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个大罗刻度,哪怕是以白泽此时的无上境界,也不是一段能轻易忽视的岁月。

乃是大罗强者,意志寄托在无上大罗天上,归转一圈,耗费的时间。

一个大罗刻度,于之前洪荒本源世界的岁月之中,那足以堪比十个元会。

放在其他以洪荒世界为源头,演化的世界,宇宙之中,那岁月跨度更是恐怖。

三清已经顺势破入混元境,女娲也是,现在连准提接引,也离那混元境只差了一丝,人族三皇,也在无尽岁月之下,在绝顶大神通之境,更上一层楼,迈入了半步混元境。

如今有名有姓的大能,非得是绝顶大神通者,将自身之道,演化在天地之中的存在。

寻常大神通者,都只能算是小有名气。

……

学宫,乃是人族才有特色组织。

乃是类似于上古时期,大能讲道的场所,不过与之不同的是,学宫之中,除了大能讲道,还有无数人再此论道。

谈论彼此思想,有教无类,容纳所有思想的地方,便是学宫。

学宫在人族王朝的地位,那是仅次于人族祖地,一般君王也不敢轻易得罪。

在强者为尊的时代,学宫由于自身特性,自然汇聚了一大批的高深修炼者,那实力不是吹嘘出来的,而是靠“论道”打出来的。

当两种思想,难分高下,甚至难以让对面心服口服,并心生不满时。

文斗不行,自然就武斗。

别看那些学宫夫子,文文弱弱,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却没有哪个人没有眼力,敢去随意招惹。

谁也不能肯定,上一秒还文质彬彬,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下一秒就化作肌肉狂魔,对你一顿乱锤。

武道没于人族点点滴滴之中,可不是说着玩的,谁都会几手,或许不精,但也绝不低下。

这些念头在白泽心中缓缓流过。

周围身侧的虚空微微变化,时空在扭曲,一座座古朴宫殿构成的建筑就显露在白泽面前。

白泽明显感受到,一股朝气蓬勃积极向上,敢于开拓的精神传承,在空间之中荡漾开来。

一位白衣翩翩,作学者打扮,腰间悬着一柄利剑的青年人。

看着在打量四周的白泽,眼眸不由露出一抹震撼之意。

他乃是人族天机一脉的修士,一身天机推测的神通高深莫测。

但是在他看到那紫衣道人的一刻,他却感觉,自己眼中并没有这个人,神通推算之中,更是离谱,仿佛这人超脱天地之外。

要知道凡是生灵,就注定会与天地留下因果,而只要因果缠身,就会留下痕迹,自然在天机之上,也难以避免。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就在他想要继续催动神通之时,一股难言的大恐怖,悄然浮现在他心头。

似乎他只要再有动作,那至高至上的苍茫天道,就要将他直接压碎。

瞬间他就很从心的选择了放弃,但心中那好奇之意,却达到了一种巅峰。

“这些兄台,可是来听孙圣讲述武道?”

白泽闻言,深邃如苍茫宇宙的眼眸中,微微泛起一抹玩味之意。

若非他自己收敛了所有特性,哪怕是天地也难以做出“狗腿”行为,不然早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于是白泽随意回复了一句。

“确实是来听听这武道的!”

而后便随便在学宫讲道广场之中,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

以他如今的身份,能回复一句,那还是看在他对人族的认同,以及那家伙的跟脚乃是陨落神圣的份上。

不然他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天道,他乃是至高天帝,还是那种坐了无数岁月,万灵朝拜的存在。

在天地,在天道之中,都留下了难以想象的烙印。

稍微谈论几句,在天道看来,那也是天帝陛下看好这小伙子的表现。

毕竟天帝陛下,是何等存在,能与其谈话,那是何等不可思议,在天道这种无情的程序看来,这就是天帝要垂青他。

当然现在白泽收敛了自身特性,理论上天道是难以注意到白泽的,但是那精通天机的青年,却会不由自主的带上一丝大佬垂青的异像。

境界高了便是这般,不能随意乱动,一动都会惹出让无量众生为之震撼的事情来。

期间自然也有不少人,见白泽那至尊至高之余,却又超脱凡尘的气质,不由自主的搭话一二。

白泽感觉有兴趣的,才会回复一两句,没兴趣的直接来一个禁言神通。

这样既不失礼仪,更不会让自己不耐,端是上佳的选择。

而在另一边,坐在白泽周围的人,眼眸都不由泛起一抹震撼。

话说他们这些岁月,还真没有见过这般高高在上,超脱凡俗的人。

他们隐隐感觉到,自己与这一位的差距,就仿佛隔了无数个维度一般。

就如画中画中画,与最初的画外之人一般。

白泽对于他们的这些心思,自是不会生出理会之情。

反而感悟着这学宫的氛围。

在孙圣并未到来之前,他们三五成群,也开启了辩论论道模式。

既有对修炼之道的独特见解,也有对天下大势的分析,更有对独到思想的推崇辩论。

反而白泽这般,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的人,显得有些不合群。

不过区区数个时辰,白泽就听到了无数思想,在场中激荡着,缕缕文明的气息,在人道的认可之后,化作无数丝线,加持在了那人身上。

若是从气运的角度来看,一个灰白之中带绿的气运光环,在他们头顶之上,慢慢造化而出。

看着这一幕,白泽那淡定的脸上,也不由闪过一丝玩味。

若是放在气运之道孕化的世界,以头顶气运来判断修为。

甲:“老兄,你离戴绿帽子不远了啊!”

乙:“哪里哪里,我看老兄也快了,我不过是先一步罢了。”

“那,同喜,同喜。”

“争取早日一起带上绿帽子!”

当然这只是白泽,无趣之下的想法罢了。

拿但这气运勃发,化作天道垂青,却是实实在在的,其中佼佼者,就可以冠之圣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