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晨光熹微时,顾梦灵翻了个身,悠悠转醒,日光透过窗户将整个屋子都照的亮堂起来,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这里的环境极为陌生——她从来都没来过这里。

顾梦灵心下一惊,脑海里闪过各种坏想法,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她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陈设简陋的小竹屋,确定暂时安全之后,她才坐在床边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记忆并不完整,顾梦灵只记得昨天晚上突然觉得体内灵力开始波动,还没来得及发现原因,她就晕倒了,她的记忆也陷入了空白期,直到现在,她清醒过来。

如果是这种情况,她应该不是被人绑架,而是被人救了,顾梦灵轻吐一口气,起身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正在疑惑自己是被谁相救之时,门被敲响,陷入沉思的顾梦灵猛地回神,目光瞬间变得警备起来,她没出声,反而屏气凝神的专注着外面的动静,不多时,那木门就被“吱呀”一声推开——走进来的竟然是魏老头!

魏闽本是低着头奔着床榻那边去的,哪成想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大活人在桌边坐着,属实是把他吓了一跳,他脚步一怔,看到是顾梦灵之后才吁道:“哎呦喂,你醒了刚刚我敲门你怎么不出声儿啊?吓我一跳。”

顾梦灵眼中的警戒神色眨眼间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她轻哼一声道:“谁知道是你啊?万一是哪个要害我的人,我出声不就暴露我了么?”

“……”魏闽一噎,心说也不是全无道理,于是也没深究,坐在她旁边的板凳上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哪儿不舒服?”

顾梦灵闻言起身动了动,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之后才道:“无妨。”

魏闽估计也是刚醒就过来看她的情况了,打眼一瞧胡子拉碴的,顾梦灵看了他两眼,有些嫌弃的道:“你能不能洗漱一下才过来,多磕碜呐。”

“……”魏闽毫不犹豫的翻了个白眼,愤愤道,“我一大清早过来看你的情况,你不关心也就算了,还打击我?有你这样的么?”

说罢他也看了一眼顾梦灵,颇为不屑道:“你洗漱了吗?”

顾梦灵一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片刻,一齐抬脚出门洗漱去了。

不多时,两个人神清气爽的再次回到了小竹屋,阳光撕裂云层,温度一点点的开始上升。

魏闽进屋跟顾梦灵聊了两句就进入了正题,他道:“把手伸出来。”

顾梦灵乖乖将手伸出来,魏闽的手虽看起来布满了褶皱,一看都是岁月的痕迹,但他的手苍劲有力且温暖,魏闽把完左手的脉之后又让顾梦灵把右手伸出来,约莫两分钟之后,魏闽确定脉象没有问题之后才道:“昨夜我收到匿名纸条,发觉不太对劲,猜测可能侯府出了事,我当即就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前往侯府。”他说到这里停下来,喝了口茶之后继续道,“虽说侯府戒备森严,但好在我有经验,潜入到侯府之后真是寻了你好一阵子,我在你屋门口逗留了不长时间,见一直没有反应我就开始心慌了,意识到你可能出事了。”

“我踹开你的门,看你面色苍白的倒在地上,桌子上的茶水浸湿了半片桌布,我把你扶起来,先是叹了叹你的鼻息,而后才开始把脉,你的脉象虚弱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只有半口气撑着的那种,我把你背在身上,趁着外面防备最松散之时逃出来了。”

顾梦灵也没想到昨夜的情景竟然是这样,她体内灵力波动的太过突然且非常急剧,在她体内翻江倒海的,没有一丁点缓冲,顾梦灵压根就撑不住,直挺挺的晕过去了。

说来也奇怪,像昨晚的场景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而且昨天晚上顾梦灵也过的相当平静,压根不可能。

魏闽沉吟片刻,道:“这样的情况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而非自己本身的原因。”

那条匿名纸条上也没写什么,只写了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速去侯府。

两个人就着这个疑惑不解的问题讨论了半天,直到汹涌的饿意将两个人拉了回来,魏闽将茶一饮而尽,起身道:“只有面条,凑合着吃吧。”

顾梦灵也不怎么挑,也许是因为太饿了,魏闽进厨房倒腾半天,端出来两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

小竹屋里瞬间香气弥漫。

俩人饿的也顾不上烫,只寥寥吹几口就要往嘴里送,最后顾梦灵只觉得嘴巴都要烫掉一层皮才作罢,老老实实等凉了才塞嘴里,倒是魏闽,呼哧呼哧几大口,半碗面都下肚了。

他被烫的直吹气,顾梦灵实在是看不下去,摁住他的筷子道:“你饿死鬼投胎啊,吃这么快。不怕烫死你。”

魏闽望向她,道:“昨天晚上我就没吃饭,你知道昨天晚上带你回来费了我多大力气,我真的快要被饿死了。”

顾梦灵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没听见:“哦,那你还是得等到凉了再吃。”

俩人僵持了一会儿,魏闽觉得自己缓过来不少,便把筷子放下了,他道:“我昨天把你带回小竹屋观察你的灵力,我就觉得异常奇怪,你的灵力似强似弱,一点也不稳定,阴晴不定的,像是被东西克制住了灵力。”他顿了顿,看向一边吃饭动作一怔的顾梦灵,继而又说,“但是我昨夜给你瞧了半晌,也真是奇了,没看出半点所以然。”

顾梦灵也顾不得吃了,她自己也觉得疑惑,昨天的晕倒就疑云重重,如今被魏闽这么一说,她就更迷惑了。

魏闽见她一脸茫然,便引导似的问:“你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比较……奇怪的事?”

顾梦灵:“比如?”

“……就是……比较奇怪的事。”魏闽也想不出什么比如。

顾梦灵细细回忆一番,坚定的摇了摇头。

俩个人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也就没有探讨下去,顾梦灵吃完饭聊了会天便离开了竹屋。

她回到侯府之时,就听到了一阵打骂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