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来喝碗粥吧。”灸日十分自然的拿碗盛了满满一碗粥,仿佛刚才失神发呆的模样都是古汐雨的错觉。

古汐雨接过碗,道了谢,坐到一旁喝了起来,刚喝一口,古汐雨那双好看的眼睛便亮了起来,朦胧的睡意立时全消,“好喝!煮了很久了?”

灸日笑了笑,把锅下的柴火撤了些出来,文火热着粥,又不会让粥再继续沸着,“第二锅了,你起得早,软糯的刚刚好,等他们起来,再好喝的粥也成浆糊了。”

先前已经消灭了大半锅的傲天这会儿回笼觉睡得正香,回味似的吧嗒吧嗒嘴,像是在应和灸日一般。

灸日注意到了傲天缩小后微微隆起的肚子,伸手自然而然地揉了上去。这一锅说大也不大,说小,**个成年男人都能喂饱了,偏偏傲天为了多喝几口,不肯化回人形,就着巴掌长的身体扒在锅上一口口地喝,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变小后胃真的小了,竟然撑到要翻着肚子才能躺得下去的地步。

见古汐雨喝了两碗粥后速度才慢了下来,灸日想了想后问道,“我听说,精灵森林也有一口泉?与龙谷的龙泉有些相像,可有这回事?”

古汐雨闻言一愣,倒也没有隐藏什么的打算,点头道,“有是有,不过我们不叫它泉,而叫它月潭,最早的时候,族中的长辈只以为那是普通的河水,直到无意间发现河水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变成一潭月白色的水,天亮前一刻便完全退去,这才给它起了月潭这个名字。”

许是想到了什么,灸日蹙眉道,“那潭水和平日里不一样?”

古汐雨思索了片刻,“确实不一样,平日里的河水只做我们饮水和净身之用,并无其他不同,唯独月圆之夜,月潭清凉彻骨,浸染半刻左右就能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元素涌进身体里。虽说我们精灵一族本就有连通自然的力量,修炼起来另有几分助益,但那灵泉带来的力量却不能在我们的身体里挺留许久,至多三日便会消散干净,因而我们便也没有特别的在乎月潭的奇特之处。”

这月潭倒是和神界那条河有些相似相通之处。

神族有灵泉,魔族有冥泉,这两枚泉眼承载了大多数神魔的力量来源,一净化,一浸染,相生相克。

看来神人魔三界另有一条通道相连是真的了。

烈风用自己的神躯堵住了的,不过是魔族傻了吧唧有捷径不走非得自己凿出来的一条通道罢了。

一时间灸日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说不出来是想笑还是想哭,缓了一会儿,灸日轻轻叹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眼睛就被一片突然出现在天空上花花绿绿的大鸟吸引了注意力。

“是纸鸢?”古汐雨沿着灸日的目光看了过去。

“每年春天第三场雨之后,老百姓会拿出自己绘的纸鸢来放到天上,祈愿丰收。既可以交换着来,也可以自己戏耍自己的。后来就成了年轻人借着这一天去互表心意的日子。好端端为了庆祝春雨丰沛的日子,也不知怎么就用到了这种无用之处。”不知道是睡够了,还是终于忍受不住夏晨睿造出的噪音被吵醒了的夏晨寒,绷着一张脸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路过夏晨睿的帐篷时还有些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看来是后者。灸日微微勾起嘴角,“晨寒知道的不少么,不过怎么能说是无用之处?不论是祈愿丰收还是另作他途,左右都是好事。来喝粥吧,稠了些,但味道应该不差。”

夏晨寒去洗了把脸,走回来的功夫,天上已经陆陆续续飞了许多纸鸢,先前放高了的已经看不清楚笔画和颜色了,几只纸鸢线交缠着,如何也解不开了,牵着线的主人也便随意的牵着,看着是不作收回的打算了。毕竟这个世界,风筝线也只是普通棉线编出来的,纸鸢的质地也不很结实,除非是表了心意之后打算收藏留作纪念的,不然大多都没有再用第二次的打算。

“晨曦以前可会去玩玩?有的话,我先去买几只纸鸢,等她们醒了人还没散去也能热闹热闹。”古汐雨放下手里空了的碗,看着夏晨寒道,语气里带着三分不甚明显的试探。

“曦儿自然不会去戏玩这无用的东西。”夏晨寒语气不善的说道。

“纸鸢这东西,也只在人手里才飞得高,若是放了手,或是线断了,不消片刻便会落进尘埃里。”灸日不知为何感叹道。

就像没有暗夜幽暝在背后为他撑着,没有暗夜家族加付在他身上的荣耀,这一世,岂会如此顺利。他挣了几世的自由,最后无一例外的断了线,折了骨。只这一世,唯此一世,他苦苦追寻了几世的东西,一早便有了。

“好香啊?”几乎与古汐月走出帐篷感慨的同时响起的是一声格外娇憨的喊声,“二哥!你好吵啊!”

夏晨曦披着斗篷从古汐月身后钻了出来,身上满满都是没睡醒的气息,尤其那几乎实质化的怨气格外浓厚。

自己睡的挺美的夏晨睿顶着一窝被鸡抓过的头发,睡眼朦胧的从帐篷里钻了半个头出来,“曦儿你叫我?”

到现在,除了罪魁祸首还没清醒,其余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梳洗打理好,端着碗,喝着粥。

“噗!咳咳......”夏晨枫的圣龙伙伴正巧含了一大口粥还没咽下去,余光瞥到夏晨睿探出头来的样子,直接大半口都喷了出去。

“小心些,顺顺气!”夏晨枫连忙放下碗,去拍打他的后背。

“给。”夏晨寒从空间里取了自己的备用水囊递了过去,瞟了自己二哥一眼,眼神也是不怎么客气的样子。

回过味来的夏晨睿丁点儿也不尴尬,照常用手捋了两把头发,而后又不知从哪摸了一把金光闪闪的梳子,乍一看还镶了几颗扎眼的宝石。再然后,夏晨睿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往河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