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桑脱下衣服,裹上了浴巾,浴巾是粉红色的。,胸前的项链出现在眼前。太阳项链,还有钟宇孑送自己的向日葵,不知不觉,自己和钟宇孑之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江晓桑脱下项链,小心翼翼地放在洗手台。走进浴室打开了花洒......

而朱想航坐在电脑面前,打开凌秋的扣扣空间,里面出现的是凌秋的自拍照。

“她又发了新动态?!”

空间显示在一个小时之前,凌秋发了一条动态:一句配文,和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两个只紧紧握住的手左边稍微粗壮,手腕处戴了一只白色的手表,这是宋名玉!朱想航的手死死地抠住椅子。照片背景是夜晚的商业街。

配文:兜兜转转又是你。(爱心)

凌秋和宋名玉再一次和好了。朱想航额上青筋暴起,凌秋,你怎么这么傻呀。这一次,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了,朱想航一只手拍了拍桌子,桌子上的饮料顿时被洒出来。他一个计划在脑海里展开......

翰城大学

10月底的天气已经逐渐凉了起来,尹晨穿着一个黑色的外套,拿着一本书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湖中的天鹅成群结队,仿佛孤独的,只有尹晨一人。

尹晨手里拿了一本奥数解析,鼻梁上挂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温润如玉。而江晓桑拉着钟宇孑来到湖边,一脸兴奋。

“哇,钟宇孑,你看,好久没来这里看天鹅了,好像又多了许多呢。”江晓桑的话引来了尹晨的注意,是上一次那个有些冒失的女孩,钟宇孑正一脸宠溺地望着江晓桑。尹晨轻轻一笑,这么好的女孩,果然是有喜欢她的人了。

钟宇孑拿着手里的书重重地拍了一下江晓桑的脑门。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干嘛了?”钟宇孑坏笑,脸上满是狂傲,一副让人觉得难以靠近的样子。

江晓桑撅嘴:“知道啊,不就是做题嘛。”这个主意还是自己提出来的呢,因为教室实在太闷了

“知道就好。”钟宇孑一把扯过江晓桑,两个人坐在长椅上。

尹晨笑了笑,重新专注在书本里。

......

江晓桑咬着笔头,脸上的器官快要皱到一起了。

“诶,这道题的x为什么是8呀?”江晓桑右手拿着笔,左手捧着书戳了戳旁边的钟宇孑。钟宇孑穿着灰色的假两件毛衣,一手拿着本英文杂志在看。

江晓桑好奇地瞧了过去,只见书上一个英文:sex

钟宇孑发现江晓桑的偷看,略微慌张地合上书,江晓桑则赶忙捂住了眼睛。

“没事没事,你看吧,我什么也没看到。”江晓桑摆手说道。

钟宇孑汗颜:“你这小脑袋瓜子每天都在想什么?是sex difference。”

江晓桑把手慢慢放下,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哦......性别差异啊,那你慌什么,还以为你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听到这话,钟宇孑的瞳孔缩小,眼睛投出了一阵让人觉得危险的光芒。

尹晨不禁笑出了声:“扑哧。”

钟宇孑和江晓桑齐刷刷转过去,看着尹晨。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尹晨拿着书便转身离去。

“诶,等等......”江晓桑正想追上去,尹晨却走远了。

钟宇孑眯了眯眼:“这个人你认识?”

“就是上次我带小抱去教室,路上不小心把小抱摔出去了。遇见了这个男生,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呢。”江晓桑有些遗憾,毕竟碰见两次,也是一种缘分嘛。

“哦,行吧。刚刚叫我有什么需要请教我的嘛?”钟宇孑坏笑道。

江晓桑此时真的很想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巴掌印,这人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呢?

“就......就是这题啊,你看......”

......

尹晨离开后,一路上的笑意藏不住。这女孩也太有趣了,刚刚她在看奥数题,是要去参加奥数比赛嘛?这样,就有趣多了。说完,便走进教室。

时针很快就指向了下午5点,似乎人成长后,变得不仅是心理和生理。就连时间也比小时候走的更快,像是朝着一个未知的终点不断奔赴,时间从来不等待任何东西。

江晓桑一如既往和钟宇孑走出校门。

钟宇孑双手插兜,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今天我们去哪里买菜?”江晓桑抬头说。

钟宇孑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江晓桑的头,顿时,江晓桑的头发变成了鸡窝。

“以后你不用去买菜了,我拜托吴叔帮我定时买了一堆食材放在冰箱里冷藏。”

“好吧......”江晓桑想了想,就是有些麻烦吴叔了。

走进巷子里,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传入江晓桑的耳朵里。钟宇孑把江晓桑拉住,警觉地走在前面。

前面是废弃的商业街,由于江晓桑打算去宠物店给小抱买粮,两个人走这条路直接穿过去,更省时间。

前面在之前是几个卖菜的摊子,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

“你先站这别动,我去看看。”钟宇孑低下头,轻声说。

江晓桑点了点头。

钟宇孑缓缓走上前去,只看见朱想航握着一根木棍指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头发是黑色的,戴了一副银色的眼镜。手腕处还戴了一只白色的手表。

“宋名玉,凌秋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敢背叛她!你这种人,根本配不上凌秋。”朱想航眼里充血,手臂上几处4,5厘米的伤口,鲜红色触目惊心。

宋名玉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鲜血,扬起嘴角:“我不配,你更不配!追了她追了三四年都没追到,人家还不是死心塌地跟着我,废物!”宋名玉举起拳头,在朱想航脸上重重地打了一拳,朱想航瞬间觉得天旋地转,眼前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哥,你没事吧!”江晓桑冲上去,把朱想航扶住。

钟宇孑瞪着眼睛:“我不是叫你站那里吗?”

江晓桑完全没有想太多,朱想航一说话,她便确认了是哥哥,她怎么可能看着哥哥被打,站在那里当个木头!

“你怎么在这,钟宇孑,快把她带走!快啊!”朱想航朝着钟宇孑吼了一声。

江晓桑有些生气,哥哥是不是傻,自己走了,他怎么办?

“我不走,你必须跟我一起走!”江晓桑死死地拽住朱想航的左手,似乎是表明决心。

宋名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里有些惶恐:“好啊,还带人来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宋名玉突然拿出一把匕首,朝着江晓桑挥来,钟宇孑一惊,手臂护在江晓桑前面,顿时被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不断从里面淌出。

“啊!你没事吧?”看着眼前疼的皱眉的钟宇孑,江晓桑睁大了眼。

“我没事......”钟宇孑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跌在地上......

朱想航见状,怒火再也按捺不住,往宋名玉脸上打了一棍.一阵惊呼传来,凌秋捂着嘴,看着一片狼藉,身后出现了几个穿着警服人......

宋名玉抬起头:“小秋,你怎么来了?”凌秋没有说话,任凭警察将人带走。

医院里,钟宇孑躺在病榻上,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吱呀~”门开了,江晓桑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白单。

“医药费多少,我待会给你?”钟宇孑说,嘴上血色很少,看起来一副很虚弱的模样。

听到钟宇孑的话,江晓桑把单子放在桌子说:“不用了,这次归根到底,是我哥太冲动了,主动去惹事,才害得你受伤,对不起......”江晓桑说,眼睛里逐渐充满泪水。

钟宇孑感到左心房隐隐作痛。

“不是你的错,吃个橘子吧。”钟宇孑顺手把桌子上的橘子拿了过来,江晓桑立马接过来:“我自己来,你好好休息吧。”

江晓桑一边剥着手里的橘子,一边说:“这次就让我哥长点记性,每次都一冲动就去做危险的事,活该他被关!”

钟宇孑笑了笑:“你放心,他不会被关的。”

“为什么?”江晓桑抬起头,眼里满是疑惑。

“因为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警察,你没看到胡昊宇也在里面吗。”

“什么?”

.....

江晓桑不得不感慨凌秋的机智灵敏,从朱想航约宋名玉开始,凌秋就已经觉察了事情的不对劲,可是要是带了警察来,被关上几天还是小事,以后学校的奖金,朱想航和宋名玉怕是再也没份了。所以就去找了胡昊宇,顺便带上了几个朱想航的朋友根据朱想航发的定位找了过去。

“他们的衣服,顶多也就是个cos服吧。”钟宇孑笑了笑,吃了块江晓桑刚剥的橘子。

江晓桑感叹凌秋的机智,但是,经过今天的事后,凌秋大概再也不会和哥哥来往了吧......江晓桑为朱想航感到可悲。

回到家,江晓桑第一件事情便是去看朱想航。

打开门,朱想航的手上缠着绷带,眼睛也肿成了大熊猫,江晓桑不禁笑出声。

“喂,这次总该长记性了吧。”江晓桑拍了拍朱想航的手臂,却恰好拍在了伤口上,顿时痛得朱想航跳起来。

“痛......痛痛啊,你能不能小心点,是不是看我没死成,不乐意啊?”

“活该,等着被朱叔叔教训吧。”江晓桑毫不留情地转过头看起了电视。

“妹妹,拜托你一件事呗......”

“没门,这件事我是不会帮你隐瞒的,不然你下次还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