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念力威力好像不太行啊,003号。”凌伞的念力确实让泽炎感觉到了挤压感但他及时调动体内的能量与其对抗这才避免了被挤爆的危险,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很自信因为凌伞根本就不敢接近他因为他怕被自己的黑炎灼伤,只要拖下去他的火球迟早能追上凌伞然后让他灰飞烟灭,而且现在凌伞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盯着也就不存在被他阴了的可能。

不过泽炎并不打算和凌伞拖下去,凌伞让他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害断臂之痛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凌伞,他也要让凌伞品尝到和他一样的痛苦之后死去。

再让他搓一个像之前一样的火球的话以他现在体内的能量恐怕他放完之后整个人就要废了,所以稳妥起见泽炎选择近身追击,既然凌伞不敢靠近他那他就主动一些好了。

凌伞用念力托着自己悬浮着效果比起伊莲也毫不逊色甚至在灵活性上要厉害不少,靠着自己的灵活性一直将双方的距离保持的很安全。

“这个火球一直跟着我好烦。”凌伞被火球追得烦不胜烦,现在对他而言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个炙热的黑色火球,不先解决掉它的话很影响他对泽炎的下一步攻势。

“它靠什么锁定我的位置的?”凌伞心想。泽炎的异能就只是黑炎虽然很强大但应该并没有这种能锁定敌人的能力才对,所以他到底是靠什么赋予了火球追踪自己的能力。

“难道是追踪活物?”凌伞刚想到这就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泽炎没被追所以应该不是。”

“那它靠的是什么呢?”凌伞开始回忆起泽炎发出火球时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可是想了半天他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问题会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既然问题不出在泽炎身上那多半自己有什么东西像磁铁一样吸引着火球。

随后凌伞将感知的重点从泽炎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可是检查了半天凌伞也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对,我肯定有什么和周围环境不同的地方。”凌伞再次陷入了沉思。他在想一定是有什么细节被他忽视了。

“到底是什么呢......”

凌伞一边想着一边躲避泽炎的攻击渐渐的头上也出了汗。但就在这时凌伞敏锐的察觉到追着自己的火球速度好像变慢了。凌伞感觉自己仿佛抓到了问题的关键,但还需要验证一下才能确定对不对。

于是凌伞放弃了飘浮的方式换回双脚在地上奔跑,这样做虽然会累一点但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身体能很快的热起来。

“果然。”凌伞发现火球追自己的速度变得更慢了。

“温度,是啊我怎么才发现我的体温和周围的环境的温度比起来是最低的。”凌伞看着这片被泽炎烧了一遍还冒着烟的土地温度肯定是比他高的,泽炎自然不用说到现在还是浑身包着火追着他打剩下的就只有他是最“冷”的了。

明白了这一点凌伞很快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既然火球的目标是温度低的东西那就找一个温度比他还要低的东西不就好了?

凌伞加快速度甩掉泽炎只要他能跑出去魔兽森林里比他温度低的东西可就太多了。

“休想跑。”泽炎心里一紧他意识到凌伞可能已经看破了他的把戏于是赶紧追了上去不想让凌伞逃出他烧光了的这片范围。

凌伞怎么可能乖乖听他的脚下生风跑得更快了。

“我说你给我停下!”泽炎急了大吼一声右手呈爪状然后一团火焰在他的手心凝聚。

“去!”泽炎手中的火焰对着凌伞推了出去,火焰化作火柱直指凌伞。火柱的速度很快它的高温扭曲着空气带着必杀的气势直冲凌伞的背心。

“你上当了。”还在逃窜的凌伞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泽炎说道。

“!!!”泽炎意识到了不妙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一面土墙拔地而起挡在了泽炎的前面让他失去了凌伞的视野但下一刻火柱就将其撞成了碎片不过它自身也同时消失。紧接着泽炎感觉到自己脚下震动了起来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变高了藏在土墙后面的凌伞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小,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变高了而是被抬起来了并且这一切都是凌伞搞的鬼。

只见凌伞站在原地右手举过头顶做出托举的样子,而托起泽炎的东西就是由泥土组合而成的放大版凌伞的右手。这只由泥土组成的巨人手臂完全是由凌伞控制着的将泽炎带离地面,这还没完凌伞将他举起来可不是为了让泽炎欣赏魔兽森林的风景的而是为了打败他。

凌伞将举起的右手握成拳头托着泽炎的泥土巨手也跟着他一起握成拳这下泽炎可就遭殃了。

泽炎只觉得自己处在泥石流的中心四面八方都传来巨大的压力,为了对抗泥土巨手握紧的力道泽炎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催动体内的能量发动黑炎来保护自己,四周都是泥土的情况下泽炎也不能确定周围的环境以及凌伞现在在干什么他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泥泞的土壤带着潮湿的感觉让泽炎的黑炎威力有些被限制。

但这样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光亮又重新出现就在泽炎以为自己得救了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副让人绝望的场景。

“为什么...”这是泽炎最后说的一句话,他的话甚至还没有说完就被爆炸声所淹没。

原本追逐着凌伞的黑色火球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弃了凌伞转而锁定了凌伞组合出来的泥土巨手但就在它要接触到巨手的一瞬间这只巨手先一步崩塌了而这下遭殃的就是被巨手包在里面的泽炎了。

火球爆炸的冲击波将泽炎吹倒在地他全身上下都被他自己的黑炎烧伤要不是他是黑炎的主人对其拥有抗性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浑身焦黑的泽炎断断续续的说道,倒地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输得不怨这一切都是凌伞设计和安排后的结果。

凌伞先是发现了他火球追踪的秘密然后想到了用提高自己体温的方法来减慢火球的追击速度然后趁机用念力操控地下的土壤组成手臂握住自己,然而问题就出在这些土壤上。这方圆百米都被他泽炎烧了个干净表面的土壤也被他烧得快变成陶片但深埋在下面的土壤还是保持着原样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这里是魔兽森林,这里的土壤都潮湿到抓起一把能捏出水来的程度凌伞就是利用这个来给巨手降温从而让凌伞不再是这片区域温度最低的,这样一来火球攻击的目标自然就会转变为凌伞弄出来的泥土巨手。

这正是凌伞想要看到的场面,火球爆炸的瞬间凌伞撤回了念力这只泥土巨手也随之崩溃。巨手在的时候还可以稍微保护一下里面的泽炎现在它没了泽炎就得一个人用肉身抗住爆炸的全部威力,别说是他了换做是凌伞来也不见得能落得什么好。

“动手吧。”泽炎呈“大”字躺在地上对着凌伞说道语气无喜无悲有的只是坦然,只不过他的这个“大”字少了半横。

“先不急,我们聊两句。”凌伞走过来在泽炎身边蹲下此时的泽炎半条命都没有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然后你给我一个痛快的。”泽炎没有拒绝反正他也活不了了那还不如求个痛快。

“好,我答应你。”凌伞点了点头泽炎能配合那再好不过了。

“第一个问题,我逃走了之后基地里面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凌伞问道。

“你们逃走后基地里的人重新将还活着的实验品抓了回去,只不过你们这一闹也让他们看清了异能者的实力为此基地里的人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继续将他们这些异能者当成实验品研究发现异能的秘密以及陨石的秘密,另一派则是认为要帮助异能者开发能力看他们能成长到什么程度。双方一开始吵得不可开交到最后还是上面的人直接拍板将实验品一分为二觉得有提升空间的实验品都招安为实验基地做事,而基地也想办法帮助他们提升异能,而那些没有开发价值的实验品就只能继续当研究用品了。”泽炎回答道。

“第二个问题,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凌伞又问道。

“除了死了的剩下的都跟着张伟走了。”泽炎接着回答道。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可要想好了。”泽炎提醒道。

“最后一个问题,002号她现在怎么样?”凌伞最后问道,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追忆这一刻脑袋里全是002号那满身伤痕却总是带着笑的样子。

“呵呵,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的还想这些。”泽炎这一笑凌伞就懂他是什么意思了,但凌伞觉得自己对002号的不是爱恋的情绪而更像是一种战场上兄弟之间惺惺相惜的那种感觉,只不过不管是那一种凌伞都得承认他忘不了002号。

“放心吧她没事。而且基地的人也看中了她的能力所以她现在已经不是实验品了,没准你们以后还有机会遇到。”泽炎说道。

“再见了。”凌伞说道,问题已经结束也该到他履行承诺的时候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

“你说错了,应该是永别了才对。”泽炎以一种老朋友之间说话的语气说道丝毫没有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恐惧。

几分钟凌伞继续朝着张伟等人逃离的方向追去只不过这一次走出来的只有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