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灭口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就算是要灭口,也不能在道宗进行。

而眼下所做的就是要先稳住公孙元。

“此事我自有办法,你暂时莫要问。”

袁柳说道,“你暂时在这小世界里哪里也不要去,我先出去一下,你等我消息。”

“嗯,好。”

杨兰芝点头。

袁柳随即离开小世界。

当他出现在外界时,发现整个乾门几乎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

袁柳心中一惊。

随即凌空飞起,霍然发现了远处的天武峰影像。

只见那巨大的影像中,一个壮实的少年正在练习基础刀法。

刀法如行云流水,连绵不绝,配合步法洒脱写意。

好强大的刀法悟性!

但袁柳更加在意的是,这位少年所在的位置。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家伙!

第五天阶!

这是打破了弟子纪录了啊!

这人是谁?

怪不得没人,丹殿中除了必要的岗位有人看守,其余几乎所有人都前往天武峰看热闹去了。

闭关了半年,刚一出来竟然就发生这样的事,让人猝不及防。

如果不是顾悦知的死,袁柳也会兴致勃勃的前往天武峰去凑这个热闹。

但如今,他却是没这个心思。

身形一动,便迅速远去。

青龙院。

长老峰。

公孙元正在观看远处天武峰的影像。

一道身形一闪,袁柳出现在他面前。

公孙元心中一惊。

他怎么来了?

但脸上却是不露分毫,随即抱拳说道:“原来是袁殿主,可有阵子没见了,听说你闭关了?”

袁柳抱拳道:“公孙长老有心了。”

随即开门见山的传音道:“顾悦知是不是出事了?”

公孙元一惊,这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但他既然问了,此事也不好直接说没有,只得传音道:“此事还在调查……”

“调查个屁!”

袁柳毫不客气的传音道。

他看向公孙元,“那位已经说了,此事你必须给一个交代!此事交代完之后,彻底将此事遗忘,就当没这回事,以后谁也不许再提,否则……灭!”

那位果然知道了!

公孙元浑身一个激灵。

“你知道怎么做了?”

袁柳传音道。

公孙元微微点头,“知道了,请你转告……”

突然想到那位已经不愿意再提这件事,连忙改口道:“哦不,此事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一个交代。”

“那就好。”

袁柳点头传音说道。

“对了,我来只是给你送洗魂丹,现在交易吧。”

说着,将一个玉瓶取了出来。

公孙元心领神会,取出灵石交给袁柳,收起玉瓶抱拳说道:“多谢袁殿主亲自跑一趟送丹药!”

袁柳也抱拳道:“闭关了这么久,刚好活动活动,这没什么。”

“公孙长老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本殿就先告辞了,我还有一炉丹药没来得及收。”

公孙元立刻说道:“袁殿主请!”

袁柳随即飞身而起,看了远处的天武峰一眼,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飞回丹殿小世界。

公孙元长出一口气。

从刚刚袁柳透出的消息来看,李瀚长老知道了这件事。

但好在李瀚太上长老深明大义,没有过多的怪责于他,只是要他给一个交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事算是一个结束。

虽然没有得到李瀚太上长老的好处,但至少也没受到李瀚的攻击,至少目前表面上如此。

只要将凶手绳之以法,此事也就算是一个彻底的结束了。

但看到远处的夏无极,却又没来由的感觉胸口有些添堵。

那夏虎是夏无极的家仆,如果杀了夏虎,势必要得罪夏无极。

得罪一个能够轻松登上第五天阶的武道天才,很显然,这不是任何人想要的。

但与自己的小命比起来……死道友不死贫道,唉,得罪就得罪吧!

公孙元现在最迫切的希望就是,赵峥最终调查出来的凶手不是夏虎。

最好不是道宗的人。

这样处理起来就容易了。

丹殿小世界。

袁柳踏足自己的宫殿,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事算是糊弄过去了。

不过,为了此事万无一失,不再被人知晓,还有一个人需要处理。

见袁柳回来,杨兰芝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样?”

“没事,事情解决了。但以后你不能再提这件事,也不要再与公孙元接触。”

袁柳说道。

“好,我听你的。”

杨兰芝点点螓首。

袁柳看着她,目光有些火热,说道:“既然没了一个,我们是不是准备再造一个?”

杨兰芝俏脸一红。

还没说话,便被袁柳一把抱起,走向寝室……

一番颠龙倒凤大战三千回合之后,杨兰芝依偎在袁柳的宽阔的胸膛上,玉手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娇声说道:“柳哥,我感觉这一次好像中了。”

袁柳神色一喜。

修仙者对于体内有细微的变化都了如指掌,有没有命中自然清楚。

“太好了!”

袁柳立刻说道,“来,跟我去丹房。”

“去丹房干什么?”

杨兰芝疑惑道。

“来了你就知道了。”

袁柳神秘一笑,说道。

杨兰芝俏脸羞涩,轻声道:“都这么大人了,还要给我惊喜。”

袁柳迅速穿衣,随即抱起全身**的杨兰芝就走。

杨兰芝慌忙说道:“诶诶,我还没穿衣服呢。”

“不穿衣服更好看,嘿嘿……”

袁柳笑道。

“你讨厌!”杨兰芝羞涩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袁柳哈哈大笑,很快便来到了地下丹房。

这里温度炽热,普通人难以承受。

但对于修仙者来说并不会产生影响。

正常金丹期都可以无视这些高温,更不要说已经达到金丹期后期的杨兰芝。

而修为达到出窍期巅峰的袁柳更是无视。

在两人的面前,是一个两人多高的火红色丹炉。

袁柳一挥手,丹炉的炉盖被打开,但里面并未传出任何丹药的香气。

杨兰芝有些疑惑,问道:“柳哥,这是要干什么?”

“当然是炼丹啊。”

袁柳笑道。

杨兰芝转过脸,看着袁柳眨巴着大眼睛问道:“这次准备炼什么丹?”

袁柳看着她这张吹弹既破的粉嫩俏脸,咧嘴笑道:“炼人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