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圣母,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你对我不好?我就非得死皮赖脸的像一只舔狗一样,对你好呢?

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了,李慧雯和李荣清他们,早早的洗好澡,每人都换上一身新衣裳。

坐在客厅里,聊天讲故事准备守岁。

刘美菊没有陪他们,早早的入睡,她明天一大早的,得起来把院门打开。

这叫迎新年,之后准备孩子们的早餐,有起的早的小孩就会一起结伴出来。挨家挨户的敲门拜年,有的家里条件好点的会给红包,虽然红包里面只有一个铜板。

但是小孩子们都会很开心,一个铜板可以买不少糖吃了,现在这个时代的糖并不是很甜。

有些家庭条件不好的,就给点年货给他们装在兜里。

李慧雯家里买了许多糖果瓜果,这些都是给前来他们家拜年的小朋友准备的,刘美菊还用银子特意去了钱庄换了些铜板。

今年他们家靠着李慧雯,小赚了一笔银子,做起了房子还买了地。她也不能小气,大过年的就应该热热闹闹的。

于是她准备给每位来拜年的小朋友除了糖果瓜果之外,每人再给一文钱的压岁钱。

李狗子醒来后,第一个来拜年的人家就选了李慧雯家,他想找李荣虎他们结伴一起去其他人家家里拜年。

路上李狗子碰到了张寡妇的儿子李狗蛋,李狗蛋的大名就叫李狗蛋。因为张寡妇懒,反正她男人都死了,所以自己儿子就随便取了一个名字。

李狗蛋今年7岁了,人还十分的邋遢,让人根本想不到这就是张寡妇家的儿子。

张寡妇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干干净净的,而李狗蛋身上,衣服脏乱不堪,头发好几个月没有洗一样。脸上就弄得和花猫一样,也不知道张寡妇心里想什么?

大过年的,也好好的给人家收拾收拾,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她捡来的儿子。可事实上,这确实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

只是张寡妇一直嫌弃李狗蛋是拖油瓶,如果没有李狗蛋拖着她,她一定可以再找一位如意郎君。

张寡妇这人,自身条件不怎么样,眼光还特别的高,她觉得自己这身材这脸蛋,就应该配上那些有钱人的公子哥。

这结过婚的有小孩的,她都看不上,可有钱人的公子哥又看不上她。

“李狗子,你也准备去小虎子家拜年吗?”

“李狗蛋你也准备去他家?不过你这身上什么味?你多久没洗澡了?不怕过去把人家都给熏晕了去?”

李狗子刚走近李狗蛋身边,就味道一股形容不出来的味道,捏着鼻子说。

“我妈这两天不在家,我一个人搞不定,味道很大吗?那怎么办?”

“嗯,味道超级大,怎么办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去找雯姐儿?她聪明,一定能想到办法。”

“我...会不会把人家熏晕过去?”

看来李狗蛋还是很在意李狗子说的话,他刚刚在赵大娘家里拜年的时候,就被赵大娘那种嫌弃的眼神赶走了。

“没事吧,小虎子他们家的人好,不会嫌弃你的,走吧,不过你别挨我太近了。”

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李慧雯家走去。

“刘大婶,新年好,给您拜年了,祝您新的一年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李狗子刚走到李慧雯家里,就见刘美菊坐在院子里晒东西,直接开口对刘美菊说。

“哎哟,狗子的嘴可真甜,来,这里有些糖果,你随便抓。刘大婶在给你一文钱,做你的压岁钱。”

刘美菊把准备好的糖果递到李狗子的面前,又给了他一文钱。李狗蛋只能站在门口羡慕的看着,他不敢进院子,怕把别人给熏晕过去。

“谢谢刘大婶,小虎子他们出去拜年了吗?”

“他们还没有醒,你等会,我去把它们给叫起来。”

刘美菊说完就去喊李荣虎兄妹几人起床,李荣虎一听去拜年,一下子就从床上爬起来。

迅速穿衣服,洗脸刷牙,又催其他人赶紧起来,准备去拜年。

“咦,狗蛋,你怎么站在门口做什么?”

“刘奶奶,我身上臭,不好意思进门。”

李狗蛋站在门口胆怯的说。

“瞧你这孩子,知道身上臭,怎么不洗澡换衣服呀?”

“我...我娘不在家,我一个人不会弄,家里也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李慧雯刚刷完牙洗完脸,就听到两人的对话,她对李狗蛋的记忆有点模糊,不知道李狗蛋是谁。

“李狗蛋就是张寡妇的儿子呗,也不知道张寡妇怎么想的,天天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李狗蛋却不管他。一年到头都看到他穿着这身衣服,好久也不给他收拾一下。”

李慧琴听见李慧雯问李狗蛋是谁,就回答她。

“真是可怜的孩子。”

李慧雯听了李慧琴说的话,叹了一口气说。

“小妹,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不要那么少年老成好不好?”

李荣文敲了一下李慧雯的头,这丫头老是故作深沉的。

“大哥二哥,要不你们去帮李狗蛋洗下澡吧,你们不是还有之前不穿的衣服吗?给他一套吧,不然大老远的闻到味,其他人也难受。”

“没问题。”

两人把李荣虎和李狗子叫来,让他们两个一起去喊李狗蛋,他们两个去挑水给他烧水洗澡。

刚开始李狗蛋还不好意思进李慧雯家里,后来还是李狗子说他这样去别人家拜年会被人嫌弃的。

李狗蛋才乖乖的跟着李狗子和李荣虎进屋子里,等李狗蛋梳洗好后,李慧雯才仔细观察了李狗蛋其人。

李狗蛋长得一张正太脸,就是之前弄得太埋汰了,现在收拾一番还是挺可爱的。

这人果然是人靠衣装,看起来都比刚刚自信多了,谈吐也不那么拘谨了。

李狗蛋给刘美菊拜了年就跟着李慧雯几人的队伍,一起去其他人家家里拜年。

由于衣服口袋太小了,给的糖果都不够装了,几人来来回回了三次,才拜完年。

李慧雯几人除了没有去李祖荣家,张寡妇家和赵大娘家。其他人家都去了,村长家还给李慧雯几兄妹,两文钱的压岁钱呢。

这个时空虽然吃食这些东西落后,可烟花爆竹这些都还是有的。

上午,鞭炮声震的响彻整个村庄,一直没有停过,这家放完那家放。

晚上,有钱的人家会买烟花过来放,这里的烟花挺贵的。估计也就只有大户人家才买的起,因为这里的空气好,没有雾霾没有高楼大厦,也不会整夜的灯火通明。

镇上大户人家放的烟花,李慧雯他们村子里都能看到的,这里的烟花放的很高,只是样式单一没有那么多花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