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公?”

陈子文纵马向东,途中听到一声呼声,不由勒马停下。

荒山野道旁,三个面露菜色的女子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头上沾有树叶,望着陈子文,有些激动。

“是你们啊。”

陈子文下马。

当日离开山贼洞,陈子文曾留了些银两给她们,任由三人自行选择去留,如今在此见到,并不觉得奇怪。

“恩公你是要去黑风洞吗?你可去不得啊!”有一女子见果真是当日救下她们之人,立马上前道。

她面露惧色,但怕的不是陈子文,似另有它物。

陈子文略感意外。“黑风洞”应是那处山贼洞,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莫非又被哪处山贼势力给占了?

“发生了什么?”陈子文好奇道。

这时另外两名女子也走上前来,一脸害怕道:“有鬼!黑风洞闹鬼!恩公你杀掉的那些贼人他们活过来了!”

“不对,不是活了,是尸体活了。”

“是那个金甲妖怪!……”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话语有些零乱,好在三人的话拼凑起来,渐渐让陈子文听出了一些东西。

“你们是说昨天黑风洞附近,出现了一个身穿金甲的‘妖怪’?然后昨天夜里,那些死掉的山贼尸体从土里爬了出来?”陈子文来了精神。

金甲妖怪?

莫非是……

三女点头,将昨晚惊恐之事说了一遍。

陈子文越听越高兴。

如果没猜错,三人提到的金甲妖怪,正是自己寻找数日而不得的金甲尸分身。所谓的死尸复活,很可能是三个女子草草埋了的山贼的尸体,沾染了金甲尸尸气,于是初步变成了最低等的行尸。

想到这里,陈子文取下背包,翻出一只瓷瓶。

打开瓶子。

陈子文一喜。

只见这只标号为“1”的瓷瓶内,对应金甲尸分身的感应母虫,此时颤动不已。

果真是分身!

陈子文激动。

终于找到了。

遂即又微感到疑惑。

“昨日……黑风洞附近……”

陈子文琢磨三女所说,忽然拍了拍脑袋。

之所以金甲尸分身昨日出现,恐怕不是它自己跑到黑风洞附近,而是分身昨日刚刚穿越!

《天地玄门》中,马尚峰与细龟二人穿越的位置,与扶桑鬼王一样,都在教堂。

但扶桑鬼王显然晚到一些。

如今金甲尸分身比自身晚到大明几天,并非不可能。

难怪先前找不到!

陈子文问了问三女,可惜三人见到凭空出现的金甲尸后,纷纷躲进山洞,又在夜间看到死尸复生,这才逃了出来,对金甲尸分身具体了解不多。

陈子文不失望,能得到分身消息,已是极大收获。

若晚几天得知,只怕分身就得晒成干尸,自身神魂也得受到重创。

“你们三人今后什么打算?”

陈子文问三女。

如今世道极乱,郭北县县城之中,都有匪徒乱窜,官府只捞钱不办事,衙差一心为赏金,有时还会抓好人充嫌犯。三女苦无依靠,很难活下去。陈子文自她们口中得知分身消息,不介意再帮一把。

问了问,三人毫无主意,陈子文于是取了瓶药降,予她们防身,让她们自行前往郭北县聂家,找到聂家二小姐,让其收留。

得知分身消息,陈子文已迫不及待。

于是辞别三人,陈子文直奔黑风洞。

山路蜿蜒。

陈子文驾马技术寻常,稍稍提了速,一路颠簸,终于赶到当晚初穿至此时与马尚峰暂歇之地。

途旁尚有熄灭的火堆痕迹,以及一些血迹。

只是那晚被陈子文击杀的山贼尸体,已不翼而飞,不知是被野兽吃了,还是被人搬走,又或者起尸。

陈子文未理会这些,心思皆在另一边——

因为此时,自身与金甲尸分身断开许久的意识,终于连上了!

分身回归。

陈子文骑在马上,意识一分为二,如多了一具身体。

难受。

刺眼。

燥热。

距离陈子文一里外的黑风洞附近,一具全身由金甲包裹着的、躺在地上的诡异“尸体”,突然睁开了眼。

阳光之下,金甲显得耀眼,唯双目处,墨镜般的镜片之下,一双眸子显得阴沉。

这具“秦始皇尸”再一次睁开了眼。

这一次“复活”的意识属于陈子文。

“有些虚弱。”

陈子文控制分身,晃悠悠站了起来。

扫视四周,拨开些许荆棘,陈子文感受到阳光带来的灼烧,控制分身往黑风洞跑去。

分身属于金甲尸,可终究不是飞尸,也没掌握尸气化,哪怕穿有金甲,经过昨日与今天的日晒,一身尸气也消散了许多。

好在穿越带来的影响,似乎对分身伤害不大。

尸气虽有溢散,但本源未失。

养一养能恢复。

陈子文能感受到分身仍是金甲尸级别。

“或许穿越更针对的是灵魂?”

陈子文一边想,一边控制分身跑进黑风洞。

一进黑风洞,没了阳光照射,那种灼烧的燥热感消失,陈子文轻松许多,尸气不再溢散,分身的状态亦清晰起来。

“尸气量减少了三成,差不多初为金甲尸的样子,”陈子文细细感受,又控制分身拾起一块山石,一把捏碎,“力量小了些。”

一边尝试,陈子文本体骑马赶往黑风洞。

黑风洞外,草木依旧,不远处有一头驴的尸体,倒在地上,身上有被撕咬的痕迹。

“被那些山贼变成的行尸咬了?”

陈子文望了一眼,控制分身在黑风洞内望了望,没发现行尸踪迹,于是跳下马背,进入黑风洞,与分身会和。

“终于有了一些安全感。”

陈子文望着分身,心中感慨。

分身回归,陈子文实力提升很多,已可以尝试接触这个年代的修行者,抓一个修士,取点血,尝试激活血煞气。

只要血煞气恢复,天下便可任陈子文前往。

扎格拉玛神山下的精绝女王尸、以及鬼洞,又或者献王墓里的凤凰胆等物,这些曾经欲得而未得之物,都可以掌握在手中。

陈子文想了想,觉得第一站要去献王墓。

献王墓里有一具蕴含海量尸气的肉芝尸壳所化“尸洞”,利用它没准能再炼一具金甲尸。若机缘巧合下,分身进阶飞尸,再去扎格拉玛神山,拿下精绝女王尸,就十拿九稳了。

“也不知道这方世界,到底是不是我熟知的那个世界……”

陈子文摇摇头,不去想那么远。

找了个位置,盘坐下。

陈子文取出一些东西,准备炼制一些药降,可忽然,陈子文神色一动,利用分身细细感知后,神色微微有了变化。

“金甲尸!”

陈子文站起身子,目视黑风洞外。

目光所及之处,一切平静,但陈子文却能利用分身感知到,距离黑风洞不远,有一具金甲尸,正朝这边而来。

僵尸进阶到金甲尸这一境界,由于体内阴阳交融之力,彼此之间会有很强的感知能力。

野生飞尸的出现,正是由于这种吸引力,导致金甲尸互相吞噬,从而产生进化。

但陈子文确定,此时往这边赶来的金甲尸,绝非“野生”。

一是因为此刻乃是白天。

金甲尸纵然有一定抵抗日晒的能力,却绝不会喜欢白天出没,更别说如今烈日当头。

这种情况下出来,断然是有人对其施加了可以免疫、或减弱日晒的手段。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能是灵幻界中人。

而且此人手段不低。

因为他不仅对金甲尸施加了免疫日晒的手段,更对金甲尸施加了大幅度遮掩气息的手段。

尽管这种掩盖气息的手段不如尸气化完美,却也让陈子文此时方才察觉。

“怎么办?是打,还是逃?”

陈子文取出手枪,又控制分身从洞里找来两把钢刀握着,目光望着洞外,一时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