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会尽量把他们引开,远离这些老人小孩,不让他们受牵连,与其成为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不如赌一把。”

“可我们被他们盯得死死的,又有人寸步不离跟着,你有什么打算,逃离是不可能,更何况还带着一帮老人妇孺,要怎么摆脱。”

“离你承诺带他们找到物资的时间所剩不多了,就算你一直拖着不带他们去找物资也不是办法,只要他们一旦失去耐心或者知道你骗他们,以他们对物资的疯狂渴望程度,只怕会把我们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已经失去了人性,只剩贪婪,还不如让他们做件好事,去消灭一只大尸令,为民除害。”

突然后方又传来一个老妇人跪地哀求的声音:“别打了,他已经快不行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原来又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因年纪大又吃不饱而无力抬起沉重的货箱倒地,杀破帮的人不仅不去扶老人家,还一边抽打老人家一边嫌弃地破口大骂道:“我们自己都快断粮了,还要养着你们这帮废物,简直是浪费粮食,少一个算一个。”于是又开始了对老人家的拳打脚踢,老人家的老伴又急又怕,无论她怎么哀求,只是充当多一个沙包,一起被打。

这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官墨云实在是忍无可忍,又想上去怒斥。

叶琦拉住了他说道:“让我来。”

叶琦走到那个帮徒面前大声呵斥道:“你住手,你还是不是人,连两个老人也不放过。”

“要我住手,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说毕还想继续踹老人两脚。

叶琦连忙制止住:“只要你放了他,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喜讯。”

“喜讯?什么喜讯。”现在他们最缺乏的就是粮食,医疗药品和热武器这些,除了这些,其他的均提不起兴趣。

“在我深入尸潮时,发现西南边有一个粮食存放仓,而那所粮仓的大门还是完好无损的,按那幢粮仓的体积看,里面的粮食足够你们吃上一个月。”

“什么,你是说真的?”帮徒们两眼放光,立刻激动起来。

“你们要是不信,派人前去一探便知。”

杀破帮的人一听,兴奋不已。

叶琦没说谎,她确实是发现了那个粮仓,只不过那个粮仓是一只大尸令的管辖之地,任何人想打那个粮仓的主意,都是有去无回,所以粮仓才一直得以保存下来,否则这粮仓早就被哄抢而光了。

“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鲨鹰老大,如果你敢骗我们,鲨鹰老大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琦斩钉截铁地说道:“当然是真的。”

叶琦心想:只是不知道你们去了还有没有命回来。

///

鲨鹰听到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后,立刻说道:“望远镜拿来。”

鲨鹰站到了至高点,拿着望远镜望向叶琦所说的方向,看了好久后,确实看到了一幢三层高的建筑物,一个大大的牌匾引入眼帘,上面写的是农山粮食储备中心,从那些透明的窗户看进去,隐约看到里面还有堆得高高的麻袋,里面装的说不定就是大米或五谷杂粮,而再看向那大门,居然还是完好无损地紧闭着,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但是鲨鹰顿时感觉有猫腻,天下掉馅饼这种事,还是要小心为妙。

“奇怪,这么大一个粮仓怎么可能没人打它的主意,不可能还完好无缺地存有粮食。”

手下的熊吉说道:“我怀疑那个粮仓也是某个组织的储备粮,一定有人暗中把守着,如果我们能干掉那个组织,那这些粮食就都归我们了。”

“也有这种可能,我得先派人去现场了解情况,鄂余,你带几个人去一探究竟,探探究竟有没有人暗中把守,如果有何发现,切莫打草惊蛇,立刻回报。”

“是,老大。”

于是鄂余便和两名侦察员一起前往探究。

///

约两个小时后,探查的三人便平安归来了,且脸带喜悦,神情兴奋。

“老大,我们去探查过了,并没有人把守,而且我们往里看了看,真的堆满了粮食,错不了。”

“居然没人把守?那沿途有发现什么可疑没,有没有侍尸鬼。”

“侍尸鬼是有一些,但数量不多,我们几个三两下就解决了,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可疑之处,要不是一时间敲不开那锁,又急着赶回来报喜,我都想扛几袋米回来。”

鲨鹰当场决定要去搬运那个粮仓,但还是唯恐有炸,这么大个粮仓怎么可能没人打它的主意,他要谨慎一点,还是先派一部分人去搬运即可,无需自己亲自出马,他还是坐享其成比较稳妥。

“你们谁愿意去做搬运?”

一个手下提议道:“要不,派那些吃闲饭的外来老鬼去。”

叶琦马上反对道:“他们那些个老弱妇孺,要力气没力气,要扛也扛不动,他们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怎么还能去搬粮食,要是他们遇上侍尸鬼,还成了拖累,我们还是得派一些强壮有力的人去搬,趁现在没有侍尸鬼出没,要速搬速决,以免迟则生变。”

官墨云也附和道:“叶琦说得对,我也认同,现在我们粮食紧缺,这搬运粮食非同一般,鲨鹰老大你不亲自前往吗。”

如果鲨鹰不亲自前往,那岂不是达不到请君入瓮的效果了吗。

鲨鹰:“这里还需要我亲自坐镇,搬运这种事何需我亲自前往。”

巴金自告奋勇道:“我去我去,老大,让我去,我一定把那些粮食全部带回来。”

“好,既然你这么积极,那你就和熊吉一起去。”

“老大,这种小事,我随便挑几个人去就行了,何需劳烦熊吉兄一起,他还是留下来帮您照看帮中事务好了。”巴金在帮中一直暗地里和熊吉争当三把手,早就水火不容,搬粮食这种好差事,干嘛要和他一起,只要自己挑一些心腹去搬,到时自己还可以趁机私藏一部分粮食。

鲨鹰想了一下,熊吉是自己的左右手,对自己忠心耿耿,那粮仓是否暗藏危机还未可知,贸然全派出这些得力助手去是有点冒险,便说道“那好吧,你就挑一些强壮有力的人去搬运,切记,一切以搬运粮食为主,就算遇到侍尸鬼,能避则避,能不战斗就不战斗,只要粮食到手,你立刻搬回来,不要节外生枝。”

叶琦也要求一并前往:“粮仓是我发现的,我也要一同前往。”

可巴金却不高兴了,她要是也一起去,那自己想私藏粮食的计划就会被暴露,“你一个女孩子,肩不能抬,手不能扛,你去凑什么热闹。”

“我就要去,你可别忘了,这个粮仓可是我发现的,我想去你能拦得了我吗。”

鲨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一起去吧。”要是有危险,你有去无回也怪不得我。

巴金继续想抗议:“可~。”

鲨鹰马上打断道:“这次叶琦立了大功,以后她想说什么,做什么,你都得让着她,这次她要是想去,你就负责保护她,别让她有任何差池,否则我可饶不了你。”这句话是故意说给关默听的。

巴金无奈,只好勉强答应道:“是。”

但他心里却在盘算着在路上要怎么利用侍尸鬼除掉叶琦,可是她毕竟是在尸潮里能存活一个小时以上的人,到时候说她死于侍尸鬼之口,那个关默会信吗。

///

官墨云悄悄地跟叶琦说道:“叶琦,要不还是算了,你别去招惹那只大尸令,我怕适得其反,让他们把粮食运回来后,只要有了粮食,他们或许就不会再对那些外来者视如敝履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怎么可能会善待那些外来者,而且粮食运回来之后,你真的要继续带他们去找物资吗,如果找不到,我们怎么办,他们怎么办,就算真找到了,那些物资真的要落入他们之手吗。”

官墨云说道:“那我们之后可以再从长计议,我不想你有事。”

“机会只有一次,下次就不一定有这个机会了,我们还是按计划行事,你就别再心软了。”

“你要答应我,不要逞强,一定要平安归来。”

///

巴金整装待发后,鲨鹰再三叮嘱:“一切要以粮食为先,这是之前鄂余去探测过的线路图,你们按着上面的路线走,能大幅减少与侍尸鬼碰面的机会,战斗能免则免。”

“知道了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把那些粮食尽快运回来,你就等着吧。”

众人浩浩荡荡,按着地图上的线路走,果然没有遇到侍尸鬼,巴金边走边物色偷藏粮食的地点,他已经物色好了一处地点用以藏匿部份粮食,日后或许能派得上场,他们一帆风顺地来到粮仓。

巴金已经迫不及待使用暴力连砍数十刀才把大门的锁给砍开了。

“这锁真他妈的结实。”连大斧头都嘎嘣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袋袋的大米,他们已经很久没吃过饱饭了,帮里的食物也是快弹尽粮绝了,在这捉襟见肘时刻,还能见到这么多粮食,真的是欣喜若狂。

“果然是粮仓,叶琦没骗我们,是粮仓,是大米,还有各种大豆和小麦。”众人开始疯狂撒欢。

巴金也是乐开了花,但他还没兴奋到冲昏头脑:“别耽误了正事,你,去那边搬,你,去这边搬,动作麻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