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卫东本着对大家、对事业负责的态度,详细写了一份计划书,她揣着这几页纸去找王兰,支书夫人的作用不容小觑!

一九八二年八月才刚刚通过了《商标法》,经商的人还没意识到商标、品牌的重要性。

王兰是初中毕业,对陈卫东的计划书赞不绝口,“想得太全面了!几年后的事情都有了预判,了不得!”

陈卫东低下头,有些无地自容了,这哪里是我厉害,全因活过一次啊!前世自己摸爬滚打,无数次掉坑里、又无数次爬上来,说起来全是血泪......

“老二,这些全能实施吗?”

称赞归称赞,王兰对陈卫东的计划书还是持保留态度的,毕竟这是出自一个十二岁孩子的手,她要慎之又慎。

“婶儿,您给叔看看,他经常开会,对国家的政策很了解,肯定能给出特别好的建议。”

“然后呢?”王兰追问。

“过完年去江浙一带考察一下,如果您能同行,那是最好不过了。”

“你等一下,我把你叔喊过来,咱们一块商量。”

这敢情好啊,村支书那是什么...权力、地位、威严的象征啊!

吕行义看着那几页纸,眉头蹙了起来,“二丫头,这真是你写的?”

“嗯!”

吕行义还是很狐疑,“你能想到这些?”

“我每天都看报纸,了解国家大事,在农垦大院门口摆摊的时候也经常向来开会的人请教,眼界大开;还有我奶,她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啊!”为了取得支书的信任,不得已把奶奶搬出来,“奶奶也说我是做生意的料!”

“开放搞活是不会变的,宗旨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吕行义看着王兰,“我看行!你给大家带个头,趟趟路子!”

王兰乐了,自从听吕强说了城里的事情她就开始心动,碍于支书夫人的身份她不好出面,实际上她已经交给吕强五百块钱,算是入股,这下名正言顺了。

养殖场可以把程素玲推出来了,这个堂嫂是外地人,一直不受大妈待见,但人家自己有骨气,分家另过后养了几百只鸡,日子过得有模有样的。

“婶儿,鸡养好了也是一门大生意!”想想前世养鸡上市的温氏、圣农等企业,陈卫东一口气说完,“无论干什么,必须上规模,我们已经走在前头了,扩大规模是迟早的事。”

吕行义默不作声地听着,半晌才说:“行,年后我批块儿地,以股份的形式先建一个养鸡场,程素玲就是第一任场长!”

安宁庄第一家股份制企业有了雏形......

“老二,”王兰低头想了一下,“能不能商量一下?”

陈卫东理解每个人都有私心,只要这私心对生意有利,她可以接受,创业初期正是用人的时候,有了好的员工,可以以一当十,为何不接受呢?

“婶儿,您如果有好的人选就推荐,这是咱们自己的事情,举贤不避亲!”

陈卫东的话让王兰彻底放下包袱,“我家老大的女朋友,很能干,专门学过服装裁剪,你看......”

“婶儿,我知道张小千,不但漂亮还聪明,”陈卫东对张小千是有印象的,印象还不错,相貌应该算是镇花级别的,否则也不会入王兰的法眼。

“不过,咱的生意还没正式开展起来,她会不会瞧不上啊?毕竟是有风险的。”

王兰给陈卫东倒了一杯水,把她当成了同龄人,“老二,什么事都有风险,自古以来就是钱难挣、屎难吃!”她笑了笑,“我这是话糙理不糙。现在形势这么好,我们肯定能行!”

“婶儿,那咱们就愉快地决定啦?您是长辈,以后您多担待。”

人马齐备,又有政策的东风,自己的商业计划有人去执行,陈卫东可以腾出大把的时间学习,前世已经做过有钱人了,高考、上大学就显得比赚钱重要多了!

女装、童装、玩具,陈卫东在纸上写下了六个字,用力在下面画了两道横线,“婶儿,这就是我们以后的主攻方向,要做成北方第一品牌!就像全聚德和王致和一样有名!”

她意犹未尽地说:“还有...还有...”她脑子里想的是房地产、酒店...等等等等,不能一下子都说出来,有些事情是要和吕良一起做的,想想就激动,最好的要留给自己......

王兰也很兴奋,转身从柜子里拿出花生、瓜子,这是每家每户过年必备的零食,在这个年代是很宝贵的,“老二,我特愿意听你说话,再给婶儿说说。”

陈卫东腼腆起来,“这,没什么好说的。以后的日子都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住的高楼大厦,出门有汽车,您还可以披金戴银!”

最后一句话她是笑着说出来的,前世母亲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强烈要求陈卫东送她金镯子和金项链,母亲的说法就是上了年纪,应该金光闪闪!

眼角莫名地笑出了泪花,她悄悄抹去。

明天进城去,先给张老师买一条金项链!

“老二,是不是太辛苦啦?一大家子的事都是你这个孩子在承担,不容易!”

陈卫东站起来,“婶儿,快过年了,这一拨行情赶不上了,后面我们一起加油吧!”

陈卫东自动转移了话题,王兰也不好再追问,爽快地回答:“好!”

前世没在这个年纪出过远门,好像也没有春运一说,但火车票不好买应该是事实。陈卫东还想进城看看,市场每天都在变,一定要与时俱进!

白秀霞推门进来,“听你们说得慷慨激昂的,又有大手笔?”

王兰羡慕地看着妯娌,“这丫头不简单,谁家能娶她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白秀霞装做毫不知情,“说得神乎其神的,她还能是仙女下凡不成?”

“田螺姑娘还不行?还仙女!”王兰替陈卫东问了出来,“老四什么时候放假?”

陈卫东自觉地低下头,小声说:“白阿姨,我先回去了。”

她的囧态招来妯娌两人一阵窃笑......

白秀霞说:“你的代数成绩不错,可以放心啦!”

“嗯!”

“这老二比她姐强百倍千倍,咱吕家有这一个就够了,可别让你家老三招惹她姐,不是一路人...”

王兰的八卦让白秀霞惊出了声,“老三、和...陈玉莲?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