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程赶忙接过剑和功法秘籍,练习起来。这快剑还是很简单的,仅有十层,每一层的威力都不一样,每练高一层,就需要在剑上注入更多的内力,快速刺出连续5剑,提高攻击力。

杨程因修炼了纯阳无极功的原因,很快就成功的连到了三层。有了一些底子后,杨程不在惧怕,对着他里两个弟子说到:“既然我们已经被贬为了外门弟子,继续在武当呆着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有什么机会可以下山呢?”慕飞白想了想,答道:“最近听说我大明一处突然间凭空出现了一座通天剑冢,才短短不到四天的时间,就云集了无数强者,据说里面有无数的强劲功法和举世无双的兵器,朝廷说了,只要自立门派,并得到朝廷认可,就可以进入剑冢,挑战高层。层数高的门派还可得到朝廷定期赏赐。”杨程听了很是激动,但是此时,杨嘉良又泼了一盆冷水:“只可惜武当规矩太严,不允许弟子随意离开山门。”杨程吃了一惊道:“竟然你们和我有同样的想法,那现在还等什么,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趁夜色偷偷下山。”杨嘉良和慕飞白即刻间飞奔到自己房间,把能带的东西基本上都带着了。

杨程心想,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激动,多大点小事啊。想归想,说归说,他们的行动能力还是很强大的,没过多久,他们就收拾好行装,离开了那间小屋子。

夜晚的武当,十分安静,只有四处弥漫的内力和真气。才走了没多久,杨程就觉得自己耳边有一道飞快如闪电般的身影从他身边飞过,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杨程看着那人,觉得很熟悉,却又记不起他是谁了。这时,杨嘉良突然开口了:“道坤真人!您怎么会在这里?”道坤真人说到:“哼,几个小贼,勾搭邪教门派,被贬为外门,还不老实。你觉得你们这些个危险分子,会没有人来监视吗?我早就观察你们好久了,我这是见你们今晚有动作,才追上来的。”杨程一听,知道情况不对,就示意让杨嘉良和慕飞白从后背偷袭,自己正面攻击,把道坤干掉。

杨嘉良和慕飞白会意,偷偷掏出了精铁剑,向着道坤真人的背后刺去,道坤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赶紧用自己的磅礴内力把杨嘉良和慕飞白震飞,再扭头对付他们。

就当他的剑即将刺到杨嘉良的时候,杨程突然跃起,把纯阳真气聚集到自己的手上,一个横劈打到了道坤的脖子上。

道坤被这一掌给击晕在地。杨程面色冷酷的说到:“我们都已经这样的处境了,还不能给我们自由,太过分了。本想以武当的名义自立山门,挑战剑冢,为武当争光,但是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今天我们离开山门,就示意我们与武当一刀两断!”杨嘉良和慕飞白被杨程的气势给吓到了。

他们决心一定要对师傅忠诚,给师傅的未来打下奠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