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珠!

只见在一个精致的凹槽里,刚好雕刻了一个刚好合适夜明珠大小的地方,圆润剔透的夜明珠刚好被镶嵌在里面,熠熠生辉,浑身散发着洁白的光芒,不仅整个卧室,外面的宫殿也受到夜明珠的恩惠。

楼玄邪点点头,开口道:“这是你的东西,理应拿来装饰你的房间。”

冷弄月惊讶地捂住了嘴,不可置信道:“这是我的房间?”

“嗯,我和你的房间。”楼玄邪无比认真道。

冷弄月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我想先洗个澡。”

“已经给你放好水了,你可以泡澡。”楼玄邪轻描淡写道,说着站起身走到卧室的不远处,一拉开一个透明房门就看到了里面硕大无比的浴室。

好像现代的浴室!但是更加高贵!

“天啊,你怎么做出来的?”冷弄月再也忍不住,用被单包裹着自己,纤细的双脚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脚掌传来阵阵凉意,冷弄月看到了宽敞明亮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卧室横卧在自己面前。

“谁这么有才?”冷弄月忍不住问。

透明的玻璃门,加上了磨砂,中央有一个大大的白色浴缸,旁边还有洗漱台,但是又不失去了古代的趣味,比如那洗漱台上都是古代的浴具,这简直就是脑洞大开!

楼玄邪清冷的面容上带着一丝骄傲,傲娇地开口:“是我。专门给你设计的。”

冷弄月忍不住看着他,容貌无双,身材不错,气质无敌,如果他去现代的话,肯定吊打那一群明星!

“厉害。”冷弄月不禁赞叹。

楼玄邪肆无忌惮地走进去,冷弄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见楼玄邪鼓捣了一会儿,跟冷弄月温柔道:“月儿,好了。”

“你出去。”冷弄月开口道。

楼玄邪点点头,面不改色地从冷弄月身边走过去。

冷弄月呼了一口气,关上门,急忙跳进了浴缸里。

她前世最爱的就是泡澡,每次执行任务后,一个人累了都是泡着澡舒舒服服,把疲惫全都洗掉,第二天又神采奕奕。

冷弄月把自己全身浸泡在浴缸里,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水温舒服,不一会儿,冷弄月只感觉身体一阵阵温暖,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冷弄月已经北穿戴整齐地放在床上,一睁眼就看到旁边睁着大眼睛的俊脸,楼玄邪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冷弄月弹起来,开口道:“我不是在泡澡吗?”

泡澡?

原来那叫泡澡。

楼玄邪不动声色,温柔地开口:“你睡着了,然后我把你抱了回来。”

冷弄月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难道这这是他帮我穿上的?

楼玄邪委屈地点了点头,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低声开口道:“不想让月儿着凉……”

“为什么浴缸里的水会让我睡过去?”这是她最奇怪的地方,从来没有这样过。

“因为浴缸里加上了一些无色无味的东西,可以让人一瞬间很舒服,之后身体恢复得很快。”楼玄邪得意洋洋道。

派夜莺和麻雀出去虽然没有剩下的三大奇药,但是他们找回了这个奇妙的草药,自然用在冷弄月身上了。

冷弄月点点头,开口问:“那是什么?”

楼玄邪从床上上把一个浑身翠绿的叶子递给了冷弄月。

冷弄月纤细白皙的手指看着这一片叶子,左看看右看看,正看看反看看,依旧看不出什么名堂,饶是她活了两世,也不认识。

“还有吗?”冷弄月不禁问道,还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楼玄邪点点头,温声道:“月儿,这是我们的家,我带你去看看。”

冷弄月面色一红,并不回答,两个人并排着走出去。

一看到外面的景色,冷弄月倒吸了一口气,只见前面一片开阔,云雾飘渺,不远处还有着山峰高耸入云,整个宫殿都是白色的大理石铺垫而成,形成了一种天高地阔的画面。

而下面则是一片宁静幽远,有着大片清翠的竹林,伴随着云雾更加显得缥缈无比,左一片花藤,右边是花架,还带着不少冷弄月不认识的花花草草,竞相开放,争奇斗艳。

冷弄月知道,这房子相当于是处在天堂和地上之间,天气温和,微风习习,这里比皇帝享受的避暑山庄还有舒服!

“月儿,你喜欢吗?”一旁的楼玄邪看着冷弄月,一脸着急地开口。

“我很喜欢。”冷弄月的眼眶带着湿润,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为了自己楼玄邪如此高傲的一个男人,在楼兰国有着如此高地位的他,竟然为了她一次又一次地低下头。

“喜欢就好。”楼玄邪扑通跳动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像个孩子一样笑嘻嘻的。

冷弄月拉着他的手,握在手里,往下走。

楼玄邪反握住,紧紧地抓着冷弄月。

“月儿,这就是可以使人泡澡过后很舒服的药草。”楼院呢指着花丛里旁边的几丛翠绿的小草道。

冷弄月蹲下来,摸着这些绿色的小草,从来都听说过花才能散发香味,为何这些草也带着香味?

“这是从哪里拿回来的?”冷弄月开口问着。

“你没有醒过来后,听说三大奇药可以治好你的病,让你醒过来,于是我派手下去找,没找到,听说这些药草他们觉得有些奇怪,带了回来,是在高原雪山之巅上找到的。”楼玄邪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开口道。

冷弄月点点头:“下次可以再去看看。”

“月儿,可是发现了什么?”楼玄邪赶忙开口。

“你看,如果说是在高原雪山之巅上面找到的,为何这些叶子如此长青?而且为何一颗草散发着香味?那里一定有不平常的地方。”冷弄月沉吟着,分析道。

“月儿说的是,有时候我们一块儿去。”楼玄邪已经计划着把陈贵妃以及想要害他们的任一网打尽,跟冷弄月去过神仙眷侣生活了。

“这是什么?”冷弄月看着一旁的鲜花开口。

楼玄邪看着冷弄月对这些花花草草如此感兴趣,甚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