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川家府邸处前停下,四人行入了巨大的府宅之中,不过,只是相并着行了一小会,很快便因为各自的住所不同而分开了。

当川枫沿着熟悉的路线回到属于他的小院时,天色已经是有些暗了,川芊儿正坐在院里的石椅上,看着面前石桌之上眼里只有小鱼干的橘猫花兔发着呆,嘴中念叨着二少爷怎么还不回来之类的话。

而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了一旁有着脚步声响起,随即回头一看,便是立刻瞧见了川枫那熟悉的身影,脸颊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悦声道:“少爷,您回来啦。”

“嗯。”点了点头,川枫步入了小院之中,接着,他轻声的问道:“川深应该把我买的东西送过来了吧?”

闻言,川雨溪想到了方才不久之前川深来到院中交给自己的那由许多纸袋装着的东西,立刻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送来了,东西都给您放在屋里了。”

听到这话,川枫立刻行入了木屋之内,便是瞧见了摆放在桌上的一个个纸袋,接着,他确认了一番后,从其中将两种一级药材和一种二级药材挑选了出来,并交给了川芊儿。

“芊儿,帮我个忙,把这三种药材都研成粉末,然后搅拌混合,加入一点的水,制成药浆。”

听到川枫的吩咐,川芊儿立刻接下了他递来的三种药材,点了点头,接着便是拿出了研磨药材的用具,开始按照他所说的,碾磨起药材来。

对于川枫的吩咐,川芊儿没有询问任何的原由,即便这种吩咐来的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她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也是她作为侍女的本分。

之后,川枫步入了自己的房间内,衣服都没脱便躺在了床榻上进行短暂的休息,今天他起的很早,昨天也没怎么休息好,再加上一日的奔劳,着实是有些疲乏了。

当川芊儿将研磨好的药材混合了适量的水,制成了有些粘稠的药浆后,已经是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了。

“少爷,这种粘稠度可以吗?”端着制作好的药浆,川芊儿一边询问着,一边行入了川枫的房间。

闻言,假寐休息的川枫也是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接着行到川芊儿的面前,伸出拇指与食指,捏了捏被川芊儿端在手中盛在木碗里的药浆,感受了一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程度正好。”说着,川枫将木碗接了过来。

“好,那少爷您先忙,我去给您准备洗澡水。”似乎很开心自己能帮到川枫,川芊儿脸上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接着便是踏着欢快的步子,朝屋外跑去了。

见她这幅模样,川枫也是一笑,接着不再去注意她,而是将目光全都落在了手中木碗里的药浆中,接下来,他要开始着手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这是一种名为明脉浆的药浆,由显脉草,清灵花和遂心叶三种药材混合制成,具有能让不具备内视的人探查体内筋脉的效用。

在川枫刚在这个世界苏醒的那段时间,他便探查过自己体内的实力,竟然是连淬体境一层的修为都未曾达到,这不免让他产生了疑惑,要知道,即便是天赋极差的白痴,只要肯勤于修炼,那随着时间的积累,实力也一定会缓步增加,虽然增加的程度不会很多,但也不可能从六岁开始修炼,直到十五岁都没能突破淬体境一层,这显然不太正常。

因此,他就这个问题询问了川雨溪原因,而据川雨溪所说,她也弄不太懂这其中的具体原由,只知道,他父亲川坤曾找了许多能人异士来帮川枫寻找修为进展极慢的原因,只不过,那些人在检测了川枫的身体后,都是只得出了川枫的身体并无异常这一个结果,也并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而既然身体没有异常,那原因自然便归根在了川枫的天赋上。

因为天赋羸弱,所以修为进展才极为缓慢,甚至一度呈现出滞停的状态,连淬体境一层都未曾突破,这样的说法很快便传开了,而川枫也是因此得到了废材少爷的称号。

不过,尽管得到了这样一番解释,川枫仍然对此抱有属于自己的怀疑,因为他心中清楚,这世间的确有因为体质而不能修炼的人,但绝对不会有因为修炼天赋差劲,而实力一直止步于淬体境一层之前的人。

他还是觉得应该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寻常人探查不出的毛病,所以,才导致实力的长期止步,于是,他此刻便是打算再仔细的检查一番,以他过去皇阶强者的阅历,找到具体原因,应该并不困难。

这般想着,川枫立刻有了动作,他将房门和窗户都给关了起来,接着,将手中的木碗放在地上,从床下取出了一张蒲团,然后,将自己的衣物尽数给褪了去,只留下了一条短裤用以遮羞。

做完这些后,川枫伸出手指,将木碗里的药浆沾染了一些出来,然后涂抹在了自己的皮肤之上,而随着他的动作不断进行,很快,巴掌大小木碗里的药浆便全数被川枫涂抹在了自己的身体各处,现在的川枫,就宛如是一个掉进泥潭的泥人一般,除了鼻孔处留了两个洞以外,身体各处的皮肤,包括嘴巴,眼睛,耳洞,都是被薄薄的一层药浆给裹在了其中,显得颇为滑稽。

涂抹药浆的过程结束后,川枫立刻盘腿坐在了蒲团之上,接着他意识沉入身体,没入了存储魔力的丹腹处。

起初,这里还是漆黑一片,除了一点点能够感应得到的微弱魔力存在,再别无它物。

而随着时间的缓步推移,川枫的皮肤之上传来了一阵阵清凉之意,那是被他涂抹在身上的药浆开始发挥作用了。

而随着这一阵阵清凉之意从皮肤表面渗透进身体之中,川枫沉于丹腹处的意识也开始逐渐的明亮起来,随后,他便是瞧见了一条条细弱游丝的经脉迹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宛如一张张蛛网重叠,清晰可见。

同时,川枫的意识便开始伴随着这股明亮之意游动于每一条筋脉之中,检测着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人体之内的经脉数量繁多,足有成千上万条,因此,这般检测所耗费的时间也是极为的漫长,而当川枫还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的时候,外界已经又是过去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这时,川芊儿给川枫准备的洗澡水,也已经烧好了,于是,她行向了木屋之内,打算叫川枫前去沐浴。

不过,当房门被打开的时候,她立刻便瞧见了川枫皮肤之上附满了药浆,盘腿而坐的模样,一时间愣了愣神,不过,她却并擅自未出言打扰川枫,因为她也是感觉到了川枫此刻的入定状态,于是,带着谨慎的心情,小心的将房门给带上了。

而在川芊儿离开后,探查体内筋脉是否异常的过程仍然在不断持续着,川枫的意识犹如一双锐利的眼睛,不断地从一条条筋脉上视察而过,只是可惜,尽管时间过去许久,体内的筋脉一条条的被筛查而过,他却仍是没有察觉到异样之处,这不由得让他有些不耐起来。

“没理由啊,这些经脉看起来都十分的正常,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方,那到底是什么阻碍了之前川枫的实力进步呢。”有些诧异的声音在川枫心里想起,显然,他陷入了徐徐的疑惑之中。

而尽管思绪感到有些奇怪,但川枫视察经脉异常的举动却并没有停下,现在,他不过才检查了体内一半的经脉,还不足以说明什么,于是,在心念转动间,他的意识也再一次的沉入了检测的过程中。

约莫是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结束后,川枫终于是完成了对体内所有筋脉的探查,不过,随着这个过程的结束,他的困惑之色却是更为浓厚了,因为,在他的仔细检测之下,他体内的筋脉一切正常,也没有任何的筋脉出现堵塞,或是断裂的情况发生,而既然如此,这也就说明,他的身体是正常的,实力停滞不前的原因再一次被归纳在了天赋上。

意识到这里,川枫仍然是有些不死心,他还是对自己的想法抱有十分坚定的肯定。

怎么可能会有人的天赋差到这种地步。

这般想着,川枫突然涌出了一个检验这件事的办法,既然种种迹象都说明过去的川枫是因为天赋不济的原因才导致实力始终停滞不前的,那既然现在自己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以自己的天赋来修炼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有了这个想法,川枫立刻便开始了检验的过程,他意识重归身体,控制着双手做出了汇聚天地能量的手印,接着掌心向上,将手置在了膝盖上,整个人瞬间陷入了聚能炼力的过程之中。

在这之后,川枫的意识再度沉入了身体之内,他仔细的注意着经由皮肤表面覆盖的药浆缝隙钻入毛孔渗入体内的一缕缕能量,瞧着他们经过筋脉不断的炼化,最终成为了一缕可以用以储存并使用的魔力。

整个过程都十分的顺利,没有任何的意外,察觉到这里,川枫都开始有些诧异起来,这不是没什么问题吗,一直这样修炼,实力怎么可能一直处于淬体境一层之前呢?

就在川枫这般诧异的时候,体内的一道异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经过炼化成为了可以储存并使用的魔力在由经一条必定的筋脉送往丹腹处用以储存魔力的空间时,竟然毫无缘由莫名其妙的消散了。

这种异状立刻便引起了川枫的高度注意,果然,这具身体还是有一些问题存在的。

接着,为了弄明白炼化的魔力莫名其妙消失的原因,川枫继续开始了再一次的炼化过程,而同时,他将意识重点放在了那一条传输魔力的必定经脉之上。

这一次,川枫没有中断炼化魔力的过程,他一次性炼化了十多缕可以供储存并使用的魔力,将其全部聚集到了即将进入那一条必定会进过的经脉之前,然后一次性的,将其全数催入了那条筋脉之中。

下一幕,数十缕魔力犹如轨道之上的列车一般被送入了那一道必进之路上,而出现的结果,也是令的川枫满脸的诧异与震惊。

就在魔力经过那一处必进之路的筋脉中时,炼化完成的魔力竟然不断地衰减,消散,到最后,仅有不足一缕魔力的十分之一的量被成功送往了丹田之内,其他的,全都在那必进之路上莫名的消失了。

而在魔力不断消散的过程之中,那条作为必进之路的筋脉上的一处异样,也是成功的被川枫以敏锐的观察力给察觉到了。

他注意到,在那条经脉的内壁之上,似是覆盖了一层极其薄弱并且难以察觉的膜一般,也正是这一层即便是细心也难以探查到的薄膜在每一次川枫将炼化的魔力传输进丹田的空间时给驱散成为了微弱的能量。

而也正是因为魔力被重新驱散与分解,那些分解的能量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被驱散在身体之中,所以,这才导致了川枫的身体常年虚弱,需要通过进食补药来滋养身体。

“好家伙,果然是有些问题!”注意到了问题所在后,川枫略显感叹的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