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坠,霞光满天。

海面上一片火红。

几艘大船不紧不慢地行驶着,逐渐离开金银岛附近的海域。

船舱内,林易调息了一会,脑海中不断回忆刚才的战斗,把每个细节想得清清楚楚。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战斗后在脑海中复盘,以弥补不足。

忽然,他心念一动,向龙霸天传音:“龙霸天,你刚才为何不出手?”

龙霸天道:“主人,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见到那块石碑就被一股力量吸住,动弹不得。”

“嗯?”

林易一喜,“你认得石碑?”

如果龙霸天能道出石碑的秘密,倒是一件好事。

龙霸天想了半天,回应道:“我并不认识,只觉有股熟悉感,似乎曾经见过。”

没办法,龙霸天是一尊傀儡,只有一些简单的思维,并没有记忆。

想从他口中得知太古的秘密,如水中捞月。

林易叹口气,“算了!”

“主人,”龙霸天犹犹豫豫,主动开口,“我刚才……似乎在石碑上看到了一件东西!”

“哦?什么东西?”林易打起精神。

“是一只鹤,”龙霸天道,“一只在石碑上飞来飞去的鹤。”

鹤?

林易不由想到在宫殿中见到的鹤形标记。

看来,石碑的确来自那座宫殿,且极大概率与万年前的圣山有关。

林易继续追问,龙霸天却什么都说不出了。

作为没有记忆的傀儡,知道的东西实在有限,林易不再勉强。

“林公子,到了!”

这时,船舱外传来声音。

林易起身走出船舱,见外面一片漆黑,唯有前方不远处有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

算算时辰,已至深夜,船只终于回到了惊云岛。

众人都疲惫得很,下船后各自歇息,包括林易,已经几天没合眼了,可得好好睡上一觉。

一夜过去。

翌日。

林易起个早,精神奕奕,第一件事是到院中查看灵树的情况。

聚灵果长势良好,枝繁叶茂,这几日有人专门照料,精粹和兽血供应充足。

近前细看,果子上透出磅礴的灵气,红红润润,十分讨喜。

估摸用不了许久,聚灵果就会成熟。

为培植这颗小玩意,可花费不少,单单精粹就吃了近百颗,每日还要以新鲜的兽血灌溉,久而久之,血田中的土壤被浸成殷红色,飘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按例修剪枝叶,再埋下一颗精粹后,林易回到房间,盘坐调息了一会。

昨日被雷傲的雷拳击伤,体内仍有淤血,他需以灵力导引八脉,清除淤血,用不了几日即可痊愈,倒不影响修为。

“对了,那堆破铜烂铁!”

林易忽然想起,花了三百多精粹买的一堆破烂还放在空间戒指中,于是心念一动,将其扔出。

咣当!

这玩意破烂得不成样子,重倒挺重,将石头铺的地面砸出两条裂缝。

哗哗!

上面的锈迹和泥石杂质簌簌而落,在地上铺了一层“霜”。

林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三百多精粹啊!

买了这么一堆破玩意!

换谁不气?

林易绕着锻造炉转了一圈,又见到那个模糊不清的鹤形标记,似有若无。

“这个标记,会不会是巧合?”

林易找了把铁锤,尝试敲打鹤形标记的四周,因为剧烈震动,上面的泥块,锈迹,纷纷脱落。

砸了近百下,终于将标记四周清理干净。

这时,看得清清楚楚。

上面确实是个鹤形标记,透着黄金般的颜色和质感。

如一块金子放在垃圾堆里,分外刺眼。

“咦?”

林易继续拿着锤子敲打,将锻造炉外皮上厚厚的一层锈迹和泥泞敲打干净,果然又露出一片光鲜的金色。

“难道,里面才是真正的锻造炉?”

林易立时来了兴致,激动地挥着铁锤,不停在这堆破铜烂铁上敲敲打打。

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敲掉外面厚厚的一层杂质,才露出其中隐藏的宝物,十分奇妙。

像一条新生命破壳而出。

整个锻造炉又高又粗,相当庞大,而杂七杂八的锈迹和杂质覆盖了足足半指之厚,想完全敲掉并不容易。

林易费了半天劲,只敲出一小片区域,累得腰酸背痛。

“龙霸天,出来干活!”

终于,林易想到了一个好帮手,赶紧将龙霸天放出,命令他敲打锻造炉。

“是,主人!”

龙霸天的力气不是盖的,挥起铁锤猛地砸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锻造炉差点翻转在地,效果很明显,几锤下去,外面脱落了一大块锈皮。

这家伙的力量,非常人可比。

砰砰!

龙霸天连续挥了十几锤,砸出一大片金色。

地上的杂质堆了厚厚一层。

砰砰砰!

龙霸天不知疲倦地砸了一炷香时间,锻造炉外包裹了一层的厚厚杂质终于清理了十之**,露出大片大片本色。

林易抬眼一瞧,居然被金光晃了下,仿佛一大堆金子摆在眼前。

好似一个丑陋苍老的老太婆,摇身一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好家伙,谁能想到,这堆破铜烂铁下居然藏着一件宝物。

哪怕不做锻造师,用不上锻造炉,这玩意拿出去卖掉也值几千精粹。

想到此,林易激动不已。

三百精粹买来,转手卖出十几倍的价格,太值了!

“辛苦了,龙霸天!”

林易掀开龙霸天的后背瞧了瞧,精粹消耗了几十块,与收获相比,不值一提。

将龙霸天收入空间戒指,林易继续拿起铁锤,在锻造炉上敲打。

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仍有锈迹,尤其锻造炉里面,龙霸天很难敲打干净。

林易掀开沉重的盖子,干脆纵身跳入炉中,用铁锤仔细敲打,将杂质全部清理干净,最后再用清水冲刷一遍。

登时,锻造炉从里到外焕然一新,金光熠熠。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刚刚锻造出的工艺品。

林易心情大好,喜不自胜。

想着大市还有几日结束,不如趁机将这尊锻造炉拿到金银岛售卖,至少卖出四五千精粹。

如此一来,《御水功》第三层的功法就有着落了,何其美哉!