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贺亦彤提出她的要求后,厉柯递给她一纸证明:“虽然不知道你要这个证明做什么,但只要是你的事情,我会竭尽全力。”

厉柯对贺亦彤要求开具的证明,其实是有怀疑的。

“谢了,厉柯。”贺亦彤似乎想到了什么,问,“这个证明,不会害你丢工作吧?”

“你担心我?”厉柯唇角勾出一丝笑,“就算丢工作又何妨?”

为了贺亦彤,他一向是任何事情都可以为她做,只要她愿意接受就行。

贺亦彤故作轻松的化解,“厉主任就算丢了工作,也有大把人排着队来聘用,我可不为你担心。”

贺亦彤收好这张证明,“改天请你吃饭。”

“你和裴然之间……”厉柯欲言又止。

贺亦彤看出他的犹豫,“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真的分手了吗?”厉柯问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一句最蠢的话。

贺亦彤倒是云淡风轻的点头,“嗯,早就分了,合久必分,不很正常吗?”

“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恋爱,结婚,生子,直到白头到老。”

厉柯当初很清楚贺亦彤与裴然之间的感情,彼此很相爱。

“世事难料,你以为,往往终究只是你的以为。”

“你坐牢的事情,我是前几天刚回国才得知的,我第一时间里去了监狱,监狱那边说你已经刑满释放了。”

厉柯的眼底有担心和愧疚:“我正愁着该怎么找到你,你就出现了。”

贺亦彤意外的出现,让厉柯很开心。

“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地。”

贺亦彤总把一切事情说得轻轻松松,好像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她看了看时间,“我得走了。”

“我送你。”

然而,到现在为止贺亦彤都不清楚厉柯的身份。

他是厉氏家族的人,是厉卓辰的堂弟。

厉卓辰得知堂弟厉柯回国,来医院找他。

只是,厉卓辰回头看了一眼,好像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有点像贺亦彤。

厉卓辰收回视线,走至护士台,便听到护士们一阵窃窃私语。

“厉主任好像很喜欢那女人,从来都没见过厉主任看女人的眼神会那么有感情。”

“那女的长得也不怎么样啊,好吧,我承认,我妒忌了,的确长得很不错,难怪能入厉主任的眼。”

……

厉卓辰听着她们口中的“厉主任”,意识到厉柯竟然有女朋友了。

送走贺亦彤,厉柯回到办公室,便是见到了厉卓辰。

“好家伙,有了女朋友,连祖宗十八代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厉卓辰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派的悠闲姿态。

厉柯心情有些沉重,心系着贺亦彤,声音里有些颓丧,“来干嘛呀,一脸八卦样的。”

“你以为我想来见你这个妇女之友啊,上头有命令,让你马上带女朋友回家。”

厉卓辰微微慵懒的靠坐着,颀长的身躯,秀着他挺拔帅气的姿态。

一身干净的休闲服逃在他身上,也能临摹出他**的身段。

厉卓辰看上去俨然就是一幅很完美的画卷,外表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厉柯即刻紧张了,“奶奶这么快就知道我回国了?”

“你以为老太太消息灵通是假的?”

“那为什么要我带女朋友?我上哪找个女朋友给她看。”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谁让你家族企业不进,非要当妇产科医生,老太太看不顺眼你的职业,自然会挑你刺儿。”

厉卓辰漫不经心的说着,把玩着他的手机。

“哥哥,为什么只找我麻烦,你比我大,明明就是应该先催你的婚事才对。”

厉柯抱怨连连,倍感万般不公平。

厉卓辰和他对视一眼,顿时让厉柯觉得底气不足了。

“我什么性格老太太不知道?我没找个男的带回家去,她应该谢天谢地了。”

还敢逼他?

“也是,哥你生性冷淡,不喜欢女的。”

厉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了解厉卓辰的爱好,“不过,难道你真的喜欢男人?”

厉卓辰耸耸肩,“我以前也以为是的,直到最近……”

厉柯迫不及待:“最近有目标了?”

“收起你的八卦脸。”

厉卓辰点了下手机,夏子航的聊天框跳出来:

“小卓辰,来开一局吧。”

“没空。”

厉卓辰优雅的站了起来,“话,我是带到了,自己看着办,别等到奶奶亲自给你找对象,到时你可连选择的余地都没了。”

“我不就是违背她的心愿做了妇产科医生吗,她怎么思想就这么迂腐,男人当妇产科医生怎么了?妇产科室充斥着血腥和野蛮,就需要我这样力气大,心理承受力强的男人才能去驾驭它。”

厉卓辰瞄了他一眼,“你跟女人讲道理?亏你还是妇女之友。”

“你就这样走了啊。”

“不走,留在这过年?”

厉卓辰低头捧着手机。

夏子航不断的发来挑逗信息:

“小卓辰,就来开一局嘛,我在游戏大厅等你啊。”

“闲的!”

“我不咸,我超甜的哦。”

隔着屏幕,厉卓辰都能想象到夏子航那怂样儿。

夏子航继续诱惑:“不知道那个贺亦彤玩不玩游戏的,我给你探探路,问问去。”

“无不无聊。”

“夺走你初吻的事儿,难道就这样算了?我要找她算账的,你可是我的。”

夏子航霸气的宣告着所有权。

夏子航还真是动作迅速到位的给贺亦彤发了消息:

“亦彤小姐姐,今晚出来见一面吧。”

“是时候把那天你亲了我小卓辰的账清一清了。”

……

贺亦彤收到来自于夏子航的消息,微微一愣,手机上面的命名是:子航哥哥。

“喝酒那天,夏子航碰了我的手机,还解锁了我的密码,这个家伙真是厚脸皮。”

见贺亦彤没有回复,夏子航又追击的发来了一条:“那是我们小卓辰的初吻,你得负责,否则,给我小心点。”

夏子航犹如间谍般的向厉卓辰汇报着情况:“贺亦彤这小妖精,够拽得啊,发消息竟然只读不回。”

厉卓辰蹙了蹙眉头,回了一句:“你少给我惹事。”

一分钟后,夏子航激动的发来了语音:“小妖精回我了,我看看她怎么说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