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大哥,不必在意这些,我其实只是草根。”

“小睿,你这本事,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

中午在龙家吃饭,龙夫人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思彤和龙天心俨然成了闺蜜,吃饭的时候还在一直聊天。吃完饭几人告辞。

吴大哥开车,王睿两人坐在后面。

“小睿,我们去哪里?”

“吴大哥,我们去道外古玩市场看看,但是我不知道路,我们问问路人吧。”

“小睿,不用,我能找到。”

“你能找到、吴大哥,你以前来过冰雪城?”

“没有,不过我一到冰雪城就卖了冰雪城的地图,这几天一直在看地图,你之前就说过要去古玩市场,路线我记住了。”

“吴大哥,你这也太细心了吧。”

“我这是本能,以前在部队养成的习惯。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要摸清楚地形,万一出问题,熟悉地形,便于躲藏和追击。不止是我,经过特殊训练的兵,和大多数犯罪分子,都有这个习惯。”

“吴大哥,你这本能真不错。”

老道外古玩市场,规模一般,而且不应该算是古玩市场,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一个旧货市场。在这个市场里,旧家具,旧家电,旧书旧报,各种旧物,甚至废铜烂铁,旧衣服无所不有。王睿几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古玩市场。这里面很多都不是专业做古玩的人,只是把家里的旧东西,拿出来碰运气而已。

看到这种情况,王睿不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有些兴奋,越是这样的地方,越是有可能淘到宝贝。

不过现实很快就让他失望了,连续逛了几个摊位,居然真的就是旧物,都是一些没什么用处的旧物。

“小睿,我们真的能从这一堆破烂里找到宝贝么?”

“来都来了,看看吧。”

三人耐着性子逛下去,终于在一个旧书摊,王睿有了发现。

“老板,这些都怎么卖。”

“那得看你看上那件了,我这些可都是古董,每件价格赌不一样。”

“老板,你确定你这些都是古董,这新华字典,小学语文课本,也是古董?”

“那当然,这可是李清照小时候用过的新华字典和小学语文课本。”

他这话一说完,王睿还能忍住,吴大哥和思彤已经开始狂笑。

“好吧,老板,这些李清照用过的宝贝,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别着急啊,看上哪个给个价,万一我看你有缘把宝贝买给你呢。”

王睿已经看出来了,这就是个二愣子,不过还是打算再试试,这年头,扮猪吃老虎的人很多。

“这个万年历怎么卖。”

“五十万,你拿走。”

“五十万?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你倒是还价啊。”

“你确定让我还价,说少了,你可不能怒。”

“我出价你还价,天经地义的事,我生气什么。”

“那好,一百。”

“成交。”

“额,思彤,我是不是又给高了。”

“你说呢,你又不懂收藏,还总想着买到宝贝。”

王睿不情不愿的掏出一百块钱,还不想递给那个摊主。

“老板,我不买了,行不?”

“不行,你开价了就得掏钱。”

“那这我也太亏了,要不这样吧,你再随便搭给我点什么,要不我不能出钱。我老婆会笑话我的。”

“那好吧,你随便挑一样吧,不过那本新华字典不能挑。”

“为什么不能挑?”

“因为那本厚。”

“这是什么理由,好吧,那我挑个薄的,这封信够薄了吧。”

“行,说好了,就这封信了,你不能再要其他的东西了。”

“好。”

王睿把一百块钱递给他,拿了那本万年历和那封信,转身就走。

走出一段距离,思彤忍不住问,这封信是宝贝。

“是个难得的宝贝,还得靠你配合,才顺利拿到。”

“这封信,有什么特殊么?我看就是普通的信件啊。”

“你看这两张邮票,这是全国山河一片红,这可是我国十大珍稀邮票之一,在这封信上居然有两枚。而且品相良好,邮戳完整。”

“那这两枚邮票值多少钱呢。”

“每张价值应该在二百万左右。”

思彤听了倒没觉得什么,旁边的吴大哥已经愣住了,虽然他早就知道王睿是鉴定高手,但是王睿捡漏,他还是第一次见。这是多大的收益啊,两枚就是四百万,成本只花了一百元,一会功夫就赚了四百万。

几人继续往前走,在一个摊位上,王睿又有了发现。

“老板,这些东西怎么卖。”

“爷们,你先看,看好了,咱论价,要是合适,我就匀给你。”

就这么一句话,王睿就知道这是行里人,那策略就不能和刚刚的二楞子一样了。

“老板,这瓷瓶怎么卖?”

“这是清代道光年间的玉壶春瓶,十万。”

这老板还真没说错,这就是清代道光年间的玉壶春瓶,不过市场价三万左右。

“这么贵?”

“这是真正的古董,能上拍卖会的,当然贵了。”

“我可看不出来,哪里像真的。”

“这个算盘怎么卖。”

“这是黄花梨的算盘,可以车手串的,十万。”

这个算盘是现代仿品,不值什么钱。

“就这木头做的东西也这么贵?”

“那这个盒子呢。”

“这是嘉庆年间的胭脂盒,十万。”

这件也是真的,不过市场价也就一万。

“又这么贵?这么个小盒就值十万,哪个冤大头会买啊?”

“我这都是真正的古董,价格当然贵了。”

“那这块玉呢。”

“这是明代晚期的和田玉玉佩。十万。”

这件也是假的,市场价不到一百。这个摊位上的东西,真真假假,就算是真的也是价格虚高,无论如何只要买了就会上当,关键就在于这个当有大有小。

“我说老板,你不会这个摊位上每件价格都是十万吧。那我还挑什么,你干脆十万一件,批发好了。”

“是你问道这些,刚好价格十万而已,我这摊位上还是有别的价位的物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