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花荡漾于青烟之内,亦是微微泼洒在那翩翩舞动的落衣方面,浸透了飘动的薄纱,将那点点花白美好,点缀得更加美艳动人,仙气妖娆。

一时之间,整个围绕着巨石平台的客宾席位上,无数兴奋狼吼的男人们,亦是更加激动的撒着金币,似乎想用那婉转的流水飞溅,将那台上翩翩而动的落衣之舞全部打湿,彻底一睹美人娇躯真容。

场中人们疯狂无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能勾起人的贪婪和**。

洛秋辞端坐席位圆台之上,慢慢端着茶水品了起来,不同于其他高座圆台贵客和客宾席位上门人的大肆挥霍金币,他却如同一个局外人般,在这欢腾雀跃的三楼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巨石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秦落衣俏脸蒙着面纱,一边舞动一边神情冷漠的看着所有为她疯狂,为她痴迷挥霍的男人们,丝毫不为所动。

她就如同一台毫无感情的跳舞机器,正在不断加快着自己舞动的速度,仿佛是想早点结束这一切般。

这群男人,勾不起她半点兴趣。

“嗯?”

忽然,秦落衣发现了端坐高**自品着茶的洛秋辞,只是偶尔撇了自己几眼,随后就又喝起茶水。

不同于在场的所有人,那个男人居然在看自己跳舞的时候,还带着黑纱斗笠,仿佛对其没有丝毫兴趣一般。

要知道,在场围着自己看得任何一人,都恨不得将眼睛给瞪出来,想一睹她的芳容。

但为什么那个男人,却一直不为所动?难道,是我今日跳得急躁,不够美吗?

见此一幕,秦落衣的美眸不由微微一动,旋即整个娇躯开始卖力的舞动起来,并且一步一舞间,不断朝着洛秋辞所在的平台缓缓靠近而去。

一时间,坐在洛秋辞圆台底下的数十个男人,顿时气喘如牛的看着越来越近,大片花白若隐若现,越来越清晰的秦落衣,那近距离观看的美感,亦是让这些个男人们个个身体异状频起,歇斯底里的大呼小叫了起来。

“落衣,落衣来找我了。”

“滚你吗的,你也不看看自己那熊样,落衣姑娘肯定是来找我的。”

“是来找我的。”

“找我的....”

圆台之下的男人们争论不休,甚至激动之余,更是大打出手了起来,抱着就战在了一起。

场面顿时一度混乱不堪,可那不停舞动的秦落衣,美眸却一直盯着黑纱斗笠之下的洛秋,更加优美撩人的扭动起了自己的娇躯,意图吸引着对方的贪婪目光。

然而,透过黑纱,秦落衣却哑然发现,即便她已经离得这么近了,而且更加卖力的跳出妩媚舞蹈。

可那黑纱之下,即便视线看来,却依旧平静无波的星眸目光,亦是冷静的让她觉得自己仿佛一个丑女,勾不起对方任何兴趣。

甚至于秦落衣舞动之间,亦是再次妖娆的褪去几件覆盖衣物,可那男子眼神却依旧毫无波动。

见此,秦落衣顿时美眸微凝的和洛秋辞对视了起来,旋即一步微旋点地,那披在仅仅只剩下不多的薄纱贴身衣物的身影,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携带着阵阵青烟飞舞到了洛秋辞身旁。

随即很快的,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洛秋辞落座的圆台顿时腾起缕缕青烟缭绕,而那本该属于大家的落衣之舞,此刻,亦是紧紧贴在了圆台之上的少年身旁,不断扭动起舞。

优美撩人的舞姿,妩媚动人的娇躯,此刻,亦只为一人而舞般。

“该死,那个家伙到底是谁,查,给老子查出来,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很快,就有人对此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和谴责,甚至于,在洛秋辞圆台周边的数百大汉,亦是瞪着嫉妒愤怒的目光,想要将属于大家,从未选中过任何男人的秦落衣给抢回来。

一时之间,高耸宽阔的三楼无数男人拔出了自己的兵器,快速朝着洛秋辞所在的圆台聚集而起。

他们之中,有早就为秦落衣投掷百万之金的富商,也有宗门势力庞大的少爷,更有成百上千个,仰慕秦落衣美貌而来的万众平民百姓。

他们为了能看到秦落衣一眼,倾家荡产都在所不惜,更是为了能够得到秦落衣正眼青睐,卖妻卖女家破人亡。

可背负了这么多的他们,此刻却看见秦落衣只为一人而舞,他们的梦想,仿佛也在此刻被那圆台上的少年玷污,侵占一般。

他们忍不了,他们情愿秦落衣谁都看不上,如此,众生平等之下,他们心中才会觉得公平。

只不过现在,洛秋辞却在站在的众生之上,彻底践踏了他们那点卑微的自尊!

就在客宾席上人潮涌动,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站在三楼阶梯口的浓妆女子,却是拍了拍手掌。

旋即刹那,巨剑阁的八个壮汉,顿时带着一队数百人的弓箭护卫,朝着客宾席上冲了过去,控制全场。

同时,浓妆女子亦是看着舞动的秦落衣,不断离那道端坐少年公子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随后,她亦拿出一张黄色符咒大声说道:“今晚,落衣有主,还请大家即可离场。”

此话一出,顿时由那符咒震动传播至整个宽阔三楼,而那巨剑阁八壮汉,亦是纷纷拔出了背后巨剑,灵力疯狂震动大吼道:“所有人速速离场,否则,杀无赦。”

浓妆女子的落衣有主,以及八大壮汉的灵力拔剑杀无赦,顿时听得看得那些几乎就要失去理智的上千男人,纷纷不敢妄动。

而还想冲上洛秋辞所在高台的一些人,亦是被八大壮汉手下的弓箭给设成了马蜂窝,死的不能再死。

此刻,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巨剑阁的春香楼,一时间,皆都满眼带着不甘和嫉妒,朝着通往二楼的阶梯离场下去。

很快的,犹如罗马斗兽场的三楼之上,就只剩下了洛秋辞和兽美人,在那圆台之上一对一独处。

最后一个离场的浓妆女子,亦是在下到二楼后,就将阶梯的铁门给锁了起来,且巨剑阁八大壮汉,亦是犹如门神一般驻守此地,满目凶光的瞪着那些愤愤离场的男人们,不让任何人靠近。

三楼贵客圆台。

看到整个三楼只剩下自己和眼前这个几乎就要贴在自己身上,花白美好大现舞动的女人之后,洛秋辞亦是缓缓伸了个懒腰说道:“别跳了,人都走光了。”

闻言,俏脸蒙着面纱的秦落衣,扭动的身体顿时僵在了原地,随即美眸升起一抹极度疑惑的目光看着洛秋辞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还是说你已经不行了,否则在我面前,你为何一点心动都没有?”

听到这话,洛秋辞顿时皱了皱眉,旋即一把就搂住了那极富弹性的细白蛮腰,微微撩拨笑道:“我行不行,你来试试不就不知道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有多喜欢女人了。”

话罢,秦落衣白纱之下的俏脸顿时升腾起大片异样红霞,旋即亦是娇怒的看向了撑着自己的洛秋辞,当下就想推开他。

然而洛秋辞的手臂却牢牢搂着她,甚至那只在其腰间的大手,亦在朝着未知的方面不断靠去。

一时之间,秦落衣美眸之中顿生怯意,暗道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