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弯曲,半跪在浅坑边缘,秋雨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了坑底。虽然肉眼看不见,但世纪浓汤也是确实存在的,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感知到,比如触觉。

通过手指的感触,秋雨能清晰地触碰到浅坑底下薄薄的一层水迹。不多,只有不到两毫米的厚度。

浅坑大约有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圆那么大,就算是把这坑底所有的世纪浓汤都收集起来,也没有多少。

举头凝望,浅坑上空是一根倒垂而下的冰锥,透过晶莹剔透的寒冰,还能看到被冻起来的看起来十分干瘪的食材。

“这应该就是最后的世纪浓汤了。”秋雨言谈有些唏嘘地叹息一声。

世纪浓汤说到底就是里所有食材的精华汇聚,这座存世万载的巨大冰山毫不留情地榨取被冻结的食材的美味和营养,这才造就了世人梦寐以求的传说汤品。

但是万事万物都是有极限的,被冻结的食材自然也不会例外。它们是被各个时代最顶尖的美食猎人所认可的当时最珍贵的食材,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就可以无限地提供美味和营养。

从太古时代一直到现在,每隔一百年都会生成一次世纪浓汤。尽管对于被冻存的食材来说,一次世纪浓汤消耗营养物质和美食因素只是九牛一毛,但也架不住时间漫长。

在人类社会发明出冷冻保存、真空储藏等各种食材保存方式后,美食猎人们不再需要深入大海来这极寒大陆保存自己的人生菜单食材。的食材得不到补充,再加上漫长的压榨,现如今里的食材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营养什么的是一滴也没有了。

“嘎——嘎——”

“嘎——嘎——”

地下的冰窟内,突然响起了两道振聋发聩的声音,却是两只动物的鸣叫在冰通道里形成回音,犹如噪音灌入耳中。

秋雨回过身来,只见两只通体深蓝的壁企鹅迈着沉重的步伐,拖着臃肿的身躯慢慢走了过来。

30级

30米

28吨

极寒大陆

平时习性很胆小,一旦生气起来就会狂暴化。

两只壁企鹅并肩而行,看上去很是亲昵,应该是一家子。在其中一只壁企鹅头顶,点缀着一点粉色,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壁企鹅幼崽。

秋雨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壁企鹅一家慢慢接近,抬手摩挲着下巴,面露思索。

比起秋雨的平静,两只壁企鹅见到秋雨的反应明显要激烈得多。原本一家其乐融融,那脸上眯成一道缝隙的眼睛很直观的把它们的喜悦心情表现了出来。这份喜悦可能只是单纯舔犊之情,但更大的可能应该是可以品尝世纪浓汤的期待和激动。

可想而知,当它们看到自家的世纪浓汤池子旁边突然多出一个来历不明的生命,心情是多么的恼怒和着急。

壁企鹅眉间一拧,脸上显露出凶恶的神情,野生猛兽的气魄油然而生,那修长而尖锐的硬喙此刻仿佛变成了最坚硬的长矛。

在雌性壁企鹅的头顶,壁企鹅幼崽缓缓站起,神情茫然,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它不明白温柔的爸爸妈妈为什么突然摆出这么可怕的架势?

秋雨并没有太在意壁企鹅的威吓,现如今捕获等级30级的生物对他已经不具备威胁,壁企鹅叫的再欢在他看来也只是无能狂怒而已。

“严格说起来,我也算抢了你的口粮,作为报答,就免你一场灾劫吧!”

这样想着,坑边秋雨的身形突然一阵恍惚,下一刻却又马上恢复正常,刚才的异动好像只是一场幻觉——最起码在年幼的壁企鹅幼崽眼里,事实是这样的。

紧接着,壁企鹅幼崽若有所感地向下看去,它感到有些疑惑,为什么刚才还很激动的爸爸妈妈现在又没有反应了。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秋雨回过身面对盛有世纪浓汤的浅坑,从系统包裹取出了,“再过不久,一批向往着世纪浓汤的家伙就会登陆极寒大陆,他们之中有好人也有坏人。”

壁企鹅幼崽歪了歪头,它纯白的大脑无法理解秋雨的话。

不过秋雨也不是说给它听的。两只成年壁企鹅被点了穴,但是在秋雨的关照下,它们的听觉并没有被封闭。

一刀挥下,浅坑外的冰面骤然出现一道细细的剑痕,将整个浅坑都包围了起来。秋雨收起,一手直接插-进了浅坑外的冰面。“他们的目的是世纪浓汤,而你们则是它们的绊脚石。你们双方的交战是可以预见的。”

秋雨猛地一发力,承载着世纪浓汤的浅坑连同下方的冰块都被他举了起来。然后秋雨心念一动将世纪浓汤连带冰块一起收进了系统包裹。

世纪浓汤消失,世纪浓汤存世的象征,那既绚烂又美丽的极光也骤然消散。

秋雨从系统包裹里取出了一个美食盒,开始输入世纪浓汤保存的资料。这种美食盒是IGO的最新产品,盒里内置的内存卡保存有一千种食材的保存数据。保温、制冷、真空多功能的配置可以自由自在的保存市面的大部分食材。就算真的遇到了无法保存的食材,持有者也可以现场输入数据,定制出适合食材的保存空间。

低头输入数据的同时,秋雨也没有停下说话:“而这场战斗不出意外的话会以你们的败亡宣告结束。世纪浓汤里有你们的一份功能,作为回报我会帮你们度过这一难关,救你们一次。”

“滴——”

数据输入完毕,美食盒发出提示音。秋雨打开盒子,抬手在盒子里轻轻一拂,之间一缕极光浮现眼前,系统包裹里的世纪浓汤已经被分离进了美食盒中。

把装满世纪浓汤的美食盒收回系统包裹,秋雨回过身慢慢向被点穴的壁企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