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小屋里传来一道饱含愕然、惊疑不定、我要报警了等情绪的长音。

“你、你们已经开始同居了?!”

“只是邻居。”

领着两个女孩进了房门,椎名伊织从橱柜里翻出米饼和糖果,摆盘放在桌上,口中不知道第多少次重复。

“对的!”

“仅仅是墙壁中间通了一扇门哦~”

宫原渚剥开小白兔奶糖的糖纸,笑嘻嘻的在一边捣乱。

结衣看看中墙洞开的房门,再看看习惯性坐在小桌两端,明显已经很熟练的二人。

“你们、你们这样,真的不会搞出人命吗?”

声音颤颤巍巍。

“啊~这么说有的时候确实会很危险呢。”宫原渚唔姆唔姆的嚼着奶糖。

“像私密衣物被看见啊!”

结衣瞪大眼睛。

“像突然就被强行压在地上纠缠、翻滚啊!”

小拳头都紧张得握紧。

“像每天早上都要躲在角落里不能被别人发现啊~”

呼吸都不由粗重了几分。

宫原渚笑眯眯的转头看椎名:“呐~伊织,我说的没错吧。”

五十岚结衣也全身紧绷,转头看椎名:“真、真的吗?”

“渚酱。”

“嗯?”

“在说话的时候,应该根据语境不同,将时间地点和行为说全。”

“诶?是吗?”

“但是我现代文不太好。”

“你明明是故意的。”

“嘶——”

结衣的小屁股蹭蹭蹭往后挪了一大截,背部咚的一声靠在墙上。

她瞪大了双眼,声音干涩:“居然、居然都是真的?!”

“五十岚桑......”椎名伊织抚额,“你冷静点。”

“可是、可是,渚酱还未成年吧?”结衣颤巍巍的看看椎名,又看看宫原渚。

“英俊的男子大学生和可爱的女高中生一起住在一间只隔着一扇薄门的密室里,在随处扔着私密衣物的地上纠缠、翻滚......”

“等到早上,还要躲避来自家人的询问,过着没羞没臊的亲密工口生活。”

五十岚说着,嘴唇都在抖:“这是什么R18级的Galgame剧情吗?”

“虽然你夸我英俊我很高兴,但是你别把渚酱说的那些东西串在一起。”

椎名伊织都惊了。

这连词造句能力,我愿称你五十岚结衣为最强。

宫原渚闻言反倒兴奋起来:“对哦对哦!我们就是过着这样没羞没臊的生活!”

“上次啊,伊织居然还趁我不备,把我准备留到结婚时再穿的最保密的那套夫妻专用小衣都看光了!”

“简直是变态!”

“还不是因为你扔到地上了。”

“略略略~”

宫原渚朝他吐着粉嫩的小舌头,让椎名气得想伸手抻一下。

一旁的五十岚看向椎名的目光则愈发的警惕,逐渐缩到墙角。

仔细想想,自己一个女孩子,居然在深夜孤身进入如此虎穴,实在不太明智,口中小声嘀咕:

“原来、原来你们租借男友还提供这种服务吗?”

“你想得美。”

椎名伊织随口打消五十岚越发奇怪的念头:“你不是有事要说吗?说完快些回去吧,很晚了。”

“......”

五十岚闻言又沉默了。

她抬起头,看看笑嘻嘻坐在一边的宫原渚,再看看啃着海苔饼干的椎名,似乎有些扭捏。

结衣原本是想和椎名单独说的。

但是以他们两个的关系,似乎也很难找到独处的机会。

最终,还是犹犹豫豫的开口。

“今天的事,谢谢你。”

“以后我如果有需要的话,可能也要麻烦你......”

“今天的订单,我会找机会在网上给你下单的,钱现在就可以给你。”

一边说,她一边从钱包里点出一沓福泽谕吉(万円大钞)。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今天就不用了。”椎名伊织咔嚓咔嚓的咬着饼干,“你之前说过吧......”

“那天的时间先存着。”

五十岚结衣闻言一怔,掏钱的动作顿了顿。

那是她和椎名上次在咖啡厅里见面时,被拒绝后的随口一说。

那时自己只当是玩笑话。

没想到他当真了。

椎名则没有察觉到女孩情绪的细微变化:“你就当自己存着的时间被用光了吧。”

“下次的钱,下次再付就可以。”

五十岚结衣看着他,逐渐抿了唇。

手指揉弄裙摆。

良久,她忽然弯了嘴角:“椎名君,真的是个好人呢。”

结衣歪着脑袋,长长的缭乱发丝顺着重力垂落,声音里是前所未有的开朗。

“那,以后就麻烦你了。”

【女友:五十岚结衣】

【任务进度:2%】

【体力 1】

系统面板自眼前亮起。

椎名伊织的双眼也跟着一亮。

再看向五十岚结衣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就变得火热。

短短一天就供应了两点属性?!

这是什么宝藏女孩?

椎名伊织看到弹出来的面板,连被发了好人卡都没有丝毫怨言。

转过头,再看看还在旁边眯着眼的宫原渚——你瞧瞧人家!

“当然,我是不会租那方面服务的。”

道完谢,五十岚结衣忽然红着脸开口,用很委婉的语气小声嘟囔:“虽然干涉其他人的生活习惯可能不太好,但我还是觉得这种事要结了婚之后再做。”

“而且、而且宫原桑又是未成年。”

“没有监护人同意,可是违法的!”

“放心吧,我没不提供那种服务,也不会对客户下手。”面板弹出之后,椎名伊织的表现明显更殷勤了几分,“所以,五十岚桑以后要记得常来租我哦。”

“诶?”

结衣突然听他这样和声和气的,似乎感觉不太习惯。

随即立刻反应过来:

“我、我知道了。”

“之后,我一定会尽快把这件事解决的!”

“唔~”

二人正说着,一旁的宫原渚忽然轻轻打了个哈欠。

“抱歉,我有点困了。”

见椎名瞥过来,渚酱揉着眼睛回他。

说着,又转头问五十岚:“结衣酱要留下过夜吗?这个时间我们平常已经睡了哦。”

一边说,她一边蹭到椎名伊织旁边,一脑袋倒在他大腿上。

这是明晃晃的赶人了。

“我们?”

五十岚先是有些茫然的重复一句,而后立刻反应过来摆手。

“啊,不用!既然这样,那...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她一边说,一边在椎名和宫原身上扫来扫去,不知道脑袋里正构思着什么小电影剧情。

最终,脸色红红的离开了。

……

等把五十岚送走,宫原渚立刻从他大腿上窜起来,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模样。

哪像是困了。

椎名伊织回过头教训:“你啊,怎么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说那种奇怪的话?”

“今天绝对会让五十岚桑误会的。”

“哼!”

“我不高兴!”

“什么叫‘请五十岚桑以后要记得常来租我哦~’啊?!”

宫原渚闷闷的哼一声别过头,语气不善道:“从今天晚上就总是五十岚、五十岚的!”

“刚刚还用那种涩蜜蜜的眼神看她!”

“明明跟我的时候都是‘快点给老子写’的模样,LoveLove学习会还一直板着脸!还用纸卷敲我头。”

“你这个该死的O派星人!”

“我吃醋了!”

“渚酱。”

“干什么?”

椎名伊织看着手机,长长叹口气:“现在是两点二十七分,不是我的男友模式营业时间呢!”

“撒娇也没用的。”

“那你还欠我五分钟呢!”

“五分钟能干什么?”

宫原渚哼哼唧唧的转过身,还顺手从边上把椎名的枕头拽过来抱着。

“我不管!”

椎名看她这副死赖着不打算走的模样,无奈的俯下身,从背后凑到她耳边:

“那......”

湿暖的轻轻呼吸吹得宫原渚耳垂一动,待听到磁性的声音,一抹粉红径直顺着脖颈攀上耳廓。

“我们家渚酱最乖了。”

“早点睡吧。”

刹那间,宫原只觉脸上热得发烫。

回过神,她立刻一枕头拍在椎名脸上,声音忿忿的起身往墙门走,一边走还一边嘀咕。

“什么啊!哄人都这么随便!”

“当我是什么?!”

“文京区最好搞定的JK吗?”

“伊织什么的讨厌死了!”

“去死!”

紧跟着咚的一声,墙门被关上。

“睡觉去了!”

椎名把脸上的枕头拽下来,看着墙门的方向。

这么容易害羞,就不要装成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好搞定的房东小姐。

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