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荒的本质?”朝辞依旧笑吟吟得问他,神色如常得像从前每一个夜晚他教导聂时的模样。

聂看着他,不语。

他的心脏很疼,可那疼痛远不止来自于那把剑。

朝辞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他自顾自地说:“荒是所有的终结,它是一切陈旧的、腐朽的事物的终点,它容不下一个l旧的神明。”

聂依旧没有说话,他在等待一个最终答案。

“有人创造了它,他们想要它作为一个合格的垃圾桶,但是它并不愿意。它想要自救,可它不可能依赖一个旧神,它需要的,是一位新神。“”─位由它创造的新神。”

聂闭了闭眼,他似乎明白了朝辞的意思。

“所以你要取而代之?”他问。

“不,我对当神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朝辞耸肩,“当神太麻烦了,谁爱当谁当。”

“我只是想活着,活着虽然没什么好的,但是怕死总是人的天性——神也一样。”

”……原来是这样。”聂闭上眼,近乎叹息。

朝辞笑容有些停顿。

他以为自己没有心,可到了这一步,他才发现原来他这种东西也有愧疚。

“我还能活多久?”聂问他。

“七天吧。”朝辞说,“阵法完成需要七天。”

“你会走吗?“

这个问题让朝辞觉得有些荒谬,喉咙又堵得慌,最终他只是干涩地说:“不会,我作为阵法受益者,也必须呆在阵法之中。”

这个问题似乎让聂的气息柔和了些许,像是达成了什么夙愿一样。

这种感觉让朝辞觉得可笑而荒谬,同时又指尖有些发颤。

许久许久的静默无言,偌大的寝宫陷入了沉寂。

“所以你之前在野外遇见我,其实也并不是偶遇?”许久之后,聂打破了沉寂,像是闲聊一样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

“当然不是。”朝辞说,“你是荒选中的新神……我花了好长时间找你。”

“那些不只是传承印记吧?”聂看向那些漂浮在阵法之上的红水晶。

“是的,那其实是他们的神格。”朝辞说,“神格是凡人无法摧毁的,所以才被留存到现在,成为了他们取之不竭的力量源泉。”

那是傲慢懒惰他们的神格,只是上面的灵魂已经被抹去了。

“六块神格加上我,能够让你摆脱荒的限制吗?“

“不知道。”朝辞摇头,“但我也没打算继续留在这里,这些力量足够让我离开这里。”

聂点头,他看向寝宫紧闭的窗户,似乎想透过这块窗户看到外面苍凉的世界。

这块土地……的确太过疮痍。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突然很想知道。

朝辞从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就那样呗,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店里摆满小蛋糕,普通人就算什么都不会干也不会饿死,活得好和活得差的区别……”

聂静静听完,“……….那的确是好太多了。”

比这块疮痍的土地好太多了。

两人聊了许久,像是闲聊一样。

任谁也想不到,这两人,一个是杀人者,一个是即将死亡的受害者。

等到最后一天时,聂身上的血液已经快要流干了,只是阵法的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在耗干最后一滴血液时才会死去。

往往朝辞说─句话,他要很久才能回下一句。

最后一滴血流尽前。

“最后一个问题。”聂虚弱地笑了,“你喜欢过我吗?”

他甚至不敢用“爱”字。

朝辞注视着他,此时此刻,他身上的黑袍光亮如新,袖口和边缘处的花纹若符咒般流动运转着。

似乎在这时,他才真正像一位神明。一位高高在上、悲悯而无情的神明。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在对方生命的最后一刻,缓缓走近他,在他冰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或许我会想你吧,小聂。

锁链上的男人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他将男人身上的锁链解开,抱着他使他平躺在地面上。

而四周阵法的光芒却越发越盛,最终化为光柱冲天而起,将城堡从内部掀翻,无数砖块掉落,而那光柱兀自插入云霄,层层厚重的阴云如同被利箭贯穿,破开了翻卷的大口,光芒投射万里。

朝辞从几成废墟城堡中走出,身边围满了无数士兵,他的身体被无数炮火瞄准。

朝辞旁落无人地走到一处空旷的地方,前方的空间骤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狂暴的能量从里面散逸出,致使无人敢上前,而朝辞却神态自若。

他抬腿,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那空间裂缝中。

“陛下没有告诉你对不对?“

突然,一道声音从他后方传来。

朝辞转头,是琉斯在对他大喊。

”.………什么?“

朝辞的声音被裂缝口的大风完全覆盖。

“他早就知道了。”

琉斯的最后一个字落地时,朝辞已经彻底消失在了时空裂缝前。

…………

离开荒后,朝辞去了很多很多的世界。

也是出来之后,他才真正知道了荒的由来,知道了系统和主神的存在。

他很强,到哪里都算是随心所欲,然后过了很久很久。

他总是想起那个绿眼睛的小傻逼。

他是主动找上主神的,为交易而来。

“我想复活他。”

“—亿积分。”

———“成交。”

两千万可以买到回溯之钥,可回溯之钥复活不了聂,因为他是荒的化身。

朝辞在无数时空里,经历无数绝望的命运。

他将自己彻底沉溺于其中。只有他的情感彻底融入扮演者时,他才能获得更高的积分。

他不知道在尘世间辗转了多久,才攒够主神所要求的的一亿,可他好容易攒够准备去找主神兑现他的承诺时,他却突然被卷入了之前的任务世界。

所以他才那么愤怒,那么迫不及待地离开,一分一秒也不想等。

他甚至觉得是主神这家伙做不到,才故意把他困在这任务世界里讵骗他。

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直到他来到这个世界。

朝辞从华丽的四柱床上坐起来,抬手将放在床边的白粥掀翻。

碗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的声音引来了刚刚那个机器人。

“把聂叫过来。”朝辞对机器人说。

“陛下不想见你。”机器人如是说。

【现在是什么情况?】朝辞叫出了系统。

【这个.….等下,这好像是个新的任务世界。】系统比朝辞还懵逼,它根本没有来到过荒,更不知道荒是什么地方,还以为它跟朝辞被主系统安排到了另一个任务世界里,急得差点上头。

主系统是在搞什么,他跟朝辞已经被之前那些任务世界搞得焦头烂额了,它怎么还添乱?也不怕朝辞发疯直接不干了。

他查看了主系统发来的资料后,对朝辞说:【这个世界的背景好像是……废土?我也搞不太懂,这里好像刚完成了统一,而现在你的身份是一个刺杀君王未遂的……】

【好了我知道了。】朝辞打断系统。

随后他对机器人说:“你跟他说,他再不来,这什么狗屁粥我一口都不会喝,饿死了一了百了,”

机器人:”……”

它将粥的残骸收拾好后,沉默地转身离开了。

过了十几分钟,门外传来了规律而沉稳的脚步声。

他念了不知道多久的小傻逼,还是他记忆里的模样。

绿眸黑发的高大男人慢慢朝他走来,最终在他的床前站定了。

“你又搞什么鬼?”聂问他,声音好像不带一点感情,语气被丝丝冰凉浸透。

朝辞却好像全无感受到男人话语中的冰冷,他晃了晃脚上的铁链,歪头笑道:“所以现在的剧本是,我刺杀未遂,被宽宏大量的陛下囚禁了?“

男人静静地看着他,仿佛没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嗯?你是要假装失忆吗?还是真的记不得了?”朝辞问。

男人依旧沉默,把朝辞衬得像是在演独角戏。

但是朝辞也没有半点在意,他耸肩:“算了,记不记得,也不是很重要。”

“我不想喝粥,我想喝牛奶。”

一个阶下囚还在这指手画脚,聂似乎下—秒就要开口讽刺他。

但是朝辞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是紧接着说:“我还没试过带着锁链喝牛奶,不知道会不会更有意思。”

聂先是一愣,察觉到朝辞的意有所指后,耳尖有些泛红。

他不想由着朝辞胡闹,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下一瞬,伴随着耳畔传来的锁链摩擦的撞击声,他的唇被堵住了。

没有什么是干─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干两炮。

朝辞和聂干的都不止两炮,他们从天亮折腾到天黑、又折腾到了天亮。

朝辞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结束的时候就想沉沉昏睡过去。

可是这时,好不容易被和谐神兽放出来、终于可以跟朝辞沟通上的系统却迫不及待地跟朝辞说:

【朝辞,主系统让我给你带两句话。】

【它说:先前你攻略的世界其实都是聂的精神世界,因为他是荒的化身,因而精神世界浩大无比。】

【它还说什么“我本来给他安排了那么好的出气机会没想到被你这个没心肝的一搅和,反而把他自己虐得够呛,懒得折腾了。你俩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折腾去吧”。】

【朝辞,主系统这说的是啥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而朝辞原本的睡意却都被这几句话弄没了。

他一下子清醒了,艰难地撑起身体,一只手支撑着自己抵在聂的身上,另一只手狠掐聂的脸。

“合着那些人都是你。”

他又笑又气:“算了,咱俩都扯平了。”

聂平静地看着他,翠绿色的眼眸像─潭温柔的春日深潭。

“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

然后他伸手,揽过朝辞的脖颈,将青年扯入了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血肉中。

谁对谁错,他已经不想要区分了。

只要他能回来。

…………

这是一场盛大的失而复得,无论是对无数岁月中赤脚踏着荆棘而来的朝辞、还是对在无数相逢中伤害失去对方的聂。

他们终于相逢,结束了那段仿佛没有尽头的互相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