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年怒气冲冲的来到警局操练场中,他手举着枪,却发现操练场中每一个人都在安静地吃饭,而且都是有菜有肉的饭。

王大年感到一阵莫名其妙,而所有人看到他拿着枪怒气冲冲地跑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吃惊和害怕,只是抬起头来轻描淡写的在他脸上扫过,便继续吃饭。惊讶的反而是他自己。

任兴飞看到后,上前将几人面前的菜一个个都用脚踢飞,大喊道:“你们这是眼瞎了吗?”

王大年扫视了一圈,本能的觉得有些异样。从进门起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自己太生气而忽略的什么,现在回过头再一想,这其中一定有诈。

任兴飞这几脚刚踢完,只听身后一个慵懒低哑的声音说道:“这是谁呀这么大脾气,将我客人的饭菜给踢飞了?”

这个声音每个人都不熟悉,但只要你听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

城主步连城一身白衣长衫缓缓从屋中走出来,衬着他苍白少血色的脸庞,显得如仙境里的童子一般。他身边跟着老者药叔和四名同样秀气英武的三名甲士。

他手摇折扇,来到瞠目结舌中的王大年面前,这个从不会出城堡的城主,今天却是破例了,而且是来到自己地盘上。

他从愣神中惊醒。忙将枪收起来,对步连城深施一礼,道:“城主大驾光临,令此地蓬荜生辉了,更是荣幸之至。还请赎卑职未曾远迎之罪。”

步连城“哈哈”一笑,说道:“这个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要来的。我一呢,是来看看你们北城的这些有功之人。虽说他们都是一些农民穷人,但现在是非常时候,他们又为我们整个青山城立下了如此之功,作为主人,理应来嘉奖一番。第二个就是给我的另一个大功臣送来委任状。”说罢一摆手,一人手端托盘送上一个精致的卷轴。

步连城一指,道:“打开看看吧,我的王司令。”并示意王大年亲自打开。

王大年听到此,更是激动万分。他忐忑不安又充满期待地手微微颤抖着拿起那个卷轴,心中想着:我从没见过有委任状是用如此精美的卷轴来书写的,这一方面更是肯定了自己的功绩了。

只见上面写着:

青山城任命告知书

滋任命王大年为城北防御警备司令部司令长官,特此通告。

城主步连城

青山八年七月八日

王大年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读完这份任命书,仿佛每个字都长出了花一样好看。他立刻做了一个自认为非常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王大年绝不辜负城主的墩墩教导和悉心栽培。”

步连城又“哈哈”一笑,说道:“好好,我一向毫不怀疑王司令的衷心和实力,就等你以后大展雄风的时候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王大年又行了一个军礼。一些兵士看到他不伦不类的军礼,忍不住暗暗发笑,奈何现在他已经成了司令,即使憋出内伤也要忍住。

步连城接着说:“我来这里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事,就是看望为我们青山城立如此之功的这些人。你们本来就是我城下子民,现在遭此磨难,定是痛苦异常,我也是痛心疾首扼腕叹息。我这一个城主当的不够好,没能及时伸出援手保护好你们,到此时才来看望你们。也怪这一事件来得太过突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也怪大家没有经验,一出现如此可怕恶劣的事件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有些还做出恩将仇报之事,寒了大家的心,还望大家多多包涵,以后的苦难还会很多,我们一定要同舟共济,共渡难关。”说这话又一招手,一名兵士又递上来一份任命书。

只见这份任命书只是一张简陋的纸,步连城将纸拿起来,对王大年说道:“听说你有个外甥,很是能鼓舞人心,他叫……”说着做思考装。

“张正义。”

“对,张正义,这名字好,一听就给人浩然正气的感觉。”说着话,拿起托盘上的笔在任命书上添上“张正义”三个字。

写罢,说道:“张正义,这是你的任命书。”

此刻不光王大年很是吃惊,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

张正义慌忙从地上站起来,接过步连城手中的那份任命书。

只见上面写道:

青山城任命告知书

滋任命张正义为城北防御警备司令部一队队长,特此通告。

城主步连城

青山八年七月八日

阿义接过那份任命书,仔细看了一遍,说:“多谢城主的栽培,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巡警,而且只做了几个月,根本没有任何功绩,这个职务小人受之有愧,还请城主收回,交给更适合有功绩的人吧。”

“哎,你这哪里话,除了你还有谁更适合呢?我们可是见过一面的,我对你的做过很详细的了解,你一定能做好这个大队长的。”

“禀告城主,我觉得此人更适合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阿义手一指在一旁发着呆,显得漠不关心,一切事物与他无关的架势的孙德国说道。

“哦,他叫什么?”城主也被引起了兴趣。

“孙德国。他是逃难来此的难民,多次出城冲杀不死人而能全身而退的人,而且还能完好如初。”

步连城也来了兴趣,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肩膀宽阔身体壮硕的汉子。他上前走了一步,问道:“孙德国,你过去是干什么的?”

孙德国抬起无神的眼睛看了眼前不似人间之人的少年,竟不由自主地起身深施一礼,道:“启禀城主,小人过去只是个农民。”

“不像,你一定还做过别的。”步连城摇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孙德国。

“绝没有半句假话。”

“好,我不管你过去是做什么的,你现在立了功,有功就有赏,我也任命你为一队的副队长,同张正义一起在王司令手下,你觉得如何?”

“启禀城主,我们都还在危险观察期内,不敢妄动。”

“那就过了观察期,你们所有人都加官一级。王司令,什么时候过观察期?还有你该不该将这些有功之人安排一个更好的住处呀?”

王大年忙说:“要的要的。马上去办,现在就去。”

“还有一件事。”步连城接着说:“这件事更重要,现在是非常时期,我需要你们这些有经验的人尽快养好伤,然后给我用最短的时间内训练出一支训练有素的强大的杀尸队伍。大家都知道城外的庄稼快要成熟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粮食,希望大家摒弃前嫌,团结向前。王司令,明天我将给你分派三百名甲士,和一些兵器,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王大年听到步连城叫自己,本能的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决不辱使命,保证完成任务。”又想到自己的队伍又壮大了,那些刺头还算什么事吗?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步连城满意的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孙德国和阿义,然后转身离去,而王大年还行着那个非标军礼,目送步连城等人消失在门外。

这真是一件大喜事,将刚才痛失爱妾和家中一片狼藉的糟心事全部跑到九霄云外了。

步连城走后,他收回谄媚的笑脸,瞬间变得一脸的寒霜,冷冷的看向所有人,暴喝道:“任兴飞,你去收拾几间屋子,让我们这些有功之人住进去。现在他们可是城主的大宝贝,以后可全都指着他们呢,绝对不能有一点闪失,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