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气息瞬间在两个人的心里蔓延。

陆成欢和喜儿齐齐的感受到了窒息的绝望,眼见着两人就这样要被活活勒死,宫墙旁边几道身影骤然出现,直直的朝着那行刑的小太监的身上踹了过去。

扑通——

“哎呦哎呦……”

行刑的小太监一时不慎,当中栽倒在雪堆里。

而陆成欢和喜儿也劫后重生般的猛的伏在墙边上阵阵咳嗽,“咳咳咳……”

冬青慌张了,借着月光尚且能看清楚眼前的人影,是,“大少爷……”

陆成灏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冬青,陆成欢如获大赦一般朝着陆成灏的怀中扑了过去,“大哥……”

“欢儿还以为死定了,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陆成灏其实和陆成雪和陆成欢往日的关系并不亲厚,但到底是一母同胞,见到陆成欢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也心软的安慰,“没事的,别怕……”

身后的人群脚步声也越来越近,陆成音和高厉正眉眼含怒的看着这一场闹剧。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瞬间从头到脚。

宫灯瞬间将眼前的视线照亮,陆成音上前一步,厉声呵斥着众人,“大胆宫女,竟然敢在宫里面残骸嫔妃,谁给你的胆子!”

“本宫记得你,你是陆淑媛身边的人!”

“好啊,陆淑媛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陆成音似乎被陆成雪的举动给震惊到了,“皇上,您看见了吗?”

“陆淑媛竟然连亲生姐妹都能下的这么狠的手,可她往日里看起来是那样的乖巧懂事,真是心地善良的面孔之下藏了一颗无比恶毒的心思啊!”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不是这样的……”

冬青扑通一声跪在高厉的面前,心里面却是在快速的想着应对之法,“皇上下令让陆美人留在永宁殿里面静思己过,可她却出宫来,奴婢只并不是想要对她下手,只是陆美人在用计谋逼着奴婢答应她的要求,她是想要找借口在皇上您的面前争宠的!”

陆成欢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颤抖着的双手指着冬青,“贱人!”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满嘴胡言乱语。”

“皇上,皇上您救救臣妾吧……”

陆成欢扑到了高厉的身边,“臣妾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才想着要出来向您求救的,这个贱人和她的主子是想要杀了臣妾灭口……”

难得的,陆成音和陆成欢倒是站在了统一战线,“皇上,陆美人虽然犯了错误,但总归是您的嫔妃,就算是处置也该是您和皇后娘娘下令才是,什么时候能轮得到陆淑媛和她身边的宫女来做主!”

“皇上还是应当严惩,否则怕是这日后宫里面的妃嫔都要人人自危了。”

高厉愠怒踹在了冬青的心口,“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言语欺骗朕!”

“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朕拉下去杖毙,将临华殿的陆淑媛贬为才人关去冷宫!”

宫人上前,迅速的将冬青和她带来的小太监制服,冬青心中惧怕,可事到如今,不管用什么借口她是绝对逃脱不了死罪的了,看着那痛哭的陆成欢还有咄咄逼人的陆成音,心里面豁出去一般……

“皇上,贵妃夫人……您怎么能这么无情!”

“奴婢一心一意的为您,即便是到了东窗事发的时候也没想着要出卖您,替您隐瞒了一切,可您倒好,竟然这般急着要杀了奴婢灭口……皇上……”冬青当机立断,决定咬着陆成音。

她往日备受陆成雪的照顾,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下水的。

否则要是让皇上坐实了陆成雪陷害自己的亲妹妹,还在宫中杀害嫔妃的话,怕是这辈子都没有翻身之日了!

“皇上,还请您听奴婢说出真相啊……”

“我们淑媛娘娘和陆美人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血浓于水,我们淑媛娘娘怎么可能要去杀害陆美人呢!”

“倒是您……贵妃夫人,您和淑媛娘娘还有陆美人并非是出自一个娘胎,和大夫人的关系又不好,自打两位小姐入宫之后您便一直都在找机会去对付两位小姐……”

“又刻意收买了奴婢背地里替您办事……”

冬青咬开前来束缚着自己的那些小太监,连滚带爬的到了高厉的面前,悔恨的说道,“皇上,皇上……奴婢本来想要将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头,可没想到贵妃夫人竟然过河拆桥,心思恶毒到了这种程度……”

“奴婢悔恨不已,可您千万不能冤枉了淑媛娘娘啊……”

高厉眯着眼睛,目光危险。

陆成音一愣,没想到冬青这个死丫头脑子会转的这么快,死到临头竟然还想着要拉她下水!!

佩文瞧见了情况不对忙不迭上前呵斥着冬青,“好你个死丫头,杀害陆美人不成,竟然要来攀诬我们夫人!”

“陆淑媛当真是会教养你你们这些身边的奴才啊!”

“皇上,您可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贱婢的话,她不过是想要陷害我们夫人罢了!”佩文言辞凿凿的看着高厉,“我们夫人入宫多年,一直都陪在您的身边,夫人是什么性格的您一定了解。”

“陆美人位分远远不及我们夫人,便是连宠爱也不如,我们夫人没有必要去对一个失了宠被关了禁足的嫔妃动手,这不是她历来办事的心性。”

争执不下的功夫,陆成雪披着一件墨色狐皮大氅便踏着风雪匆匆而来,“皇上,臣妾听闻永宁殿出了事情,特意过来看看……”

“欢儿,你怎么样了?”

陆成雪眼含热泪,看着陆成欢脖颈上的泪痕心疼不已,“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是谁伤的你……”

陆成欢厌恶的打掉了陆成雪惺惺作态的手,旁人不知道陆成雪的面目陆成欢却是深刻领教过的。

现在看着她那惺惺作态的样子只觉得恶心。

佩文看准时机,“陆美人,是谁要害您,您是知道的,现在惩治凶手的机会就摆在您的眼前,您可千万不要被她虚假的面孔给蒙蔽了到时候受伤的可是您啊!”

陆成雪惊慌不已,“这……佩文姑姑,你在说什么呢……”

“我怎么听不懂?!”

“欢儿,你别怕,姐姐在这里呢,你告诉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初入宫的时候姐姐曾经答应过母亲要好好的照顾你,倘若有人想要害你的话,就算是豁出去性命姐姐也一定会替你做主的!!!”陆成雪表面上是在句句替陆成欢着想,私下里拉着陆成欢的手却是在暗中用力。

她这是在警告陆成欢,不要忘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她们都有共同的亲人,共同的敌人。

佩文也急急的开口,“美人,想想您那腹中还未来得及见世的孩子……”

“皇上,我们贵妃夫人之所以会这么察觉到了陆美人的危险,还是因为前段时间四皇子偶感不适,命人到了尚药局去给四皇子取医治的方子,谁知道竟私下里看见太医手脚不干净……”

“仔细盘问才得知,原来陆美人竟患有身孕却不自知,而在被禁足的这段功夫,有人歹毒心肠私下用药打掉了陆美人腹中的胎儿,而这个人就是陆淑媛,她的好姐姐!!”

佩文分析的头头是道,“打胎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这个冬青嘴硬可只需要将尚药局所经手的那些太医和药童都抓起来细细盘问,就知道到底是谁所为了。”

还好她们来之前就有所准备,否则一时之间还真的招架不住冬青反咬一口。

陆成雪向来沉稳的目光中犹豫一闪而过。

她以为一个在宫中处处树敌的陆成欢的生死是没人会在乎的,没想到却被陆成音给盯上……这一次是她大意了!!!

陆成雪心痛的看着冬青,自知今日之事所造成的影响难以磨灭,冬青是定然保不住了,对她来说更是痛失了一个得力的左膀右臂,事态紧急,只能将伤害将成最低。

“皇上,臣妾不知道今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佩文姑姑口口声声也说了连欢儿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有着身孕的,那臣妾又如何知晓,更不要说臣妾会去私下狠心对自己没出世的侄子侄女动手了,这其中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

“臣妾怀疑这是有人在别有用心的设计,这样,一下子就能除掉臣妾和欢儿两个人了!”

看着争吵不休的陆成音和陆成雪。

高厉只觉得内心烦躁,转而将目光放在陆成欢的身上,“你觉得呢?!”

佩文和冬青见状,皆是劝说着陆成欢。

“陆美人,这是你报仇的绝佳机会,千万不要让害你的仇敌逍遥。”佩文急急开口。

冬青也不甘示弱,“四小姐,您和三小姐血脉相连,还请您不论到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在家中还在病中的夫人啊……”

喜儿早已经被眼前的情况给吓到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成欢眼含热泪,片刻的功夫心里面已经将各种情况和各种可能都联想了一遍。

一位是地位崇高的陆成音,入宫多年地位稳固,今日若顺着她的话说搬到了陆成雪,势必会助长她嚣张的焰火,日后在宫里面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可陆成雪害她至此,陆成欢对她更失望更怨恨,“皇上,臣妾宫里面原有一个名叫冬雪的宫女,是曾经陆淑媛美名其曰替臣妾分忧的时候送来的,害死臣妾府中胎儿的事情她也知晓,并且对陆淑媛的罪行供认不讳!”

“就是陆淑媛不顾姐妹情谊,对臣妾痛下狠手!”

“皇上,还请您为臣妾做主。”

陆成欢重重的跪在地上向高厉磕头。

陆成雪心底一沉,恐惧的眼神看着高厉。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来人!”

高厉早就对这些女人之间的争执厌烦了,更是一句废话和争吵都不愿意去听了,“把陆成雪拖下去,朕不想再看见她!”

“皇上,不是这的!”

“不是这样的……”

陆成雪惊慌失措,她更没想到,自己从小就步步为营,竟然会被一个毫无心机的陆成欢给斗败。

她不相信!!

可惜,高厉已经下了命令,宫人们便再不会对她客气,无视陆成雪的死命挣扎,直接将她脱下,地上的积雪被拖出了两条长长的印记,而另外一头,冬青和她带来的宫人也被拖到墙角活活打死。

鲜血染红了原本高洁纯白的雪。

陆成欢惨白的脸色让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上多了几分娇弱的柔美,看的高厉的心里面竟生出一丝怜悯,上前温柔的搀扶着陆成欢起身,“欢儿,起来吧。”

“才不过几日的功夫竟受的这么厉害,都是朕不好,让欢儿吃了这么多的苦,连我们的孩子……”

高厉子嗣淡薄,对于孩子还是格外重视的,上三嫔之一的彭昭仪原不是很受宠,还是在替高厉诞下公主之后才晋升的位分。

陆成欢双眼含泪。

高厉温柔的替她拂去眼角的泪水,“没关系,朕定然会叫太医好好的替你诊治,我们一定会再有骨肉的!!”

“多谢皇上。”

陆成欢再也坚持不住,扑在高厉的怀中泣不成声。

而高厉也是搀扶着陆成欢踏入永宁殿,从始至终好像看不见在身后几度欲言又止的陆成音。

佩文蹙眉劝到,“夫人,今天的事情出现的蹊跷,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总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太过诡异了。

本来陆成音听到消息之后是打算先一步带高厉躲在暗处,这样,等着陆成雪的人过来和陆成欢对峙的时候高厉就能将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腌臜的事情听得一清二楚,陆成雪也没有再辩解的机会……

否则陆成音也不会这么草率的直接自己动手。

可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们的人竟来迟了一步,没能事先埋伏在陆成雪的人的面前,只能制止冬青的行动,再想要赢得干净漂亮就成了难事。

继续争执下去,反倒是会让高厉也厌恶陆成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