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霜知道高颎不简单,所以把调查幕后之人的任务交给他,这样就能解放自己的劳动力,而且还能置身事外。

而且杨霜能料到高颎会把此事禀告陛下,这样还能从侧面向陛下证明自己的优秀。

简直是一举两得。

不过嘛,杨霜的手段和能力比较欠缺是事实。

当杨霜回到王府时,却突然收到了请帖,竟是杨谅、杨秀和魏王三人一同宴请自己。

这三人中了杨俊下的毒,看来都选择了屈服,这是准备替杨俊做事,开始对自己动手了?

酒宴是在明日晚上,杨霜便让下人回帖,说会准时参加。同时派人去杨勇和杨广的府邸询问,得知两人也收到了请帖。

看来是宴请杨霜三王,杨谅他们是准备来一个一网打尽啊!

还别说,如果杨霜不是事前察觉,的确会中招,毕竟是亲兄弟,谁会想到有人会起杀心?现在的太子之位才刚刚开始,斗争并不激烈,还没有到李建成和李世民的那种程度,自然就没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这时,杨霜陷入了沉思。

杨俊是想毒死所有人,这样皇位就是他的了,不得不说,这个主意有些异想天开了,他也许能毒死几个皇子,但想毒死隋皇基本不可能。

另外,自己要保持沉默吗?眼睁睁看着杨俊对杨勇和杨广下手?这可是一母同生的兄弟啊,必须得价钱...

咳咳,玩笑归玩笑,杨霜仔细想了想,稍微有些犹豫。

“也许可以这样...”杨霜突然有了个新主意。

......

第二天,时间很快来到了黄昏。

魏王府中,杨谅和杨秀、杨超坐在客厅。

杨超目光如刀,恨不得杀死杨谅和杨秀,如果不是这两个阴险的小人算计自己,自己岂会中毒?自己岂会任杨俊宰割?

愤怒的杨超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双拳紧紧握住。

杨谅和杨秀对视一眼,两人有心虚。他们为了活命,帮助杨俊给杨超下毒,此时在这里见面,真怕杨超剁了自己。

还是杨秀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七弟,我知道你生我们的气,但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啊!该死的杨俊,竟然给我们下毒,你该恨我们,但更该恨的人是杨俊!我恨不得生痰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

“是啊七弟,我们虽然有错,但也是被逼无奈啊,我们的敌人是杨俊,我们是共患难,必须想办法解毒啊!”杨谅也说道。

杨超冷哼一声,缓缓说道:“咱们的账以后再算,当务之急,是弄到解药。而想要弄到解药,就得先稳定杨俊。杨俊的确疯了,他不怕死,我们怕死。如果他下毒的事被发现,他一死了之,反而害死了咱们三人,那真是欲哭无泪了。”

杨谅和杨秀连连点头。

杨秀问道:“七弟,明王、齐王和晋王马上就来到了,难道就按照杨俊的计划,对他们三人下毒?如果咱们六个全部中毒,那岂不是任杨俊宰割?而且杨俊肯定不会给我们解药的。”

“是啊,到时候不仅不能自救,反而把我们推向了死地。最好的办法,是想办法威胁杨俊。”杨谅也道。

杨超点了点头,便道:“你们还算不傻,今天这场酒宴,的确不能对齐王三人下毒,一旦咱们六个全部中毒,那杨俊恨不得全部毒死咱们,那就没人和他争夺太子之位了。所以今日这场酒宴,咱们不下毒,就正常的喝酒吃肉。事后要让杨俊明白,想用毒药威胁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们必须不怕死,才能和杨俊讨价还价。如果我们表现的贪生怕死,那就会被杨俊控制。你们觉得呢?”

杨谅和杨秀点头如捣蒜。

杨超继续道:“那你们信我吗?如果信我,那就一切都听我的,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杨秀和杨谅连连点头,自然不敢反驳,在他们俩看来,杨超比较聪明,肯定有好主意。

“你们稍作,我去去就回。”这时,杨超起身离开了客厅,然后来到了一间幽静的房间,推开门,看到了屋内正在等候的男子。

“小人昝康,拜见魏王殿下!”这位男人竟然是昝康。

杨超打量着昝康,问道:“你当真诚心投靠本王?”

昝康赶忙跪下,道:“魏王殿下明鉴,秦王已经疯了,彻底疯了,跟在他身边,恐怕死无葬身之地,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小人诚信来投。”

“那你为何不投靠其他皇子?偏偏来投本王?”杨超也不傻,立即问道。

昝康恭敬道:“汉王、越王岂能和殿下相提并论?至于明王、齐王和晋王更是不可能,他们恨死了秦王,小人作为秦王谋士,就算诚心投奔也不会被重用,反而会下场凄惨。但魏王殿下不一样,魏王殿下礼贤下士,更有雄主之风范,另外小人对魏王殿下还有一些用处。”

杨超点了点头,还是比较赞同昝康的话,而他更好奇昝康口中说的用处,便问道:“你说的用处是什么?”

昝康回道:“回禀殿下,小人能帮殿下弄到西域奇毒的解药!”

“你有解药?”杨超目光一瞪,面露惊喜。

昝康摇了摇头,说道:“小人没有,小人虽然跟随秦王多年,但秦王府中谋士众多,秦王又善于猜忌,解药这等关键东西,自然不会让小人所持!所以小人没有。”

说完,昝康察觉到杨超脸色不善,连忙说道:“但小人能帮殿下弄到解药!殿下金贵之身,岂能被秦王要挟?小人绝对不能让陷入疯狂的秦王加害殿下!伤害了殿下便是伤害了大隋的未来储君,那小人就是千古罪人了!不仅如此,小人还愿意把所知道的关于秦王的所有秘密详细说出,献给殿下!只求殿下能给小人一个鞍前马后的机会!”

杨超点了点头,脸色恢复了笑容,说道:“昝先生真是聪明人,知道审时夺度,本王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的投奔是正确的!你准备如何得到解药?”

“回禀殿下,秦王不仁,殿下也不用太顾虑情义,我们必须抓住秦王最珍惜的人,以此便能要挟他拿出解药!”昝康说道。

杨超却道:“这个主意可行?越贵妃已经自缢,秦王还有什么最珍惜的人?”

“殿下有所不知,秦王对秦王妃宠爱有加,绝对愿意拿出解药!”昝康语气坚定。

杨超依然不太相信:“秦王会为了一个女人交出解药?大丈夫何患无妻,一个女人岂能和皇位相比?”

昝康解释道:“殿下,小人跟随秦王多年,也算了解他,只要设计的好,秦王必然会拿出解药。而且现在秦王是破罐子破摔,其他办法也弄不到解药,现在就算拿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对他凌迟,他都不会交出解药,而会选择同归于尽。与其没有其他办法,不如试试小人说的办法。当然了,小人会隐晦来做,不会让秦王知道是殿下所为。”

“那就以杨谅的名义来做!”杨超冷笑一声,立即祸水东移。

随后,杨超又皱眉:“不过今晚的酒宴怎么进行?本来按照本王的主意,不能对明王三人下毒,而且我刚刚已经和越王、汉王沟通过了。”

昝康低垂着头,轻声说道:“殿下,只要弄到解药,那解药就在殿下手中了。到时候殿下反客为主…”

杨超眼前一亮,随后眼中的光越来越亮。

是啊,只要自己拿到了解药,那自己就能反客为主,自己不能像杨俊那样不要命的硬刚,但可以用解药做很多事,最起码杨谅等人想要解毒,必须付出代价!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杨超当即说道:“你现在还是秦王府的谋士,方便执行计划,这样,你若能弄到解药,以后便是本王的谋士,本王会以礼相待!将来本王登临大统,你便是功臣之一!”

“谢殿下看重,小人无以为报,必鞠躬尽瘁,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务!”昝康拜谢。

而后,昝康退下。

此时的杨超一改之前的愤怒,反而感谢秦王,他下的毒反而会帮到自己!

夜幕降临,杨广和杨勇陆续乘车来到了魏王府。

杨超开中门迎接,请两王厅内闲聊。

又过了一刻钟,杨霜也乘车来到,进入客厅,就看到五人正在聊天。

“大哥!”五人看到杨霜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杨霜笑道:“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客气。三位弟弟哪里来的兴致,竟然宴请我们三个喝酒?”

面对杨霜的询问,杨超作为请客的主人,主动说道:“父皇交给我们充盈国库的任务时间即将到期,任务开始前,咱们聚在一起商量,现在任务马上结束了,自然也要商量商量,看看彼此的成绩!”

“是啊是啊,今晚酒宴的目的就是这个!”杨谅和杨秀连连点头。

杨霜笑道:“原来如此,可惜我得让你们失望了,毕竟关外之行就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所以这次任务还得看几位弟弟发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