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托尔勒抬起手中的弓,拉响了紧绷的弓弦,他的目光锐利而专注,透着森森的杀气。

“彭。“弓弦猛地弹动,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接着离弦的箭矢飞出去,在茂密的树林间,箭矢如同是安装了追踪般,准确的击中了猎物。

“射中了。“瓦格斯高兴的从灌木丛中跳出来,但是那一头被射中的驯鹿却带着箭矢,一蹦一跳的向森林里面逃窜,看起来即使是中了箭,它的速度也比瓦格斯要快的多。

“真厉害。“苏晨也站起身来,对收起了弓箭的托尔勒说道,这箭矢又快又准,即使是藏身在树木之间的猎物也逃不过。

“跟着。“托尔勒却依旧沉默寡言,他背好了弓,带着苏晨朝着前方走去,似乎并不担心那一只鹿逃走,瓦格斯却已经在树林中丢失勒驯鹿的踪迹。

“他还能找到吗?“瓦格斯看着四周茂密的灌木丛和树木,对苏晨说道,其实真正的打猎就是这样,用弓箭射中猎物后,这些在野外生存的猎物都十分的强壮,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就倒下,所谓的一击毙命只有在影视作品中才能看见。

“是血迹和足迹,他根据这些来判断鹿的踪迹。“苏晨看了一眼在前方带路的托尔勒,对苏晨说道。

“真是个优秀的猎人,不过他射箭的方式很特别,而且很熟悉你不觉得吗?“瓦格斯对苏晨说道。

“说到这里好像没错。“苏晨反应过来这个细节,弓箭手在古代世界一直是很重要的兵种,而弓箭手的拉弓的方式也不同,虽然历史中各个民族都会产生不同的方式,但是在西方只要以地中海模式为主,那就是在拉弓的时候不使用拇指,在拉到了一定程度后,自动的射出,诺斯战士们便以这种方式使用维京长弓。

东方的射箭方式则恰恰相反,使用拇指拉动,这样力量更大,射出去的箭矢更有力量,此时的托尔勒就是用这种方法,苏晨有些好奇,他到底是自己发现的这种方法,还是说曾经与东方的民族有过交流。

“据说在东方有一条伟大的丝绸之路,商人们通过那里将来自东方的昂贵的丝绸以及货物贩卖到欧罗巴。“苏晨想到这里,假装与瓦格斯交谈,故意大声的说道,而听见他的话,托尔勒很明显身体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继续向前走去。

“丝绸,我听说过,那东西比黄金还要昂贵。“瓦格斯却眼睛一亮,他从一些出游四方的战士们口中听到过一星半点,据说东方人生产的丝绸,一块就能够交换数倍的黄金,可惜那种东西也只是传说,而从没有人真正的见过。

“是啊,如果我们有一天能够冒险到伟大的丝绸之路的话,一定能够见识见识的。“苏晨也微微点头的说道。

“到了。“正在这时候,前面带路的托尔勒却停止了脚步,他平淡的对身后的苏晨和瓦格斯说道。

果然,在前面郁郁葱葱的草丛之中,躺着一头受伤的鹿,它漂亮的皮毛在漏过树叶的阳光中散发着光泽,洁白的腹部一上一下的剧烈起伏着,口鼻处正喷出血液,它漆黑美丽的眼睛空洞的望着上方。

“这么快就找到了吗?“瓦格斯兴奋的就要上前,但是却被苏晨拦住了,并且冲他摇了摇头。

“嘘,嘘~~。“托尔勒快步上前,他温柔的蹲在了鹿的身旁,将手放在了它的头上,一边轻轻抚摸一边俯下身体,在它的耳畔说着什么,渐渐的鹿微微闭上了眼睛,而托尔勒快速的从腰中拔出了匕首,对准鹿的要害扎了下去。

“噗嗤~,牟。“鹿疼痛中四个蹄子挣扎了一番,接着发出一声沉闷的嚎叫,便不再动弹。

“生火,我们休息一下。“托尔勒站起身来,将匕首插回了腰间,而苏晨看见那匕首的柄上是一枚象牙的虎头,心中更是惊讶,因为北欧和西欧很少有老虎这种动物。

瓦格斯和苏晨连忙捡拾起干燥的木柴,当堆放起来后,瓦格斯拿出了一个小木管,从里面掏出来一簇绒丝,这是诺斯人特殊的引燃工具,这种绒丝是从一种树上寻找到了菌类,接着瓦格斯倒了倒木管子,液体从里面流出来滴在了上面,用手一撮动,很快冒烟起火。

“噼啪~~。“火焰上架着鹿肉块,随着翻动逐渐的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带着血丝的鹿肉逐渐的变成了金黄色,吱吱的油脂滴在了上面。

“哇,好香啊!“瓦格斯不停的吞着口水,他撮动着自己的双手,不由自主的说道。

“为什么留下一块?“苏晨看见托尔勒将另一大块鹿肉放在旁边,似乎有别的用途,于是对他问道。

“留下来,引诱狼的。“托尔勒淡淡的说道,接着他看了一眼天空,最近一段时间天气似乎变得难得暖和。

“托尔勒你为领主服务多久了。“苏晨对托尔勒询问道。

“十年。“托尔勒淡淡的说道,接着掏出自己的匕首,割下来一块肉放进嘴里咀嚼着。

“这匕首不是你的吧?“苏晨对托尔勒询问道。

“哦,你怎么不知道不是我的?“托尔勒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晨,却反问道。

“因为那上面雕刻的动物是老虎,并不是我们这里拥有的动物。“苏晨指了指匕首上的虎头,对托尔勒说道,而对方好像很吃惊的摸样,停止了吃肉的咀嚼,惊讶的望着苏晨。

“什么是老虎,匕首上的不是豹子吗?”瓦格斯此时也动手撕扯着烤熟的肉,滚烫的肉使得他不听的吹着自己的手指,当听见苏晨和托尔勒的对话,他不由好奇的问道。

“不,那可不是豹子,而是来自东方的虎。”苏晨却摇了摇头,对瓦格斯说道。

“你居然知道虎,看来传闻是真的,你果然是受到了奥丁神的祝福。”托尔勒眯了眯眼睛,他喃喃的说道,因为以苏晨这样的年纪,甚至没有离开过东哈马尔,根本不可能认识老虎这种动物。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瓦格斯一脸的懵逼,完全不懂两人的对话。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跟随着一支突袭队,进攻到了罗斯人的地盘,最远的时候我曾经去过一个叫做可萨利亚。”托尔勒似乎被苏晨的话勾起了回忆,他平淡的说道,但是这些地方却听得苏晨心惊肉跳,因为从北欧前往中亚草原万里迢迢,其中九死一生,没想到维京人的足迹居然如此遥远。

“所以也是在那里你学习到了射箭?”苏晨忍不住的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因为可萨利亚已经很接近那个东方家园了。

“没错,一群草原的战士教会了我,我们作为雇佣军共事过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分开,再一次相遇的时候,已经变成敌对阵营了。”托尔勒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见。

苏晨听了这番话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没想到在这个偏远的领地中,居然有人去过如此遥远的地方,丝绸之路再过去,便是归义军的地盘,魂牵梦绕玉门关。

托尔勒看着心不在焉的苏晨,心中也是纠结不已,这古怪的年轻勇士居然知道如此多关于东方的事情,而这本来不该是他这个年纪所能够清楚的。

“杀死乌尔夫,你将不再欠我的人情。”夜晚领主赫罗夫拜访了他那简陋的狩猎小屋,向他下达了这个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