击在五十米外的一颗半米直径的松树上,让这棵松树当场腰折。

“咔嚓!”

接下来,那些灵珠化为的能量,化作无数道细小的金色的电芒,冰芒,火芒,风芒,这些能量如同有了生命一样,顺着经脉急速游动,很快便占据了天谕全身的经脉。

天谕知道这些能量要锤炼自己因为他从中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强横感觉,在天谕经脉之中散发而出,

突破了,终于突破了,天谕终于从四星武者修为升级为五星武者修为。可是那么庞大的能量却只是让天谕修为提高一级。

“一级总比不突破强!”

感受着体内那强大的灵力,天谕异常兴奋。

当天谕稳定住修为后,天色已经大亮。看看时空之钥中的时间,已经相当于早晨七点多了。

简单洗漱后,天谕来到了自己刚买的宝马良驹前,飞身上马,骑着朝天家大院一路飞奔而去,很快便离开了天元城城池,进入大山中。

眼看离天家药庄已经不足百里,只不过此时此刻,在那宽阔的道路前方,却出现了一群熟悉的脸孔,竟是那群与自己争夺宝马的大汉。

“嘿嘿,臭小子,我们等你好久了下来聊聊吧!”一个刀疤脸壮汉笑道。

“你们要干嘛,抢劫吗?”天谕并没有恐慌,反而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抢劫,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要的是你的命,随带着抢劫一下下而已。”那个领头的大汉朝天谕比划着,根本没有把天谕放在眼里。

“呵呵,要我命,为了一匹马,不至于吧!”天谕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只是一匹马而已,这些人就要杀人越货,也太残忍了吧。

“唉!看你小子眉清目秀的,也不是什么无恶不作之人,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吧!”领头大汉示意天谕下来。

“好!那就麻烦大哥跟我说说吧!”天谕也好奇这些人为什么要杀自己。于是就翻身下马,站在领头壮汉的身前。

大汉擦擦身前的一块青石,坐了上去。对天谕道,“你年纪轻轻,为什么有人出重金让我们劫杀你,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谁出重金要杀我,你可知道!”天谕脑里不断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重新捋捋,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丹师协会和酒肉和尚,但是酒肉和尚嘴随贱,但是也算一个敞亮的人,绝不会在自己背后捅刀子。

难道是丹师协会,不会啊!他们应该知道自己背后有皇朝的势力做依靠,而且金袍人已经教训了但是协会,他们应该没有胆量动自己。那要杀自己的是什么人,有什么动机呢?

“小子,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受死吧!”

看着那群已经一拥而上,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大汉,天谕不由一愣,因为他能看得出,这群大汉想对他做什么,可是他却想不通,这群大汉是如何知道他要走这条路的?

“,该死的卖马伙计!”突然天谕想起了什么,不由在心中怒骂一声。

因为那个伙计之前问过天谕,要走哪边,去那里。涂觉得这不是秘密便告诉了他,却想不到,那伙计竟出卖了他,将自己的路线告知了这群大汉。

这群大汉一边拿着大刀,在自己的裤子上蹭来蹭去,一边快步的向天谕走了过来,那气势汹汹的模样,俨然是不打算留下活口。要将天谕劈成碎片。“看来这些人也不知道谁要杀自己。”

对于这群人,天谕根本就不放在眼中,除了那络腮胡大汉,是位六星武者修为的武者外,其他的更是弱的不成样子,有的仅仅是一星武者而已。就凭这群人也想杀天谕,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于此同时,在天元城一所隐蔽的宫殿里,积聚这几个人,谈论的对象就是天谕。

“小王爷,你要找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两个穿着紫色夜行衣的站在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的男子身后道,他们对这个男子的态度很是恭敬,甚至有些害怕。

“那小子是什么背景?”华丽男子一边开口询问,连头都未曾回过一下。

“他叫做天谕,今年只有十五岁,来自天家药庄,具有三星武者的修为”

“不过此子桀骜不驯,不久前当众顶撞鬼精老怪和丹药协会,被逍遥正天,诸葛尤敏当众教训,若不是那位神秘金袍人出手,恐怕他已经毙命。”一个紫衣人讲述道。

“堂堂皇朝帝王居然袒护一个草民?而且为他竟然会出手!”听到那紫袍人说道金袍人,华丽少年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什,,,什么,小王爷,您说金袍人是当今皇上,那我们派那么多人去追杀少年的爷爷,万一败露,我们可…………”说到这,两个紫衣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你们两个废物,小爷都不怕,你们怕什么,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你们杀死那个少年吗?”华丽少年问道。

“还请小王爷明示?”两个紫衣人拱手问道。

“昨天在天元广场我遇到嫣然公主了,这个小子与嫣然走的很近,也很亲密,云嫣然还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给那个小子买了一条手链。”

“我要想成为云嫣然的男人,这个小子就是最大障碍。我们必须在他与云嫣然真正走到一起前,杀掉他,做道神不知,鬼不觉。”华丽少年满脸怒气,很显然他对天谕与云嫣然走的很近,心里非常不满。

“小王爷,您确定那个金袍人就是皇帝吗?”紫衣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堂堂一国之君居然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那是当然,他能够隐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只是他为何会救那天谕,莫非他们有何关系?”华丽少年陷入了沉思。

“应该不会吧,那天谕的出身很是平常,听说以前是天家废物,他所获得的所有成就都是最近才获得的,据说,这小子还炼制出圣阶丹药。”一个高个紫衣人说道。

“喔?倒果真不能小看那个小子,必须尽快解决他,可不能拖。避免夜长梦多。”华丽少年凝重的提醒道。

“放心吧,这小子已经离开天元城里,正在返回天家、而我们已经派附近一座山头的土匪去暗杀他,虽说那小子有点手段,不过毕竟那些土匪里,有六星武者坐镇,区区一个少年,解决那小子绝对绰绰有余。”一个紫衣人解释道。

“混帐,我不是让你们亲自去杀死那个少年吗?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呢?”而听得此话,那华丽少年不喜反怒,猛然站起很来,指着二人训斥道:“难道你们不明白什么叫做夜长梦多么?还是说,我教给你们这点小事都懒得去做,非要让我亲自出手?”

见到这样的华丽少年,两个紫衣人的面容也是大变,吓得连连后退,而后齐声应道:“我们这就去亲自将他解决。”

两个紫衣人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座隐藏宫殿,二人骑着快马,正在向天家狂奔而去。…………………。

而在林间大道上,天谕看着步步逼近的几个青年,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嘴角微笑着,看着这几个不知道死活的青年笑道,“好久没有真真正正的打一场了。既然你们找死,就不要怪我了。”说完,天谕右手一挥,在一阵轻微的龙吟声中,两米长的冰火龙枪闪耀这七彩霞光就出现在天谕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