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雷大少品牌发布会上站满了人,各家媒体相应到齐。

这家格来德酒店是雷氏集团下属产业,虽然没有金礼府酒店那般豪华,可极具私密性。

雷大少对于化妆品方面没有了解,记者提出的问题他只好交给了刘云云依次解答。

萧哲正在人群深处看着他们,今日必定有一场好戏。

本来魏桢也想跟过来看看,雷思顾这个盗版他秘方的人是怎么敢这么光明正大开发布会的。

但是被萧哲给拦下了,这次发布会雷思顾注定要做砸了,他来现场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呆在办公室直接看直播来的方便。

记者问出的关于化妆品方面一些产品功效,刘云云讲的十分详细,最后他们又把目光聚焦在了雷思顾身上,毕竟他才是发布会的主家。

“请问雷少爷,您是怎么想到研发化妆品的,您这么做是在公开叫板红星集团吗?”

场内一名记者提出一道很犀利的问题,他的问题引发了全场的关注。

雷思顾低头望了一眼摆在嘴角边上的麦克风,笑道:“红星集团是红星集团,跟我没有关系,谁规定化妆品生意只能他们来做,我就做不得。”

“请问雷少爷,刘云云女士作为红星集团总裁秘书,他到您这边来工作,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 记者抛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雷思顾瞥了一眼提问的记者,很快就想到了怎么回答,“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雷氏集团作为本土的龙头企业,随时欢迎各方面人才的加入。”

“刘云云女士,听说您今日是以言情时代化妆品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出席本次活动,可是因为雷氏集团给您开出的价码更高。”

记者又把矛头转向了刘云云,言情时代正是雷思顾公司的名字。

“您的问题与本次发布会产品不相关,所以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刘云云淡淡一笑,不失礼貌的回答着记者。

这一幕萧哲全都看在眼里,刘云云不愧是做过秘书的人,回答问题的方式比起雷思顾圆滑上了许多。

雷思顾回答问题直来直去,以强硬的方式回怼过去,不过这正符合雷大少的性子,他也不喜欢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请问雷少爷,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发化妆品的,要知道化妆品的研究需要投放大量的精力以及资金,您能确保产品的有效性吗?”

吃了一记闭门羹的记者,又把问题转向了雷思顾,相较于刘云云的圆滑,他还是希望能够从雷思顾口中得知一些秘闻。

雷氏不声不响,突然冒出一道惊雷,没有人不怀疑里面没有猫腻。

众人都知道,红星集团一直专注于化妆品的研究,在此之前雷氏集团这边可从未涉足过。

另外,本应是总裁秘书的刘云云也加入了雷氏集团,更值得惹人深思。

雷思顾表面上说言情时代是他自己的公司,与雷氏集团并无太大干系。

身经百战的记者们自然不会信他这套说辞,没有雷氏集团在背后推波助澜,别说是研制配方,就是生产方面他们也不可能快速组建团队。

雷思顾一时之间没有说话,他的眼前闪着数道闪光灯。

刘云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他这边的方向,踩着高跟鞋主动走了过来。

在这一片寂静之下,清脆的响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穿着包臀小短裙的刘云云,腿上的肉色丝袜在灯光下折射出透亮的光芒。

她怡然自若的接过记者手中的麦克风,嘴角挂着一抹甜笑说道:“雷总只看结果,研发方面有我在负责,所以还是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刘云云微微清嗓,向着台下看了一眼,接着说道:“我知道诸位在担心什么,无非是认为我们是家新公司,产品的功效能否达到预期还是个未知,在这里我请诸位放心,我们马上会进行产品展示。”

刘云云向着一旁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眼色,这名工作人员将展示品拿了过来。

“好戏来了。” 处在人群中的萧哲勾了勾嘴角。

“诸位请看,这便是我们言情时代研发的新型补水乳液,它不但可以更好的锁定我们皮肤中的水分,还具有亮肤的功效。”

刘云云从托盘中将这瓶银色包装的小瓶子拿在身前,给众人做了个展示。

“包装方面我们也采取了独特的设计风格,它是纯密封的,有抑菌的效果。”

刘云云笑着向前走了几步,拿着补水液在她的周边绕了一圈。

“您是否可以现场给我们演示一下功效呢。” 又有一名记者提出了问题。

刘云云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

指着最前排的一位漂亮女性,开口道:“请这位女士上台,配合一下我们的产品演示,作为回报我们免费赠送你一瓶。”

刘云云伸出自己的手把这名女子拉了上来,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拆开了乳液的包装瓶,取出一部分将它均匀涂在女子的脸上。

“感觉如何?” 刘云云笑着问道。

女子皱着眉头,稍等了片刻,似是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没什么感觉,这真的有效果?”

刘云云看了看女子的皮肤,取出部分乳水涂抹在自己手背上,细细感知之下,仿佛没有带来任何功效。

刘云云心中涌现着大大的疑问,这不可能啊。

这个配方是不会有问题的,红星集团配方是通过检验的,她拿来的时候也是最终版的配方。

难道是在生产上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 雷思顾走到刘云云跟前,小声问道。

刘云云摇了摇头。

雷思顾从她手中拿过乳水打开瓶盖嗅了嗅,狐疑看向刘云云道:“这是水。”

他从其中没有闻出来任何的味道,配方上有不少名贵材料,怎么可能会没有味道。

在清淡的乳水也有独特的幽香。

“当然是水!偷别人配方是要付出代价的。”

萧哲淡笑着走出人群,出现在众人视线内。

“原来是偷来的配方,难怪他们能这么快研发出新产品,他们从哪偷来的配方。”

“这还用问嘛,肯定是红星集团啊,你们看红星集团的秘书都跑到这来了。”

“他们还真是狼狈为奸啊,真够无耻的。”

人群中传来喋喋不休的声音,纷纷对此行为表示谴责。

记者们也恍然大悟了。

“请问雷大少,这位先生说您的配方是偷来的,对此您有什么解释。?”

一名记者走向前,将麦克风递到了雷思顾嘴边。

苦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了猛料,不虚此行啊。

这条新闻比起雷氏集团研发化妆品要劲爆多了。

在这名记者发问之后,其他记者也都争相恐后的将麦克风递了过去。

雷思顾目光蔑视的推开记者,指着萧哲怒道:“又是你萧哲,怎么哪都有你,一定是你动过手脚!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原来他是萧哲,我们龙潭市的神医。”

“是了是了,他就是萧神医,没想到他也来了,他医馆开业那天,我曾有幸去过,当时雷大少还去砸过场子。”

认出萧哲的这名记者直接将麦克风转向了他,问道:“您好萧神医,您刚说雷大少的秘方是偷来的,请问消息属实吗?”

“句句属实,诸位眼前这位雷大少,看上去是雷氏集团的大少爷,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萧哲笑着卖了一个关子,不再往下说下去。

众人一副焦急的模样,对于他们吃瓜群众来讲自然事情闹的越大越好,他们也想雷大少的另一个身份。

“请问萧神医,那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请您给我们答疑。” 记者的麦克风再次递了过去。

“雷大少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采花贼,他费尽心思把人家小姑娘给骗到手,利用人家工作便利偷了秘方。” 萧哲对准麦克风缓缓说道。

“是这样没错了,以萧神医的人品,是不会对我们说谎的。” 也不知道人群中是谁说了一句。

“萧哲,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凡事要讲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秘方是我偷来的?”

雷思顾咬紧了牙关,他做好了一切应对措施,尤其是红星集团那边的人,他自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没成想杀出个难缠的萧哲。

“证据就是你的配方与红星集团的一模一样,你若不服可敢与魏桢当面对质,看看是你了解产品还是魏桢了解产品。” 萧哲微笑着说道。

“你说对质就对质,本少没那个闲时间,你也休要多管闲事。”

雷思顾神情不耐烦,碰到萧哲准没好事,偏偏他还不敢真的去对质。

“诸位看看,雷大少这是心虚了,我说的是真是假,你们想必都清楚了吧。”

萧哲转过身子,看向了众人。

这一刻,众人纷纷指责雷思顾。

雷大少的脸色肿胀的通红,刘云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总经理的位子还没坐热,就要失去了,不由得心中苦笑。

可要是不做点什么,今后又有哪家公司敢要她。

相较之下,刘云云很快有了自己的决断,先把自己脱身出来比较重要。

“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道个歉,秘方是我偷来了,我的行为辜负了魏总的信任,也对不住大家,实在是事出有因。”

“前几晚我不小心喝醉了酒,是雷思顾强迫了我,逼不得已才做下了这种糊涂事,我不奢望大家的原谅,只希望诸位能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

不得不说,刘云云的手法的确高明,这招以退为进起到了相应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