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想要崛起,就是错?

“现阶段复活祝融大哥,对巫族战力,也会有极大的好处。”

后土忍耐下心中的怒气,放低姿态说道。

毕竟,是巫族有求于人族。

而且,对帝辛这种皇者来说,只有利益,才是他们注重的。

想要让他提前复活祝融,只有用利益打动他。

这也是她来之前,就想好的说辞。

只是不知为何,面对帝辛,她就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压力,就仿佛,自己的一切,所思所想所动,都在他的注视下。

虽然帝辛的实力,在没有九州大鼎的加持下,才区区准圣中期。

可后土却有一种,自己虽然比帝辛强的多,穿着衣服,他不可能看透自己。

可却偏偏,有一种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错觉。

不是字面意思上的暴露。

而是从内到外的,从眼神思想到灵魂深处的洞悉,都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帝辛的面前。

这种感觉,只令后土感受到头皮发麻。

所以,更是令她对自己和人族的合作,巫族的出世,不自信的心态,越发的加剧了起来。

自己带领巫族,和这种算计,心机,深不可测的枭雄皇者合作,真的不是与虎谋皮吗?

真的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会不会最后,非但没有得到,反而将巫族葬送在自己手中,或者不知不觉中,被帝辛侵蚀了。

这一切,只是一想,都令后土头皮发麻,担心到了极点。

本身强大的实力,根本无法支撑她在帝辛面前,提升哪怕一丝丝的自信。

所以,本来就不精于算计的她,明明知道,联盟的指挥权,就算不交给帝辛,也得交给冥河,才是最好的选择,才能和三清竞争。

她根本不是这一群老怪物的对手。

可是,内心的恐慌,才导致她死不让步,想要将联盟的权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将巫族的未来,操控在自己的手上。

因为这种恐慌,不自信,在帝辛面前的巨大压力,导致她之前口不择言,直接要求帝辛直接复活祝融。

导致被帝辛毫不留情的拒绝后,那不曾有的失态发怒的情景。

后土深吸一口气,不在去看帝辛充满侵略性,霸道,洞悉的双眸,转过头去,努力平复心中的各种不自信,恐慌的情绪,继续说道:

“祝融哥哥虽然哪怕复活了,实力不如我强,可他的威望,比我要强得多。”

“有他在,能令巫族更加的团结,对付妖族。”

“对我们联盟的力量,也是一种巨大的提升。”

“毕竟,现在老子在幕后,必然有着极深的算计,我们必须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不能坐以待毙。”

“联盟的力量提升,对人族,也有巨大的好处。,”

后土绞尽脑汁,将自己能想到的祝融复活,对于人族的好处,全部都说了出来。

“而且,祝融大哥,在远古之时,和人族第一代人皇,关系特别好,对人族,也极有好感,绝不会伤害……”

后土继续说道,可话还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意识到这一句,似乎很不对了。

祝融在远古时,虽然和人族关系很好。

可是,在妖族屠杀人族时,因为也感受到了人族的巨大潜力,极为忌惮。

在盘古殿中他们十二祖巫商议,该不该救人族之时,因为对人族了解很深,他是第一个主张不能救人族的。

因为,越靠近人族,他就越感觉到人族发展速度之快。

所以,为了巫族的利益,什么感情,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这件事,不知道帝辛有没有了解。

后土抬起头看到帝辛嘴角,在这时,突然勾起一丝冷笑,突然心中‘咯噔’一声。

看来,帝辛果然了解到了。

毕竟,这件事,在巫族内部,知道的大巫也不少。

以帝辛的手腕,心机,想要了解到这些事,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据我所知,不单单是祝融。”

帝辛的嘴角冷笑更浓了,俯视着比他矮一个头的后土,与她双眸之间相隔不到半米,眼里冷漠越发的浓重了:

“还有共工,都能第一代人皇,勾肩搭背,结拜成了兄弟。”

“后土祖巫,我倒想知道,第一任人皇的这两个结拜兄弟,在他力战太一而死之时,有没有大笑出声啊?”

帝辛的话语间,似乎带着一丝笑意,可话语,却如同一把刀子一般,插入后土的内心。

看来,帝辛果然了解到了当初的内情。

祝融和共工,脾气火爆,任何事,都以巫族的利益为最高的出发点。

第一任人皇死后,他们做出了什么反应,她倒不是很了解。

但实质上,就是任何行动都没有。

帝辛神色很冷,他得到了第一任人皇的血脉,也得到了很多他的记忆。

在他的记忆中,祝融和共工和他的关系,简直好到了极点。

所以,当初他在十二祖巫中,选择第一个复活的对象,是祝融。

其中的原因,除了祝融脾气火爆,容易掌控之外。

也有着祝融和第一代人皇关系好的缘故。

可万万没想到,在巫族出世之后,他竟然从巫族中,得到人族派过去帮助巫族迁徙领地的大罗金仙口中,得到了他从一位大巫口中得到的信息。

祝融和共工,因为和人皇的关系最好,也最为了解人族的内幕,所以,对于人族,极其忌惮,是第一个提出,不能救人族的。

得知这一点后,帝辛对巫族的看法,再度下降了几分。

这个种族,并不只是明面上那样大大咧咧,并不是只有帝江和烛九阴善于算计。

根本就是实用主义的。

什么对他们好,他们就会怎么做。

人族的存在,对他们有好处,没有威胁,就可以称兄道弟。

他们要的,只是人族一辈子,都栖息在巫族脚下。

也许在他们看来,人族想要崛起,就是最大的错。

人族,根本就不应该想着去变强。

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当巫族的傀儡。

当傀儡,对巫族有好处,巫族和人族就是兄弟。

想要崛起?

因为远古人族想要变强,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第一代人皇,心机不够,太过相信祝融和共工,才导致了人族的重大损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