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姜离要挥舞圣剑将天启圣杯斩断的时候,一声急促的声音响起。

是凌空踏步,快速移动过来的福东来,上一秒还在百米开外,下一秒消散在虚空中,身体带着彩虹的光影,急速的下将,一把将圣杯拿起来,而后快速的跟姜离拉开距离。

“当…”,圣剑狠狠的斩杀在地上,剑锋切割开一条深深的碎痕。

福东来蹲在一根树枝上面,看着姜离,将眼镜里面佩戴的“共享新片”视角拉近。

夜宴的人看到,姜离的瞳孔之下,有着一层阴影。

“圣剑的全部都资料,包括这三把圣剑是谁铸造、背景故事、后续改造,能够调查的出来吗?”,沉戟的话,在充满了键盘声的夜宴总控室里面响起,顾眉说道,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世界各地的夜宴成员们在进行综合调查,特别是欧陆那一块。

“多往那些有历史记载的家族方面入手。”

沉戟说道“圣剑被铸造而成,不是一开始就被这三个人使用的,这个封狼这么容易就被杀掉,他除非是不死之身,要么就是有圣剑的诅咒存在,东来,你要小心了。”

尽量避免跟他战斗。

我知道的,福东来的脸上还有干涸的血迹,他试探性的问着姜离“我是谁?”

但是,但是此时此刻姜离的意识已经非常的模糊了,他握着圣剑,不断的低吼着,身体一会儿灵力闪耀,一会儿如同一个疯子般自言自语,福东来看到出来,这是姜离身体里面的灵力,在跟圣剑的力量互相冲击。

此时此刻的姜离就徘徊在二者之间。

要么被灵力的力量拉扯回来,要么被圣剑带动,坠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福东来将圣杯放在一根树枝上,站起身,随便踢了一脚,一道赤色的风刃爆发在姜离的身上,他的目光也朝着福东来这边瞧过来,东来依然很沉稳的问道。

“我是谁?”

姜离如同饥肠辘辘的野兽般,在低吼。

随即,他的瞳孔发出金光的瞬间,沉戟赶紧提醒“小心。”

“呼…”,姜离全身变成一道金光斩杀过来,东来一脚踏空,身体漫游在风中消散的躲过,刚刚站立的树枝,被金光直接冲击成粉碎,下一刻,姜离回过头,不断的舞动圣剑:

“刷刷刷…”一道道金色的剑锋不断的斩杀冲刺过来。

七色天神步-魅影闪烁。

福东来的身上闪耀出七彩的光芒,主动移动过来,身体在金色剑锋的缝隙之间不断的穿梭着,速度极快的他,几个眨眼就出现在姜离的眼前,一脚狠狠的踢在的脸上,而后左腿横扫,打在姜离的脖颈上,将他从半空中踢到地面上。

落地的降落不断的翻滚中,福东来从天空中降落,一脚踩踏。

圣剑牵引着姜离迅疾的闪避,东来一脚踏地,“嘭…”地面直接裂开,无数的碎块漫天飞舞,前方的姜离低吼一声,冲上去就是一剑横扫,东来轻巧闪避中,一脚踢在他的胸膛上,姜离的身体再次退后了几步。

随后,金光从姜离的后背爆发,接着,他身体一个颤抖,握着剑再度冲刺上来。

“刷…”,福东来一个瞬闪到姜离背后,一脚再次踢击下去。

但是这次姜离的速度也明显的提升,转身就是一剑刺过去。

剑与腿击相撞,东来脚上的七色气息顿时消散,他再次一个瞬闪。

再来到姜离的背后,右腿扬起,带着如同刀刃般的风暴,将姜离背后的衣服撕裂开。

果然。

在姜离的后背上,有一个圣剑的图案,圣剑的图案的剑把上,剑把已经金光闪闪,被金光所充满,但是剑刃和圆十字星的剑柄内,还是空空如也,这是什么意思?福东来思考间,

突然看到空白剑柄的圆十字星,也被金光所填充。

“充电?”

杜兰德尔-無双-剑雨杀阵。

下一刻,只看到姜离单手将圣剑举起来,金色的剑光直接冲刺到半空中,而后爆发出来一道道的剑气朝着福东来冲射而下来。

东来闪避,剑光轰然落地,将地面打出一个个巨坑。

同时,一道剑光从福东来的头顶上面飙射而下,刚刚落地的东来明显无法急速闪避,眼看着剑光就要轰炸到,无数观战的夜宴人员全部都屏息凝神的时候…

福东来抬起右手,转动着小拇指上面的尾戒。

尼伯龙根戒指—白鸟的少女。

“刷刷刷…”白色的风流瞬间形成了一个气流防护罩将福东来保护住,同时身后,一个带着鸟冠头盔的少女张开双手,身后洁白的羽翼直接爆发而出,将福东来死死的保护住,“咚咚咚…”,一道道霸气的剑光不断的轰炸在气流防护罩上。

前几道被抵挡住,后几道将防护罩冲击的碎裂,冲击在天国戒指(既尼伯龙根)的器灵(既白鸟少女)上。

器灵和剑光一并消散的同时,福东来迅疾的跳跃到旁边的树木上:

天国戒指-奥义·骑士精神。

两道白色的光芒从天国戒指中飙射而出,轰炸在虚空上,形成了两面双剑交叉的骑士圆盾,下一刻只看到圆盾从中心闪耀着光芒打开。

而后“嘶嘶嘶…”战马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两个穿戴着盔甲、举着圣剑、骑着飞马的女骑士从圆盾中冲刺了出来。

这种召唤类的生物,是不能够按照正常的时代的规则来定义他们的实力的。

因为他们是根据着自身的—器来决定着他们强悍的程度。

而福东来的天国戒指,是在王君战队赛的时候,打败了司徒仙宫从他那里得来的,这么长的时间,福东来是头一次使用,并不是什么高傲的不屑,而是这么长的时间,自己才跟这枚戒指磨合完毕。

毕竟这枚戒指当年被司徒仙宫运用的近乎完美。

那家伙也是靠着这枚天国戒指,在王君战队赛无数群雄里面,打进决赛!

戒指的能量越强,以这枚戒指爆发出去的所有事物,也就越强。

飞马在嘶吼着,两名女骑士朝着前方的姜离杀戮过去,而能够看到出来,姜离现在运用圣剑,是愈发的得心应手了,从刚开始被福东来不断的踢击,甚至有些笨拙,到现在灵巧的变幻身形,一边躲避,一边伺机而动。

一剑,将一个女骑士砍成爆裂的碎光,又是一剑,斩杀飞马。

轻松拿下。

也让福东来的到了答案,他背后的那个圣剑图案,应该就是他能够掌控圣剑的熟练度,那图案里面的金光越满,就代表着姜离掌控的熟练度越高,但是,同样也代表着,圣剑对于姜离的控制,也就越是强烈。

等到金光填满了姜离背后的圣剑。

他可能已经就不是姜离了,而是…

福东来一惊“那岂不是封狼重生?”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封狼在“禁海之渊”封印了这么多年,身体的体能已经老化,这会不会…就是他的战斗方式?先找到一个活力四射的身体?

福东来越想越觉得可怕,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在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的时候,不远处,一股恐怖的气浪突然爆发过来…

东来望去,那一条残破的街道上面,只看到密密麻麻无数的人影在气息中飘舞,随后,那一抹气息涌过了姜离的身体:帝皇系域气-梦游症。

替天老大及时赶到,然后对着福东来点点头“这里暂时交给我来布控,你快点带着天启圣杯去铁塔。”,福东来看着姜离一瞬之间就进入了一种迷离状态,全身就跟一个不倒翁一样的,在原地摇摇晃晃,似睡非睡,当即点点头。

天神步开启,福东来踩踏着空气“砰砰砰”的迅速的移动,南吴铁塔就在眼前,他一个加速冲刺,来到了塔顶上面,而后直接念了咒言,下一刻,手中的天启圣杯闪耀出极其璀璨的光芒,看着下方的南吴铁塔,福东来将天启圣杯狠狠的打下去。

“当…”一声爆响中,圣杯直接爆裂成无数的金光消失,随后只看到塔尖上面爆发出一股光芒,随后,在铁塔的一根根铁柱上面,只看到金色的流光飞速的染指了铁塔的每一寸,由上到下,快速的流动,最后轰击在了地面上。

成了!!

——

影城区上空,总基地,黑暗飞轮上。

黑曜刚刚回来,还没有坐热,突然听到了外面响起了“天灾老大过来”之类的消息,天灾?很明显,黑曜眉头一皱,心说这个点,他不应该在战线上面吗?突然回来是一个什么情况。

身穿黑色钢铁西装的天灾走进来的时候,身后的黑翼收缩到身体之中。

而后,将腰间沉沉的紫色战刀—千鹤放在了桌子上。

不等黑曜开口,天灾说道“把影城区南部战场那边的电子地图打开吧。”

大地图开启,可以看到,在影城区四块大区域的战场中,南部战场那边是最为顺利的,基本上已经都称霸了百分之八十的范围,想要控制整个南部区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天灾就越是不能够这样早早的回来。

黑曜摸不透他的用意,但是已经大概猜测出来,他的用意。

“国王,怎么样?”,天灾指着电子地图说道。

还用说吗?黑曜立刻就一脸笑意的不停的点头“四个大区域的战场中,你这边是最顺利的,也是操心的最少的,如果这次影城区能够攻破下来,你,必然功不可破!”

那就好。

天灾喝了一口冰咖啡,对着外面圣域战士打了一个响指。

“我们殿长一直就说,让我们跟黑曜国王学习,因为他总是在强调,黑曜不仅仅是一个非常好的继承人,他是一个非常优秀有头脑的人,你在北平洋那边有一块生意吧?那边因为气候的关系,所以在很多冰山里面,尝尝会获得一种增幅武器的东西—冰核,那种东西,不管是武器还是人,一旦增幅之后,既有寒冰属性的加成,也同样能够让人实力大增,刚好,我们圣域对这一块领域很感兴趣。”

外面的圣域战士走上来,递交上一份合同。

“哼哼哼…”,意料之中的黑曜脸上全部都是善意的笑容。

“怎么说呢?如果黑曜国王能够爽快的,大手一挥签下这笔合同,我想,南部战场上面的战士们,会更加的有干劲,必然势如破竹般,帮您快速的夺得南部区域,如果黑曜国王要说什么思虑再三、还要商议商议之类的话,我想弟兄们必然实力大减…”

哈哈哈,黑曜全程只是不停的笑和点头。

“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领队,冲在最前面的,还是弟兄们,万一他们要是士气低落,南部区域,也有可能分分钟被天门夺回去,不是吗?”

到时候,触的那可是黑曜国王的霉头了,对吧?

您也绝对不想要看到这样的场面发生。

“那是,那是。”,黑曜笑着让莉莉拿笔来,随后在合同书上面签下字。

天灾用手指“啪啪啪”的弹了弹合同书说道“看来,我们既要跟黑曜国王学会如何运用智慧,还要向您学习,为人必须这么豪爽才是,那么我会像牛马去前线作战了,您休息,您休息…国王…”,黑曜笑着目送着天灾离开。

而后,桌面清理大师上线。

黑曜将办公桌上面的所有物品全部都推动到地上,紧接着格外心气不顺的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怒火,这个时候,坐地起价,是吗?殿长,可真有你的呀,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真不愧是你的风范。

但是,看着地图上面南部地区正在以令人惊喜的速度被蚕食,眼神中的那股愤怒,又开始渐渐的驱散。

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就没有问题。

——

影城区,南部战场。

负责掌控这里的虚空生物是虚空大鹏以及美杜莎。

“砰砰砰。”,无数的大鹏鸟在天空中不断的扇动着翅膀,朝着下方爆发出一颗颗的空气弹,空气弹落地,轰击无数建筑的时候,也让南部的很多区域,都陷入了大火燃烧之中。

尽管是黑夜,但是南部战场的火光依然照的通亮通亮。

天幕之下,大片大片的碎屑漫天飞舞着,天灾悬浮在天空中,一会儿这里指挥,一会儿那里指挥。

战场中,能够看到很多地方都充满了天门战士的尸体,十三个二线大哥,要么就是死在废墟中,要么就是脑袋跟身体,距离几百米远,替天的十几名杀手,还有一个被大鹏鸟的鸟爪抓着,成了它的夜宵。

手机响了,天灾从高空中慢慢的降落下来,站在一栋残破的建筑上。

“现在很威风嘛,听说整个南部区域,已经搞定了百分之八十?”

“准确来说,是百分之八十五。”,天灾说话间,语气中透着一丝的骄傲“但是你放心,等到影城区被被攻破,我们这边兵力集结,到时候,便是对主城区的总攻,可是即便有任何的事情,我都会优先去保你的,不必担心。”

颜千姿冷笑“我打电话是乞求你保护我吗?”

“局势如此,天门失败已成了定局和败笔,嘴硬,是没用的。”

“你再敢前进一步,我必杀你,信吗?”,颜千姿的威胁,让天灾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千姿,很抱歉的是,圣域是圣域,我个人是个人,纵然我内心对你的爱意波涛汹涌,可是我不敢违背殿长的命令,如果相见的话,我不会客气。”

真油腻,大小姐说道,挂断了电话。

天灾愣了一下,但是还是坚持的说道“抱歉了,千姿。”

然而同样也是这个时候,只看到两道迅疾的身影从远处冲刺过来,杀戮进入了一大群虚空美杜莎的围攻之中,那些美杜莎在不断的尖啸中,不断的爆发出去一道道的石化光线,但是冥王全身闪耀着万物界的武装。

万物道-风·鬼神哀泣!

“嗖嗖嗖嗖嗖…”四面八方的风暴汹涌咆哮的滚滚而来,大股大股的汇聚在凶鳄齿上面,随后冥王一个拔刀斩…

“轰…”巨型的风暴刀刃,直接霸气的横扫出去,将三四十个美杜莎的身体直接砍断成两半,而后,冥王将刀刃再次放入剑鞘之中,在充满了废墟和硝烟的战场中快步的前进着,目光,赫然就是前方的天灾。

“猖狂的家伙,从我们冥王无心两兄弟来支援南部战场后…你注定失败!”,冥王说话间,看到了不远处废墟里面,一个替天兄弟的尸体,拔刀,将巨大的碎块清理干净,冥王蹲下来,将兄弟瞪大的眼睛缓缓的合上。

而后,摘掉他臂膀上面的天门徽章,紧紧的握住。

天灾降落下来,看着他说道“冥王,替天的跳梁小丑,如同跳蚤般的存在。”

“天灾,我跟你没完。”,冥王红着眼睛站起身。

“你的确应该跟我没完,这些替天的杀手,十几二十个吧,全是我杀的,诺…”,天灾指着他们的尸体说道“看到他们身体上面的尖刺洞口了吧?死的时候,疼的那叫一个不要不要的,哼哼哼,我真想要跟你模仿一下。”

冥王将兄弟的徽章戴在了自己的衣服上,握紧了凶鳄齿的刀柄。

“呵呵,你认为你能够力挽狂澜吗?”

天灾随意的朝着身后破裂的楼房丢了一颗银皇后的种子,紧接着,那栋楼整体被银色的虚空烟雾所包裹,下一刻,数百头美杜莎吐着蛇信子不断的从虚空烟雾里面钻出来,站满了天灾的身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