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剑台位于紫闲山主峰峰顶,有传说记载当葬剑台开启,天地变色,山峦走势都会随之改变,更有气吞山河之势,其中数不胜数的名剑埋葬其中,开启之时剑气纵横百里而久久不散。

关于葬剑台的传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来取剑的江湖人却是少之又少的,毕竟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先不说别的阻碍,就单论那纵横百里的剑气就不是一般人能抗的过去的,最近这些年倒是少有尝试的江湖儿郎,倒是十多年前前往紫闲山葬剑台的人络绎不绝,不过那段时间之后来葬剑台取剑的江湖侠客就越来越少了。

谢四海顶着严寒艰难的向山顶爬去,不经意间竟是看到了龙一半等人的脚印,心道:“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来这葬剑台。”风雪鱼贯而入脖颈,谢四海急忙缩了缩脖子,捏了捏领口处的衣襟,随后又是裹了裹披风,绑好名剑击浪继续向上。

葬剑台的凶险在它的本身,与前来取剑的江湖侠客并无直接关系,除非有名剑神器献世,不然绝对不会吸引世外高人的到来,不知道这一次葬剑台的开启会不会有名剑神器献世,会不会有世外高人的过招。

谢四海一边推测着一边快速的向山顶前行,速度虽然不快却是正常人的三倍,上山基本是没有路的,每次葬剑台的关闭都会改变紫闲山原来的地势地貌,别说上下山的路会不会留下来,就是原有的山脊山坳都会随之改变,这一次还不知那葬剑台从何处开启呢。

天空云层越积越是厚重,任凭狂风大作依旧不能将其吹散,倒是山顶的那厚重积雪被尽数席卷而起,谢四海勉强睁眼看向山顶,灰蒙蒙的一片视线不能到达。

山顶黑衣少年负手而立,黑衣黑剑昂首挺胸看着已经爬上山顶的龙一半,只见黑衣少年微微躬身行礼道:“龙先生!”龙一半先是心头一惊随后淡淡一笑,脱口问道:“你认得我?”

“梦回城街头有过一面之缘。”黑衣少年不卑不亢,没有丝毫后退让步的意思,龙一半倒也没难为这个后生,谈吐自然的说道:“公羊程烨身体还好?”

黑衣少年在来之前师父公羊程烨再三叮嘱过,万万不要与龙一半这个神秘莫测的家伙为敌,只要端木青山不主动挑衅,龙一半应该会给自己一些薄面;师父的话黑衣少年牢牢记在心上,听了龙一半的问话黑衣少年心中已是大定,看样子师父与这个神秘莫测的龙先生是有交情的。

“家师身体如故,我替家师谢过龙先生的挂念。”黑衣少年又是鞠躬,这一次鞠躬明显比上一次认真了一些,弯腰的幅度也大了不少,可让黑衣少年没想到的是龙一半接下来的话,“别这么客气,我并非挂念于公羊老头,只不过想知道他身体如何,是不是被年岁打败,如果是呢我正好去一趟青洲把他脑袋砍下来。”

黑衣少年听到这里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眉头紧锁,思绪百转却依旧没有头绪,依旧不能看清楚师父与这龙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山顶虽然寒冷却是止不住后脊背上的冷汗,手不自觉的摸向后背的黑剑,却听龙一半说道:“别害怕,我说过不会对你动手,就算杀你也要看你修为能到什么水准。”说着与黑衣少年擦肩而过,然后扔下句,“别让我失望,失望的后果很严重,不然你的师父又怎么会跑到青洲去。”

黑衣少年手那按在剑柄上的手缓缓收了回来,心中早已经被恐惧填满,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姓龙的竟会让自己如此恐惧,从小到大他端木青山什么时候怕过,就算面对北楚王的雷霆之怒他也不曾经眨过眼皮,面对那三万铁骑他也没有恐惧到忘记前行,不知为何这个姓龙的只是两句话就让自己惊在了原地,还有他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师父是因为他才去的青洲吗?

这是何等的气势,又是何等的实力?黑衣少年良久才缓过神来,身体僵硬的转了过去,看着消失在风雪中的身影喃喃自语道:“此种气势,此等修为,我何时才能成就?”

石俢走到龙一半的身边问道:“教头,不动手吗?”

龙一半停住脚步,伸手示意众人停下后转过身来对石俢说道:“要动手我自然会叫你,石长老为何对这个小辈如此上心?”龙一半的目光妩媚阴险,笑里藏刀的模样令石俢胆寒,看样子伤该是痊愈了,石俢双腿一软立刻单膝跪在了地上,头都不敢抬起,说道:“职下知罪!”

龙一半猛然抬头看向天空,两个身形急速下落,御剑而来的兄弟二人不是钟山百尺又是谁?拓跋少年与石平平又一次见到了御剑而行的高人心中皆是欢喜雀跃,却没有表现出来,并不是压抑着内心的想法,只是因为山顶太冷难以表露自己此时的心情而已。

钟山百尺收起佩剑,看了一眼龙一半等人没有理会,对于他们兄弟二人而言首要目的是取神兵利器,像龙一半等人并不入他们兄弟二人的眼,更不想与世人结下什么梁子,对视一眼后便径直向前走去。

黑衣少年感应到了剑台开启前散发出来的强大剑气,那剑气或霸道、或强横、或柔和、或杀机四起、或阴柔、或果决……层层而来寸寸而起,席卷着风雪,割裂着山石枯木,端木青山脱口道:“好强大的剑气!难道这就是剑台发出的信号?”

话音未落脚下山体剧烈晃动起来,顿时天旋地转,端木青山脚下生根勉强站在山顶之上,忽然妖风四起云层疾走,天生异象乌云聚散也只是一瞬,那一瞬似乎风息雪止、那一瞬似乎时间停滞人海翻腾、那一瞬似乎人世百态皆在山上之人的脑海中。

黑衣少年突然热泪盈眶,颤抖着声音说道:“父亲,你还好吗?”山脚下的谢四海突然双膝跪地懊恼大哭起来,“公子,谢四海有愧,愧对公子重托。”话音刚落重重的磕了两个头。

山顶之上龙一半一言不发,双目紧闭似乎也只有他没有受到那一瞬间山呼海啸的气势影响,不过那来自心底的执念依旧重击了他的内心,忍不住流下泪水,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手中的杖,轻叹道:“她要是还在该有多好。”

拓跋越川哭的悲惨,口中重复着要回魇洲,如果不是龙一半狠狠打了拓跋越川一个巴掌,恐怕这个意志不定的少年此时便是摔下山顶的后果,至于石平平也没好到哪去,不过从小尝尽世态炎凉人世百态的他并没有拓跋越川表现的明显。

每个人都陷到了自己的执念之中,而石平平执念就是龙傲天,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残废的胖子在梦回城走下车马,拓跋越川的执念就是拓跋世家,换而言之就是他的父亲,他最害怕多年以后一事无成的自己,那个时候还回得去吗?还有颜面对父亲吗?

至于端木青山,他最害怕的是看到北楚王朝山河颠覆父亲战死,家族凋零,被鲜于慕容两大家族吞并,虽然他从小就跟着公羊程烨学剑,却依旧逃不出自己的出身,逃不出王侯将相明争暗斗的宿命。

剑气纵横百里,煞气之重更是百年难得一见,钟山百尺兄弟二人互相对视一眼,他们兄弟二人的感知能力已经步入天人境界,百年难得一见的煞气说明今天会有神器降世。

龙一半眯着眼看向远处的山峦,说道:“有神器降世,都打起精神来。”

石俢眉头紧皱快步跟了上去,就在这时紫闲山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山体如同活了一样,不停的抖搂着身躯,山上大小石块狂奔向山下,让还在半山腰的谢四海吃尽了苦头,眉头紧皱,脱口道:“怪不得这些脚印都是往山上去的,原来是为了躲避这些。”话音未落巨石迎头滚来,气势汹涌力量极大。

谢四海手握名剑击浪一记青蛇出海剑气纵横而去,剑气离手谢四海便大惊失色,心道:“这葬剑台倾泻而出的剑气竟然影响了我的剑招青蛇出海。”青蛇出海没能击碎巨石,不得已只能闪身躲避,当他看到那剑气在巨石之上留下的痕迹之时,恍然大悟道:“看来不仅仅是减弱了我的剑气,还改变了青蛇出海运行的轨迹,这葬剑台果真邪门。”

紫闲山的颤抖如同鱼跃龙门一般剧烈,来势汹涌,持续却是短暂,就在众人心中大定,暂时松下一口气的时候,紫闲山的天空云层凝聚起来,由原来的灰黑白三色渐渐变成了紫红色,龙一半眉头紧皱口中念叨着,“不可能啊?”

钟山百尺兄弟二人更是停滞不前,愣在原地静静的观察着突然降世的异象,钟山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托着胳膊,问道:“弟弟,这……从来没见过啊?”

百尺也是思绪万千没有头绪,摇了摇头道:“不仅没见过,更是没听过,此等异象似是第一次见。”兄弟二人讨论着,紫红色云彩渐渐变成薄透状,只见那云层之中似乎有活物在翻滚一般,云层之中如同千万触手漂浮游走。

百尺紧皱眉头,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线,依旧看不太清那云层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试探着问道:“看起来像是紫雷。”

钟山不可思议的挠了挠头,仍旧是不敢相信,“不可能吧?紫雷可是天劫,紫闲山方圆三十余里没感知到有高人渡劫啊?”

百尺虽然也不敢相信,却不得不把胸中的话一一吐露出来,“会不会是将要献世的神兵正在渡劫。”

“怎么可能?一把兵刃,就算是神器,倘若没有人使用依旧没有多大作用不是。”钟山也是不敢相信,这时候龙一半已经跟了上来,给大家一个肯定的说法,“是神兵渡劫引来的紫雷,剑冢开启神兵会认主,没有使用者它是渡不过这紫雷天劫的。”说完看了一眼那急速翻滚而又厚重的云层。

龙一半心中暗自猜测着,“会不会是虎啸幼牙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